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國民在挨餓 葉門內戰引發飢荒危機

by:泥仔
8989

聯合國去年曾警告,葉門可能會面臨飢荒的危機,現在,這個情況正在發生當中。根據統計,已經有兩千多萬人民因為持續的葉門內戰沒有足夠食物可以吃,而且其中超過一半是小孩子。

post title

《路透社》的記者深入葉門紅海荷台達港(Hodaida)的塔伊茲醫院(Thawra),拍下正受食物短缺所苦的孩子們。

路透社

葉門內戰,發生什麼事?

2014年開始,葉門政府與反政府的胡西組織(Houthi)便衝突不斷,2015年 1月,胡西組織包圍總統府,迫使葉門總統哈迪(Abdrabbuh Mansour Hadi)與總理巴哈(Khaled Baha)雙雙請辭,讓葉門瞬間進入政治真空的窘境。

同年 3月,阿拉伯 10個國家聯合起來,空襲有伊朗撐腰的胡西反政府勢力,表達對葉門總統哈迪的支持,就此拉開葉門戰爭的序幕,外界相信,這場戰爭背後其實是中東國家之間的角力。

戰事經過 5個月,聯合國批評阿拉伯聯軍不斷轟炸港口,造成救援物資無法送進葉門,並警告再這樣下去,葉門當地民眾將面臨飢荒,全國將有無數人活活餓死。現在一年過去了,聯合國的警告恐怕成為事實。

post title

在醫院內也可以看到許多帶著孩子來求助的父母親,他們因為營養不良使得身形非常嬌小。

路透社

病患越來越多

《路透社》記者指出,醫院的長廊上,可以看到許多人帶著極度飢餓、或是快要斷氣的孩子到醫院求助。一名護士則提到,在今年四月之前,每個月大概只會出現 10-20個營養不良的病患,但現在病患人數暴增到了每個月 120人。

飢荒危機擴大

根據聯合國的資料,已經有 2,800萬人民沒有足夠的食物生活,其中包含了 1,500萬名的小孩。食物短缺自從葉門內戰爆發後就成為一大問題,這幾個月又因為阿拉伯聯軍不斷轟炸港口,以及政治考量下的財物政策更行惡化。

post title

有 37萬的小孩正面臨嚴重的營養不良危機,其中有一半五歲以下的孩童因此而出現發育遲緩的狀況。

路透社

財務政策大洗牌

在上個月,現在待在南方亞丁港(Aden),仍然具有政治影響力的總統哈迪,無預警地解除了中央銀行行長哈曼(Mohamed Bin Humam)的職務,安插了財務部長奎帝(Al Quaiti)來遞補空缺,並下令將央行從叛軍佔領的首都沙那(Sanaa)搬遷到政府軍所在地亞丁港。

新政策為了打擊胡西組織

過去哈迪曾指控胡西組織擅用央行的錢添購武器——儘管胡西組織否認——因此外界猜測這樣的舉動是要打擊胡西組織的財務來源,但葉門的外交經濟部門反駁這種猜測,指出胡西組織有額外的財務來源。

post title

加護病房內,瘦得僅剩皮包骨的小病患們吊著點滴、掛著監視器,他們正是食物短缺下的受害者。

路透社

沒錢買食物

《路透社》的記者描述道,銀行搬家意味著胡西組織每年將失去 1億的薪水來源,但這對本來就因為戰爭而受到經濟困境的平民來說,恐怕會帶來更為嚴厲的打擊。

「這會讓數百萬人沒有薪水可以領,也許長期來說確實可以打擊胡西組織,但是短期來說,只會讓人們沒有能力購買食物而已。」葉門的經濟分析師納賽爾(Amal Nasser)說道。

post title

圖中骨瘦如柴的六歲男童伊薩(Salem Issa)躺在母親的懷裡,他的母親說道:「我的孩子生病了,我以前會餵他吃餅乾,但是他生病了,不願意吃東西。」

路透社

貿易商覺得有疑慮

大洗牌的財務政策也讓進口貿易商們產生極大的疑慮。一名不願具名,怕被人找上門的貿易商說道:「哈曼在各黨之間都獲得人們的信賴,他完全獨立於各個黨派之外,總是為葉門的最大利益奮鬥。結果現在政府安排了自己人來擔任行長根本是大退步,貿易商對他、或是亞丁港的銀行,都沒有任何信賴感可言。」

post title

在安頓葉門人民的帳棚內,一名男子手上拿著被宣告是「假貨」的食物券。

路透社

本來進口就很困難

貿易商預估總共價值 2億6,000萬(折台幣約 82億1,900萬元)的資金在葉門銀行遭到凍結,國外的銀行也不願意給他們財務擔保,貿易商只能自行承擔貨物運送的風險,也讓進口物資變得越來越困難。

靠走私換外幣

另一名貿易商也承認要在葉門從事貿易行為變得越來越困難:「西方銀行根本不願意進行資金往來,整個財務體系像是凍結似的。如果想要換外幣,只有靠貨幣走私才行得通,葉門現在簡直就像走私國家,這完全讓人不能接受。」

post title

一名小男孩提著水壺,準備去裝乾淨的水源。葉門現在種種情況讓食物來源接近中斷,為面臨飢荒的葉門人民帶來更艱困的處境。

路透社

中央銀行過去是貿易要角

儘管外幣市場逐漸萎縮,中央銀行過去所提供的外幣交換還是承擔了與國外貿易的重責大任,有 90%的食物是靠著中央銀行的存在才有辦法成功進口至國內。

但是哈迪搬移中央銀行的作為,對貿易活動而言完全是一大打擊。許多貨品供應商可能會對現行的國家財務決策抱持存疑態度,並在預期未來情勢可能更混亂的情況下,不再提供資源給進口商。

post title

一名小孩子正在加護病房內接受特別的照護。

路透社

合約開始被取消

「我們已經開始取消一些合約了,要在沒有金融體系支持的地方進行交易根本是天方夜譚。你根本找不到一個像中央銀行一樣令人信任的存在。」該位不具名的消息來源說道。

儘管貿易資料顯示目前起碼還有九艘載有小麥和砂糖的船隻,準備進入荷台達港(Hodaida)與薩利弗港(Salif),但這個來源也擔心到 10月底或 11月的時候,就不會有其他船隻進港了。

post title

今年 9月24日,沙烏地阿拉伯空襲葉門沙那古城(old Sanaa city),襲擊結束後,在毀壞的屋瓦下遺留著沾滿粉塵的洋娃娃。

路透社

不該把銀行捲進鬥爭

也有人批評把中央銀行拉進政爭裡頭,只會讓葉門社會變得更為不穩定。牛津飢荒救濟委員會(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 Oxfam)的人道政策顧問史丹佛(Richard Stanforth)說:「將中央銀行政治化,並且試圖把它變成傷害另外一方的工具,只會更把這個貧窮的國家推上絕境。」

「每一件事情對已經處在飢餓危機的葉門人民來說,都像難以承受的稻草。」

人類史上大災難

葉門社會發展基金會的成員馬穆德(Ibrahim Mahmoud)認為,只有促進國家的財務體系與緊急援助措施,才有辦法遏止飢荒的擴散。

「如果國際社會或國家組織不馬上且直接介入,我們將會面臨飢荒跟人類史上的大災難。」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Yemen famine feared as starving children fight for lives in hospital
02 Risk of famine looms in Yemen


延伸閱讀:《中東戰爭的原因?從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歷史談起
用twitter記錄敘利亞日常 7歲女孩:請給我和平
前十大收容難民國家 歐美榜上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