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同志難民被攻擊 德國另闢收容所

by:徽徽
5821

在德國,有的難民好不容易逃出戰亂的家園,卻因為性向逃不開如影隨形的迫害......

post title

一名難民走過柏林衛生與社會福利部門搭建的帳篷,每天都有成千上百的難民進入帳篷等著登記。

路透社

同志難民  威脅如影隨形

周二(23),德國柏林專為同性戀難民設立的難民營即將啟用,預計可容納超過 120人。對目前收容難民數名列前茅的德國而言,他們的行動正反映出同性戀難民比一般難民更艱困的處境。

敘利亞難民安瑪(Alaa Ammar)在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他不只為了敘利亞內戰而逃,他還因為在敘利亞同性戀會受迫害而逃。然而,去年春天當他落腳荷蘭時,卻發現這裡並不是他追尋的天堂。他和四名同性戀難民在移民中心時遇上了麻煩,有一群新到的難民瞄準他們展開攻擊。

安瑪說:「(他們報到)五分鐘後,他們開始看著我們。十分鐘後,他們開始交談。一小時後,他們來找我們。三小時後,他們和我們開打。」

post title

圖為位於柏林的滕珀爾霍夫機場,政府將此地改為大型難民營,他們用隔板和上下舖搭建出可以容納上千名難民的空間。

路透社

難民、保安、翻譯員都是兇手

LGBT難民們表示,他們在難民營中多少受到口頭、身體還有性虐待,有的難民還被迫搬走。根據《美聯社》掌握的資料,在荷蘭、德國、西班牙、丹麥、瑞典和芬蘭都有好幾件同性戀難民受攻擊的案子,這些攻擊通常來自其他難民、有時甚至來自保安和翻譯員。

同性戀難民遭到攻擊也凸顯了文化衝擊:許多難民來自保守的穆斯林國家,在他們的國家同性戀是個禁忌。舉例來說,在敘利亞同性戀被視為犯法。過去兩年來,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也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殺害了超過 30名同性戀。

小補充:LGBT是什麼?

根據《維基百科》,LGBT代表了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跨性別者所組成的群題。LGBT四個字母分別是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與跨性別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的縮寫。

post title

一台警車停在柏林一棟白色的大樓旁,這棟大樓即將成為收容同志難民的中心。

路透社

post title

志工們正在布置即將啟用的柏林LGBT難民營,在這裡同志難民們可以放心的生活。

路透社

post title

志工們早早準備好了歡迎同志難民的貼紙,希望他們可以在收容中心好好生活。

路透社

來自「同性戀有罪」的國家

這一次,德國負責設立同性戀難民營的計畫負責人德古魯特(Marcel de Groot)表示,他們在柏林成立的難民營專門收容LGBT難民。他提到有許多同性戀難民來自「將同性戀視為犯罪」的國家。

「在柏林多所難民營中,都有傳出暴力事件。」德古魯特接著說,這些難民營通常很擁擠,難民們沒什麼隱私,德古魯特強調必須讓難民「不要活在暴力和歧視的恐懼下」。

難民營人擠人  要安全難如登天

以柏林來說,政府把已經停用的滕珀爾霍夫機場改為能容納 2,100人的難民營,在這麼多人中很難不發生同性戀難民遭暴力相向的事件。私人收容中心Tamaja發言人基普(Maria Antonia Kipp)表示,當上百張上下舖只能用薄薄的木板隔開時,要為同性戀提供安全的空間非常難。

她說:「當我們看到有危險發生,或是有人跟我們說有狀況,我們會將同性戀難民移往比較小的收容所。」

多出來的需求?

然而,專為LGBT難民設置收容中心的想法,受到德國巴伐利亞社會部部長穆勒(Emilia Müller)的質疑,她說她不認為LGBT難民有遭到其他難民攻擊的重大風險。

穆勒接著說,德國期待所有難民無論宗教、國家和性向都能和平相處,專為LGBT難民設置的收容中心只是多出來的需求。

post title

對於同性戀來說,荷蘭阿姆斯特丹宛如天堂,當地對LGBT團體開放的態度吸引不少人移居。圖為一對同志伴侶在阿姆斯特丹同志大遊行上親吻。

路透社

敢怒不敢言

面對他人的攻擊,許多同性戀難民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擔心這對他們的庇護申請程序會有負面影響。為同性戀爭取權益的Schwulenberatung組織人員雅克(Stephan Jakel)說:「過去兩年來我們聽過很多針對LGBT難民的歧視和犯罪事件,他們在被打、被吐口水後都嚇壞了,有人甚至差點被殺。我們聽過很多可怕的故事。」

擔心曝光受到死亡威脅

2014年來到德國的敘利亞同性戀難民哈希諾(Mahmoud Hassino)提到,他因為周遭難民的敵意不得不搬出柏林收容所:「即使他們(同性戀難民)沒有立刻被欺負,他們也得一直擔心自己的(同性戀)身分曝光,然後他們會成為目標。」

另一名不願透露身分的同性戀難民說,他很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因為有的難民身上有刀。他也常常在自己的床上發現寫有「殺死同性戀」和「我們不希望有同性戀在難民營裡」的字條。

落腳同志天堂

在荷蘭的泰爾阿伯爾村(Ter Apel),安瑪和其他同性戀難民遭攻擊後,被安置在餐廳地板睡了一夜,隨後轉往另一間收容所。可是,同樣的事情一再上演。安馬提到有難民攻擊他,拿著刀子對他們一陣亂砍。「你可以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他們想要傷害我。」安瑪說。最後,安瑪搬到了對同性戀友善的阿姆斯特丹,他才終於感到安全。

「在阿姆斯特丹,人們不管我是不是同性戀,我可以大喊:『我是同志!』然後他們會說:『歡迎!』」安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