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實境抓納粹戰犯 德專家還原納粹集中營

by:徽徽
19249

過去,法院在審判納粹戰犯時總會因為摸不清犯罪現場而錯失良機,現在,有了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 3D虛擬實境影像,毒氣室、火葬場、瞭望塔等犯罪現場歷歷在目,有助法院實現正義。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3歲的虛擬實境影像專家布雷克,他帶領團隊實地走訪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成功利用虛擬實境還原犯罪現場。

Photo: Chest Rockwell

紐倫堡大審只是開始

1945年11月20日,舉世聞名的德國紐倫堡(Nuremberg)大審展開,揭露納粹戰犯的惡行,要他們為大屠殺猶太人付出代價。

還原奧斯威辛集中營

71年後,慕尼黑刑事警察署(The Criminal Police Agency,LKA)仍沒有放棄找尋證據讓戰犯受到應有的懲罰,他們透過虛擬實境的方式,重建納粹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的各種細節,還原當時的場景,讓目擊者可以身歷其境地指認,也讓法官可以運用這套系統判斷集中營狀況。

透過虛擬實境  讓人身歷其境

舉例來說,戴上虛擬實境顯示器的法官,可以用集中營守衛的視角去觀察情勢,反覆推敲被告的言論是否屬實。

post title

圖為 1945年紐倫堡大審的景象,當時被告共 22名,他們全為納粹德國的軍政首領,在戰時犯下種種大屠殺惡行。

Photo: Work of the United States Gove
post title

圖為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大門,門上用鐵條鑄刻出德文「勞動帶來自由」(ARBEIT MACHT FREI)。

路透社

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國家社會主義犯罪調查中央辦公室主任隆梅爾(Jens Rommel)說:「通常,被告會說他們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值勤時並不知道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法律上來說,重要的是犯意:目擊者知不知道人們被帶去毒氣室或是被槍決。在這樣的情況下,虛擬實境模型非常棒,對調查很有幫助。」

令人不寒而慄

戴上虛擬實境設備,檢察官、法官、原告都能感受到奧斯威辛集中營有多令人不寒而慄,包含當時集中營的樹種在哪,會不會擋住瞭望塔的視線都能清楚還原。

post title

許多剛到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老弱婦孺,會被直接送到毒氣室。圖為前往毒氣室的猶太老婦和小孩。

Photo: Bild

背後大功臣

而這套虛擬實境3D系統背後的功臣,是今年 43歲的數位影像專家布雷克(Ralf Breker)。

「這套模型的好處在我能更了解奧斯威辛集中營,並且創建了目擊者視角,像他在瞭望塔上會看到什麼。」

實地走訪  百分百重建犯罪現場

為了百分百還原奧斯威辛集中營,布雷克和他的團隊參考了波蘭華沙調查員辦公室提供的資料,還有超過上千張照片,然而這些還不夠,他們在 2013年實地走訪了奧斯威辛集中營,記錄下集中營裡的每個細節。

不可能比這更精確

「我們花了五天的時間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用雷射掃描建築物,整個計畫大約花了六個月才完成,」布雷克接著說:「就我所知,不可能有比這還精確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模型。」

難以承受之重

過去,布雷克和他的團隊常常使用尖端科技為刑案提供證據,但對他來說,這次重建奧斯威辛集中營的任務特別不同。

「我們曾去過可怕的犯罪現場,但奧斯威辛集中營自成一格。我們和奧斯威辛集中營檔案室主任聊天,他告訴我們許多大規模屠殺的細節,這大大影響了我們的情緒。」

post title

在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紀念博物館內,展出了許多當時囚犯面對的慘況,許多死裡逃生的生還者都營養不良到只剩皮包骨。

Photo: Jorge Láscar

遺體太多難處理

二戰當時,大約有 110萬人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喪命,大部分死者都是猶太人。許多人都是被帶到毒氣室裡痛苦而死,他們的屍體隨後被疊成一堆堆燒毀,高溫和濃煙讓煙囪難以招架,納粹守衛只得把屍體移到火葬場外燒。

收集屍體脂肪  當下一輪燃料

「事實上,納粹親衛隊還打造了可以收集屍體脂肪的排水管,隨後再用這些脂肪當作燃料,繼續燒下一輪屍體。」

「真的令人無話可說,」布雷克表示:「令人不敢相信。」

納粹戰敗銷毀資料 

隨著德國納粹戰敗,納粹親衛隊把大部分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資料給銷毀,連同毒氣室和火葬場也不放過,只留下一座用來當防空洞。

然而,這並不妨礙布雷克還原奧斯威辛集中營:「我們搜尋奧斯威辛集中營檔案時,幸運地發現所有遭毀建物的藍圖,所以我們能重建它們。」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94歲的前納粹親衛隊成員漢寧,當時他在奧斯威辛集中營協助犯下 17萬起謀殺,今年六月遭判五年監禁。

路透社

法網恢恢  疏而不漏

今年六月,布雷克重新還原的奧斯威辛集中營3D影像,讓納粹親衛隊成員漢寧(Reinhold Hanning)被判五年監禁,漢寧當時協助殺害了至少 17萬人。

有了布雷克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影像,要抓住納粹戰犯不再遙不可及。許多高階納粹人士已經受到法律應有的制裁,然而,許多低階納粹親衛隊卻逃過審判。

都過了70年  還值得抓嗎?

專門抓捕納粹戰犯的檢察官隆梅爾說:「我們認為國家機器的每一個部分都很重要,即使是低階的納粹親衛隊人員都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常常有人會問,都已經離二戰 70年了還值得繼續抓戰犯嗎?但我認為這對德國來說仍然很重要,因為這些罪行是由國家所組織,我認為這是給法律機構的任務,讓我們去起訴這些罪行。」

post title

圖為納粹奧斯威辛集中營的 3D虛擬實境影像,每一棟建物的位置、高度等細節都經過反覆考證。

Photo: ImmedTech

害怕虛擬實境被亂用

布雷克提到,當戰犯審判結束,他創建的集中營虛擬實境影像有可能被放到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或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當然,我們得非常小心,我們擔心這些數據可能被偷或是被亂用」,像是用在電腦遊戲中。

重回犯罪現場不是夢

除了將虛擬實境影像用在抓戰犯,布雷克認為刑事司法系統未來也能多多仰賴虛擬實境來審判。

「我認為在 5-10年內,虛擬實境會變成警察的標準配備,不只在德國而是遍及全球,因為這是個讓人可以重回犯罪現場的方式,就算過了好幾年也一樣。」

上線時間:2016/11/21
增修時間:2016/11/23  修改用字,波蘭和集中營沒任何關係


延伸閱讀:《以色列總理:納粹大屠殺是巴勒斯坦人害的
波蘭和集中營沒關係 再說就罰坐牢三年
納粹同夥拿退休金 德國政府被砲轟

參考資料:
01 Virtual reality to aid Auschwitz war trials of concentration camp guards
02 Virtual reality helps Germany catch last Nazi war criminals
03 3-D Auschwitz model to help in last Nazi trials in Germ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