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莉接受乳房切除手術

by:阿咖
14095

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是自己重要的所有物,更別說乳房這樣專屬女性的性感象徵,更是每位女人都想好好照顧的部位,但某天知道自己是乳癌高風險患者時,你願意棄乳保命嗎?世界知名的影星安潔莉娜裘莉,她就做出了切除乳房決定。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BBC、CNN等國際媒體14號報導,好萊塢女星、同時也是聯合國外交特使的安潔莉娜裘莉公開了自己接受雙乳切除手術的消息,日前她就將自己親身的經驗刊登在《紐約時報》上。據文章內容,裘莉一方面希望藉由剷除癌症讓自己有更多和家人在一起的機會,再來是希望公開自己的經驗後,可以對許多受乳癌陰影籠罩的女性有所幫助。照片中的她正在出席今年4月11日的G8高峰會,此時大眾還不知道她已經切除乳房的消息。Oli Scarff/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在她我的醫療決定(My Medical choice)文章中,她先提到自己的家族病史。

「我的母親與乳癌對抗將近10年,她在56歲那年不敵病魔逝世。她的努力讓她得以跟第一個孫子擁抱見面。但我另個孩子卻永遠沒機會認識到這樣一位充滿高尚情操、值得熱愛的女性。

我跟孩子談話時常會用「媽媽的媽媽」來提到我的母親,然後當我講到帶走母親的乳癌時,孩子們就會問這樣的病會不會同樣也發生在我身上。我總是安撫他們說不要擔心,但事實上我體內有「缺陷」基因BRCA1,這個基因會增高我得到乳癌和卵巢癌的機率。」Dan Kitwood/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接著裘莉談到她做出決定、進行手術的心路歷程。

「雖然罹癌風險會因為每個女性有所不同,但我的醫生預估我有87%的機率得到乳癌、50%的機率得到卵巢癌;只有一部分的女性是因為遺傳基因病變得到乳癌,平均來說,有BRCA1基因的女性得到乳癌的風險是65%。

當我得知自己的狀況時,我決定主動採取行動來盡可能降低致癌風險,於是我決定進行預防性的雙乳切除手術(double mastectomy)。我先針對乳房的部分進行手術,一方面因為我的乳癌獲病率高於卵巢癌,再來是因為乳房切除術的進行較複雜。4月27號那天,我結束了總長3個月的療程,在這期間我保密並如常地進行工作」Sarajevo Film Festival Press Office via Getty Images

編註:裘莉進行的「雙乳切除術」(mastectomy)在醫學上也稱為「乳腺摘除術」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現在我會寫出來,是因為我希望我的經驗能對其他女性有所幫助。癌症現在仍然是一個讓人們心生害怕,深感無力的字眼。但現在我們可以從血液檢驗得知自己是不是得到乳癌和卵巢癌的高危險群,也能做出行動。

我的手術是在今年的2月2號開始,首先我先進行保留乳頭(nipple delay)的手術,這項手術會清除乳頭後方不健康的乳腺組織,同時讓引入更多的血流循環,這會引起疼痛和不少瘀青,但這可以增加保留乳頭的機率。兩周後,我進行了乳房切除手術,我的乳房組織被移除,並放入暫時的填充物。這項手術花上8個小時,當你醒來後會發現胸部有導管和撐開器,這感覺起來就像是科幻電影的場面一樣。但數天後你就可回到正常生活。

9個禮拜後,我的最後一場手術就在放入填充物的重建手術後結束。過去幾年中,類似這樣的手術已經有大幅進步,所以手術後的(乳房)結果仍可以是美麗的。」J Tanner/UNHCR via 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我寫下這篇文章是想告訴其他女性,做出切除乳房的決定並不容易。但我很開心我做了這樣的決定。在手術後,我的乳癌機率從87%降到5%以下。現在我可以告訴我的孩子們,他們不用害怕因為乳癌失去我。

當我發現孩子們(看到我的乳房時)沒有出現不安的反應,我感到安心了。他們只會發現媽媽的身體多了小傷疤,但媽媽還是一樣沒變。他們知道我愛他們,我會想盡辦法只為了能多跟他們在一起。這邊我還要重申一次,我沒有(因為手術)而覺得自己變得不像女人。能做出這樣重大的決定只讓我感到我擁有自主權,而這樣的行為一點都不會減少我的女性特質。

