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慘環境浩劫 巴西礦業大壩潰堤滅村(更新至2/24)

by:徽徽
127013

2/24更新:根據最新消息,巴西檢警決定以殺人罪起訴薩馬科礦業公司(Samarco)負責人還有其他六名相關人士,一旦罪名成立嫌犯將吃上 12到30年不等的牢飯。

2015年11月,巴西兩座蓄積礦廠廢水的大壩潰堤,滾滾泥流淹沒了附近的村落造成死傷,廢水中的有毒物質更對環境造成嚴重汙染,這起災難也被稱作「巴西史上最嚴重的環境浩劫」。

post title

大量夾帶重金屬的泥流淹沒村莊,有的居民來不及跑就被沖走。

路透社

2萬5千座奧運水池

11月初,巴西兩座蓄積礦場廢水的大壩潰堤,廢水瞬間淹沒房舍與土地,造成 11人死亡,12人失蹤,鄰近地區全受汙染,堪稱巴西史上最嚴重的環境浩劫。而最近又傳出有另外兩座大壩可能潰堤的消息,讓當地居民人心惶惶。

事情發生在 11月5日,當時位於巴西東南部米納斯吉拉斯州(Minas Gerais)的兩座廢水大壩潰堤,超過 2萬5千座奧運水池的廢水衝向鄰近民宅,這些泥水中都含有砷、鉛、鉻還有其他重金屬,毒性非常高,居民只得四散奔逃。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區即遭逢巴西「史上最嚴重環境浩劫」的米納斯吉拉斯州,該地的兩座礦場大壩潰堤,造成鄰近區域全受汙染。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一隻泡在泥流的狗看著前來搭救的民眾。

Photo: Rogério Peninha Mendonça

post title

救難人員正在想辦法把困在泥流裡的馬兒救上岸。

路透社

滾滾泥流瞬間滅村

住在水壩下游小村落Bento Rodrigues的民眾提到,水壩將潰堤之際,他們聽到震耳欲聾的爆裂聲,隨即看到帶著大量重金屬的紅泥廢水沖下山,近 600位居民趕緊跑到高處逃難,最後整個村落瞬間被淹沒。

當地居民杜特拉(Joaquim Dutra)說:「我走出家門時,外面已經有人開始往山上跑,說水壩要爆了,我能做的只有關門然後往上跑。」

帶著兩個小孩的曼德絲(Dirce da Silva Mendes)說:「我們失去了很多東西,在那個時刻我們把家電搬走,泥巴吞噬了整個家,泥巴也摧毀了我們的橘子和無花果樹,東西全都沒了,事情發生得太快。」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大壩潰堤後現場一片狼藉,咖啡色的泥流不僅沖毀房舍,還流入河流導致大規模的水汙染。

雨林、海洋 無一倖免

不只當地居民受到重創,廢水也流入巴西東南部的主要河流多希河(Rio Doce),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可喝。此外,多希河流經的雨林還有棲地都被泥巴給淹沒,災情還會再擴散 500公里,汙染物會流入大西洋沿岸危及Abrolhos國家海洋公園。

企業、政府 都是兇手

究竟,誰該為這場巴西史上最大的生態浩劫負責?各界矛頭都指向負責管理潰堤大壩的薩馬科礦業公司(Samarco)。綠色和平組織表示,薩馬科礦業公司不負責任,沒有事先預想任何緊急應變方案,而鄰近村落從來沒想過會遇到這麼大的災難。

再來,潰堤大壩所在地的米納斯吉拉斯州當局也沒有監管好,將企業利益擺在公共利益前,還計畫要立新法加速發給礦業公司環境執照。根據統計,米納斯吉拉斯州境內已經有超過 700座蓄積礦場廢水的大壩,但只有四名官員負責監管。

post title

巴西總統羅賽夫(圖左)搭乘直升機從高空探視災情,她的身旁是米納斯吉拉斯州長皮門特爾。

路透社

post title

從空中俯瞰災區,咖啡色的泥流覆蓋大地,一旁翠綠的樹林都遭殃。

Photo: Greenpeace Brasil

post title

必和必拓公司的執行長麥肯金神情凝重地聆聽媒體提問,等著解釋接下要怎麼收拾大壩潰堤所造成的災害。

路透社

拿出87億元來賠償

薩馬科礦業公司表示,他們願意拿出至少 10億雷亞爾(折台幣約 87億元)來賠償這起災難,而薩馬科的母公司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和淡水河谷公司(Vale)也發表聲明,表示「願意盡一切努力將災區人民的需求放在第一位。

必和必拓公司的執行長麥肯金(Andrew Mackenzie)表示,他們已經派出相關人員去當地檢查所有大壩,也邀請各界專家一起幫忙:「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公開報告的原因,希望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和公司可以透過這次事件學習,讓這樣的事情永遠不再發生。」

根本不夠彌補

薩馬科礦業公司說,他們「初步承諾」拿錢出來賠償還有修復設施。不過,米納斯吉拉斯州當局表示,賠償金額根本不夠彌補大壩潰堤對環境還有當地居民造成的傷害。巴西環境與再生自然資源機構(Ibama)也跳出來,開罰薩馬科礦業公司 2.5億雷亞爾(折台幣約 22億元)。

post title

居民的家園被泥流沖得亂七八糟,圖中可以看到車輛被沖上屋頂還有狗兒在高處避難。

Photo: Rogério Peninha Mendonça

post title

被泥流沖毀家園的人們暫時待在臨時安置所,其中有人的親友至今下落不明。

路透社

還有大壩等著潰堤

就在大家以為災難告一段落時,薩馬科礦業公司表示可能還會有另外兩座大壩潰堤。而這起災難也讓礦業公司如何處理廢水的問題浮上檯面,其中,採完礦後剩下的尾礦是最難對付的一種汙染物,因為它通常呈現泥狀且帶有劇毒,必須要隔離處理。

乾燥法好用但好貴

事件發生後,巴西也計畫推出更嚴格的礦業管制法,強制礦業公司用乾燥法處理尾礦,也就是用真空或壓力過濾器將尾礦的水分移除,在管理和儲存尾礦上更安全。此外,乾燥法的擁護者提到,乾燥法還可以避免廢水滲入地底污染地下水,但因為使用乾燥法的成本高,所以很少有礦業公司會採用,大家還是傾向用大壩來蓄積尾礦廢水,無形中增加對環境的威脅。

 

上線時間:2015/11/19
增修時間:2016/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