小兵立大功 柬埔寨「掃雷鼠」讓地雷無所遁形

by:維多魚
15443

很多人都知道,狗狗嗅覺很靈敏,可以用鼻子聞出炸彈,但你知道老鼠的嗅覺其實也很好嗎?在這世界上就有一群「掃雷鼠」可以用牠們的鼻子聞出埋在地底的地雷。

post title

APOPO的工作人員抱著一隻掃雷鼠。

路透社

小老鼠立大功

2個訓練員抓著捲尺的兩邊,一隻叫做皮特(Pit)的老鼠沿著尺在訓練員中間跑來跑去,突然,皮特用兩隻腳站起來,鼻子聞著空氣,牠發現附近有某樣東西,接著皮特就開始用爪子抓著溫熱的柬埔寨土壤,告訴訓練員這裡埋著地雷。

今年 4月的時候,皮特來到柬埔寨,牠和另外 14個同伴都是非洲巨鼠(African giant pouched rat),牠們經由非營利組織APOPO訓練之後,可以用鼻子聞出地雷的味道。這也是第一次,皮特所屬的「英雄鼠計畫」(Hero Rats)來到其他國家搜尋地雷。

post title

掃雷鼠在草地上尋找地雷。

路透社

鼻子超強的老鼠

柬埔寨掃雷行動中心(CMAC)的負責人拉塔納(Heng Rattana)說:「我們相信這群老鼠可以增加我們行動的效率。」

「我們正在證明牠們的工作效率。」

皮特啃著做為獎品的香蕉,訓練員把捲尺收起來記下地雷的位置,如果這不是測試而是實際掃雷行動的話,等下就會有人過來清除地雷。

皮特因為沒有被假味道騙到,得到額外的加分,柬埔寨英雄鼠計畫的主管翰(Hulsok Heng)說:「我們埋了濾油器、鮪魚罐頭和咖啡豆──所有可以迷惑老鼠的東西。」

post title

地雷也是黛安娜王妃相當關心的問題,她在世的時候就努力宣導反地雷運動。圖中為 1997年時,出訪安哥拉的黛妃與地雷而截肢的受害者們站在一起。

路透社

6百萬顆未爆彈

柬埔寨結束幾十年的戰爭到現在,國內還是有很多地雷,估計有 4-6百萬顆地雷和未爆彈散落在原野、森林以及河床。根據「地雷與集束彈藥監督組織」(Landmine and Cluster Munition Monitor),殘留的炸彈已經造成超過 6.4萬人傷亡,其中有 2.5萬人因此截肢,讓柬埔寨成為全球因為地雷被截肢比率最高的國家。

波芙(Serey Pov)是當地的水果小販,他在 1993年時踩中了一枚地雷因此少了一隻腿,從此要靠義肢行動。不過,從他在堆著紅毛丹和芒果的攤子周圍行動的樣子,你絕對不會猜到他少了一隻腳。

到了現在,需要忍受截肢痛苦並重新學走路的人已經減少了,拉塔納表示, CMAC組織在最近 20年裡已經清掉 260萬枚地雷和未爆彈。民眾的傷亡人數從 1996年的 3,047人降到 2013年的 134人,可以說是一個創新低的紀錄。拉塔納說:「我們不斷收到國際組織的支持和鼓勵。」

post title

掃雷鼠正在吃做為獎品的食物。

路透社

比機器還有效率

皮特和牠的夥伴將會受到CMAC歡迎,加入CMAC掃雷行動。金屬探測器不管是偵測到地上的錢幣、罐子還是金屬薄片都會嗶嗶叫,老鼠們只有在找到地雷時才會有反應,所以當掃雷鼠開始抓地發出信號的時候,地下通常真的藏著一顆地雷。

而且,老鼠的動作非常快,APOPO組織的珀西(James Pursey)說,一隻老鼠可以在 20分鐘內搜完 200平方公尺土地,另一方面,拿著金屬探測器的工作人員卻需要花 1-4天才能搜完一樣大的區域。

比狗狗便宜

比起狗狗,掃雷鼠更容易運送到其他地方,而且老鼠主要是吃水果和穀類,飼料費也比較便宜。而且,掃雷鼠比較願意跟不同的訓練員一起工作,翰說:「如果狗的訓練員生病,想要讓牠重新熟悉新的訓練員需要花上 1-2個月的時間。」

「但老鼠可以很輕易就轉到另一名訓練員手上。」

根據APOPO網站,掃雷鼠雖然比先進的掃雷設備還便宜,想要徹底訓練一隻掃雷鼠還是需要 6,500美元(折台幣 20.1萬)。所以,適度地運用老鼠掃雷是很重要的,這樣才能讓老鼠活滿 8年的平均壽命。

皮特跟牠的同伴是由APOPO組織在坦尚尼亞飼養、訓練的,老鼠們在 5-6個星期大的時候開始訓練,當牠們成功找到正確的氣味,就可以得到最喜歡的獎賞,像是香蕉或是花生。除了地雷,老鼠們也被訓練來找出人類口水樣本裡的肺結核菌。

post title

CMAC的工作人員餵掃雷鼠吃東西。

路透社

老鼠個性大不同

這次在CMAC的暹粒總部,之所以會挑選老鼠皮特來做示範,是因為皮特是個小工作狂。根據翰以及他的團隊所說,每隻老鼠個性都不一樣,有些很認真工作,有些比較喜歡輕鬆一下;有些老鼠是氣味天才,有的則是需要比較多的訓練。

為什麼其他地方不用老鼠?

根據APOPO,英雄鼠計畫在六個國家裡總計清除了 1,800萬平方公尺土地的地雷,雖然這個數字很正面,有些掃雷組織還是沒有被掃雷鼠說服。地雷解除基金會(Landmine Relief Fund)的默斯(William Morse)就說:「要再重新訓練人員(使用掃雷鼠)太花時間和金錢。」

對默斯來說,最大的疑問就是如果掃雷鼠真的這麼有用,為什麼全世界數百萬名掃雷人員沒有採用呢?

珀西說,這其實是受到資金的影響,而且要送掃雷鼠出國需要先經過一連串複雜的程序,畢竟,攜帶金屬偵測器入境並不需要受到檢疫法的管制。

post title

掃雷鼠把手搭在籠子上,面向攝影師的鏡頭。

路透社

幾乎0批評

無論如何,幾乎沒有人批評皮特和牠的同伴,反地雷組織的羅安(Chris Loughan)說:「老鼠們已經展現牠們在掃雷行動中可以帶來的幫助。」

「我會考慮把牠們加進資產清單裡。」

皮特的籠子在CMAC房間裡,訓練一結束,牠就跑進一個大陶罐,在罐子裡整理稻草,因為皮特是夜行性動物,所以牠很快就蜷縮起來閉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