我很幸運可以有布萊德彼特這位愛我、支持我的夥伴,所以,任何男性要是你身邊的太太或是女友正在經歷我所說的這些事情,請了解你在這段過程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我的手術和療程中,布萊德無時不刻都在我身旁,我們倆還找到一同歡笑的時刻,我們都知道這次(手術)的決定對我們家來說是正確的,而且會讓我們關係更緊密,事後也確實如此。」

編註:照片中是2012年的厄瓜多,裘莉正在探訪聯合國資助的厄瓜多咖啡農,聯合國幫助這些居民可以養活自己並讓居民們有足夠的營養。 J Tanner/UNHCR via 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裘莉在文章後半段鼓勵有同樣經驗的女性、並呼籲每一位女性重視癌症的存在。

「每一位讀到我這篇文章的女性,我希望這些內容能對你有所幫助,讓你知道你是有選擇的。我要鼓勵每一位女性,特別是那些家族中有乳癌和卵巢癌的女性,請去蒐集資訊、詢問醫生來幫助你度過人生中的這一關,並做出你自己的決定。我發現現在有許多綜合治療的醫生(holistic doctor)正在找尋手術外的替代療法,我自己的飲食內容會在一段時間內放在Pink Lotus Breast Center的網站上,希望這對其他女性可以有幫助。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乳癌每年奪走45萬8千人的生命,許多患者多是居住在中低收入的國家,現在該做的是,不管來自何方、不論甚麼背景,應該要確保有更多的女性可以有管道做基因檢測、預防醫療。在美國,做乳癌基因檢查BRCA1 和BRCA2的費用超過3,000美金(約台幣8萬9),這成為許多女性(做檢查)的障礙。

我決定把自己的經驗公開,是因為還有許多女性不知道癌症正在逼近她們。我希望這些女性也可以做基因檢查,要是檢查結果出現高風險,她們也可以知道自己是有選擇權。」Jason Tanner/UNHCR via Getty Images

編註:照片中是2011年的突尼西亞,當時裘莉探訪從利比亞逃出的難民。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12年前,裘莉捐出100萬美金給聯合國難民署獲得讚揚。她在2001那年也開始擔任聯合國外交特使,多年來她行善不遺餘力。照片中是2011年,裘莉再度來到喀布爾訪視35歲的辜爾和她的小兒子薩摩,裘莉上次探訪她們時,薩摩還是個14天大的小嬰兒。這對母子以及其他從外國回到喀布爾的居民,正處在無法融入當地、缺乏工作機會的窘境。Jason Tanner/UNHCR via 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裘莉以及她的夥伴布萊德彼特,兩人都是鎂光燈焦點,這對伴侶近幾年都一同致力在解決全球議題上。這次的乳房切除手術,裘莉也特別感謝布萊德彼特的支持和陪伴。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2007年,布萊德彼特和13位國際建築師合作,在美國的紐奧良展出150座的粉色建築物,要為當地因卡崔娜颶風重創而失去家園的居民們募集資金,幫助他們再度重建家園。當時布萊德彼特說他用粉色建築來代表重生的概念」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這次裘莉正式公開了自己的乳房切除經驗,希望幫助更多的女性。她刊登在《紐約時報》的文章目前也得到極大的回響,洛杉磯的Judy就表示,她同樣也是有乳癌基因的人,也正在猶豫是否要接受子宮切除手術,她感謝裘莉的大方公開,因為這讓「其他正在面臨重大決定的乳癌患者不會再被大眾用『極端』的有色眼光看待」。

乳房是女人獨特的象徵,但在傳媒長期加持下,乳房和女性兩者之間被劃上等號,甚至還成為分類女性的標準。生活在這樣的社會氣氛中,部分因病被迫切除乳房的女性就備感壓力,更否定自己是女人的事實。裘莉的文章無疑是最大的鼓舞。

她在文章最後就說「生命就是伴隨許多挑戰。那些不具威脅性的挑戰,我們應該要面對並掌握它。」​Marco Di Lauro/UNHCR via Getty Images

編註:照片中是2010年的海地,震驚全球的大地震重創當地,上萬居民死傷,無數人流離失所。裘莉當年就到當地探詢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