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前殺手爆料:總統曾組織私刑小隊

by:泥仔
10911

一名菲律賓民兵在上周出席參議院聽證會,指控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擔任市長時,組織了暗殺小組,專門用來對付犯罪者和杜特蒂一家的敵人。

post title

最近在一系列調查杜特蒂的人權記錄上,杜特蒂遭前手下爆料私下組織了殺手小隊。

路透社

由杜特蒂成立的殺手小組

菲律賓參議院正在針對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法外處決紀錄進行調查。在上周的調查聽證會上,一名菲律賓民兵出面作證,指控當杜特蒂還是納卯市(Davao)市長的時候,在當地成立了一個專門用黑社會方式,清算罪犯與杜特蒂政敵的殺手組織,起碼有 1,000人被殺。

「納卯行刑隊」

在這場轉播全國的聽證會上,57歲的馬托巴托(Edgar Matobato)提到他以前只是地方民兵,在 1988年加入了當時只有七個人的「納卯行刑隊」 (Davao Death Squad, DDS),這個小隊自稱是人民的公僕(Suluguon sa Katawhan),並在 20多年間逐漸擴張至 500人,一直到 2013年他準備離開時都還在運作中。

post title

馬托巴托在聽證會上展示他用來綑綁受害人的膠帶。

路透社

殺罪犯就對了

「我們的工作就是殺死犯罪者,像毒販、強盜犯、強暴犯。這幾種人是我們最常殺的。」不過馬托巴托也提到除了犯罪者,與杜特蒂一家為敵的人也很容易成為小隊的目標。

為了散播恐懼

他提到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遭到綁架,並被絞死、分屍。至於遺體的處理方式,有些會被帶到砂石場焚燒掩埋,有些則是在取出內臟後被丟到海裡當魚飼料,剩下則是被丟到大街上,手裡還會被塞上一隻手槍。

馬托巴托強調這一切都是為了散播恐懼:「警察告訴我們普通的殺法沒辦法達到這種目的,他們是群施虐狂。」

post title

照片中警察總長德拉羅沙(Ronald dela Rosa)正在這場聽證會上發表看法。其實參議院的人權委員會過去就有掌握「納卯行刑隊」在 2005到 2009年間執行法外處決的紀錄,卻苦無證據證明地方政府與這些事情有關連。

路透社

拿手榴彈攻擊清真寺

馬托巴托提到,他們很清楚這個小隊是由當時仍擔任納卯市(Davao)市長的杜特蒂親自指揮,並舉出一些行刑隊的「事蹟」。像 1993年,納卯市內的羅馬天主教堂遭到炸彈攻擊時,杜特蒂就要行刑隊去對納卯市的清真寺進行報復攻擊。馬托巴托提到他當時朝一座清真寺扔手榴彈,所幸攻擊當下並沒有人在禱告,才沒有造成傷亡。同年,當行刑隊因為路障與司法部官員傑米索拉(Jamisola)發生衝突時,杜特蒂一到現場就拿出烏茲衝鋒槍將他射殺。

將嫌犯推進鱷魚池

除此之外,2002年,馬托巴托受命殺害一名疑似伊斯蘭恐怖分子的外國人。2007年,他將一名綁架集團的嫌犯活活推進鱷魚池。在 2014年也受命暗殺億萬富翁金(Richard King),只因為金跟杜特蒂的兒子巴奧洛(Paolo Duterte)在爭奪同一個女人。

來自「查理麥可」的命令

從罪犯到敵人,馬托巴托提到這些年來他總共奉命殺了 50人左右。不過他也強調除非是「查理麥可」(Charlie Mike)下令,否則他絕對不會去殺害任何一個人,而查理麥可正是杜特蒂在擔任市長時,小隊給杜特蒂取的代號。

post title

人權捍衛者在教堂前點起蠟燭、擺起抗議牌子。不滿杜特蒂縱容法外處決的行為。從左到右的牌子上寫著:「停止法外殺戮!」、「支持人權」、「尊重生命及窮人的尊嚴」。

路透社

希望作證可以停止殺戮

當馬托巴托決定要離開行刑隊時,他的同僚還試圖威脅他去殺掉一個無辜的人,希望藉此封住他的口。他在 2014年向人權委員會自首,並加入證人保護計畫。但自從杜特蒂當上總統之後,他就因為害怕遭到報復而離開了證人保護,一直到現在才浮上檯面,希望自己的出面能夠「停止殺戮」。

第一個出面作證的人

事實上,馬托巴托也是第一個在公開聽證會上出面指控杜特蒂的人。菲律賓人權官方機構及聲援者都曾表示,許多潛在證人因為害怕遭到殺害,而拒絕出面指證杜特蒂任職市長時的所作所為。

post title

參議員德利馬一直堅持反對杜特蒂打擊毒販的政策,並曾在議會上陳述道:「我們不應該用鮮血對抗毒品。」

路透社

聽證會主持人也曾遭暗殺

這場聽證會是由參議員德利馬(Leila de Lima)所主持,她在過去便強烈反對杜特蒂直接射殺毒販的政策。根據馬托巴托所言,當她在 2009年擔任人權委員會主席時,也曾經在行刑隊的獵殺名單上,卻因為沒在預定時間出現於埋伏地點而逃過一劫。

重新檢視總統的豁免權

雖然說身為總統的杜特蒂有法律上的豁免權,德利馬卻認為參議院也許該重新檢視這條原則,並在聽證會後的記者會問道:「如果我們選出來的領導人其實是個大規模殺人犯,那要怎麼辦?」

post title

杜特蒂因為允許法外處決的政策,已經激起聯合國以及人權團體的嚴厲指責,卻遭到杜特蒂反嗆

路透社

總統否認指控

聽證會後,不論是杜特蒂或是他兒子均否認這樣的指控。杜特蒂的發言人安達那(Martin Andanar)提到他不認為市長杜特蒂能夠、而且會下達這種命令,並提到人權委員會早就開始調查這件事,但直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證據可以支持這些指控。

另一名發言人阿貝拉(Ernesto Abella)則強調,總統不會受到議會調查所影響:「杜特蒂的行政部門致力於建造一個和平、沒有犯罪、沒有腐敗的國家,而且將不會受到任何爭議言論所動搖。」

總統兒子:指控空穴來風

杜特蒂的兒子巴奧洛也發表聲明,強調這些毫無證據的指控完全是「道聽塗說」,並說他不會針對這些瘋子的指控試圖進行任何的說明。

今年 26歲的歐萊爾(Jennelyn Olaires)在馬尼拉大街上抱著同伴的屍體,她的同伴因涉嫌販毒遭到殺害,一旁的紙板寫著「我是毒販」。

路透社

一名手握著槍的男子倒臥在路旁。根據警察所稱,他是在警方突擊搜查毒品時遭到射殺。直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近 3,000名毒販嫌疑人因為打擊毒販政策遭到殺害。

路透社

參議院長拒絕提供證人保護

儘管聽證會上曾針對如何提供馬托巴托安全保護進行討論,但在聽證會的隔日,參議院議長皮門特爾(Aquilino “Koko” Pimentel III)卻拒絕將馬托巴托納入證人保護計畫。他也在臉書上證實了自己的舉動:「我拒絕了馬托巴托的證人保護要求,因為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的生命或安危受到威脅。」

另一名議員特立尼斯(Sonny Trillanes)稱這樣的舉動非常冷血,並強調他們一定會找出辦法來確保馬托巴托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