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梵谷消失的素描?藝術界吵成一團

by:泥仔
7522

若是突然找到過世已久知名畫家的作品,總會在全世界掀起旋風,然而,這些畫作的真偽也會引起各界討論,近日,一本突然出現的素描本,讓梵谷再次成為藝術界的話題中心。

post title

從未現在世人面前的荷蘭印象派大師梵谷的素描在近日被集結出版成《梵谷:在亞爾失落的素描簿》(Vincent van Gogh: The Lost Arles Sketchbook)一書,書中也解釋了每一張素描與梵谷日後畫作的關係。

路透社

找到梵谷真跡?

近日,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藝術史教授奧雀羅佛(Bogomila Welsh-Ovcharov)在巴黎召開記者會,稱她找到了荷蘭後印象派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 1888年到法國普羅旺斯(Provençal)旅行時留下的素描本,讓梵谷再次成為世界的焦點。

不抱期待的驚喜發現

奧雀羅佛曾辦過許多場梵谷特展,是國際公認的梵谷權威之一,頗負盛名的她吸引了許多人前來拜託她鑑定畫作,那些畫作可能是在閣樓、車庫被找到的海報、複印品,而奧雀羅佛就是在眾多「幫忙看一下」的經驗裡碰上了這本素描本。

奧雀羅佛提到她並沒有抱太大的期待,但是當她接過本子時完全震懾住了:「當我打開本子時,我的第一句話是:『不可能,簡直不可置信!』...我馬上就知道了(這是真品),我是有一點困惑,但我就是知道。」

你知道有那種會想大喊「噢我的天啊!」的時刻,我當時就處在那種時刻。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藝術史教授 奧雀羅佛
post title

圖為參與這場記者會的奧雀羅佛(中),世界級的梵谷專家皮克文斯(Ronald Pickvance,左一),出版商Le Seuil編輯康門特(Bernard Comment,右一)。

路透社

令人振奮地真跡大發現

隨著進一步的檢驗,奧雀羅佛越來越對這本本子的真實性感到興奮,她說:「梵谷每個筆順間的顫動、熱情,那些素描內的神態與筆觸是人們絕對無法複製出來的東西。」

「我從來無法想像可以發現這些東西,這對一個藝術史家的職涯來說絕對是顛峰。」

素描畫在商用帳簿上

他們根據素描本上的紀錄,推測這是亞爾某家咖啡廳的老闆借給梵谷作畫的商用帳簿,這本素描本被送還回來時就一直乏人問津地擺在書櫃一角,直到現在才重出於世。

這本長 40公分、寬 26公分的帳簿,一共收藏了 65頁梵谷的素描,當時歸還給店家的時候,上面還註記著:醫生雷(Dr. Felix Rey,梵谷的好友)把畫簿還了回來,還有一些空的橄欖罐跟毛巾。

透過素描一窺梵谷的想法

奧雀羅佛指出,1888年來到亞爾的梵谷,雖然飽受心理疾病折磨,但那個時期是他最多產、最樂觀的時候(也是梵谷在世的最後兩年),許多為大眾所知的經典作品也是在那個時候創作出來的,像《黃色房屋》、《星夜》、《夜間咖啡館》,奧雀羅佛相信,這些畫作都能與本子內的素描相對照,而透過素描,人們也能夠稍稍理解梵谷在構思時的想法與點子。

post title

一名男子正在瀏覽梵谷的風景畫,這幅畫稍後在紐約的秋季現代藝術拍賣中售出。在記者會的另一邊,梵谷博物館的專家們調查了這些素描的風格、技術和特點,他們認為這些素描畫出現了很顯著的錯誤,因而不相信這是真品。

路透社

梵谷博物館不買帳

儘管記者會上的消息令人振奮,但在記者會召開沒多久,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梵谷博物館也隨即發表聲明,否認素描本的真實性。

素描都假的?

梵谷博物館內擁有約 500張梵谷的畫作與 4本素描本,是世界上收藏梵谷作品最多的博物館。他們聲明館內的專家們早在 2008年就意識到這些素描的存在,他們仔細看過「其中 56張的高畫質翻拍照」,也花上許多年拿來和館內的畫作相比,認為這些素描不過是粗製濫造的仿冒品。

博物館也強調這些素描的筆觸「既單調、笨拙、又毫無神采」,而且素描本是使用棕色墨水作畫,但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任何人在梵谷的作品上找到這類墨水的蹤跡。

post title

在中國的街頭上,熙熙攘攘的人潮走過畫有梵谷名作「向日葵」的階梯。專家表示現在的贗品製作非常高明,有些人甚至會特別取得符合那個時代的顏料作畫。

路透社

編輯:歡迎大家抱持不同意見

對此,奧雀羅佛的編輯康門特(Bernard Comment)表示,他們隨後會針對博物館的批評一一回應,也歡迎任何一方的指教或討論:「我們並沒有改變心意,但也非常高興能看到每個人在看到畫作和書中的分析後,可以有自己的想法。」

真偽只用照片下結論

奧雀羅佛後來在接受《法國文化電台》訪問時,提到自己曾將素描本帶去與博物館的專家討論,但只帶回一場「很挫敗的討論經驗」,她後來才知道在 2008年與 2012年博物館早就根據翻拍照下了定論。

post title

造訪巴黎奧賽美術館的遊客,拿起手機拍下梵谷的自畫像。來自荷蘭的梵谷為荷蘭帶來大筆觀光財,也是許多人對荷蘭的第一印象。

路透社

贗品太厲害  真假畫作難辨

針對這樣意見分雜的辯論,倫敦藝術大學的藝術教授法辛(Stephen Farthing)對此表示理解,畢竟現階段人們還沒有什麼方法,可以百分之百的辨識出作品是由誰完成,他提到現在有太多贗品製造者知道要怎麼矇騙鑑賞人的眼睛。

就像一名博物館負責人在受訪時所提到:「這(鑑賞)並不完全是科學的,而且我們有時也會犯錯,但這種犯錯會產生問題,並危害到我們的專業。」

一切真的很難說

倫敦藝術大學的藝術教授法辛則是對素描本的真偽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他說:「如果這真的是梵谷的真跡,那他的筆觸比我想像得還要輕很多...梵谷因為受身心狀態影響,在畫畫的時候總是很用力。」

然而,法辛也認為偽造素描本是很罕見的事情,他認為如果想靠偽造素描本賺錢,就還得根據素描圖再偽造出一幅畫才有辦法得利。不過他最後表示這一切還是很難說,搞不好有人是想向梵谷致敬,所以才會製成這本素描本。

上線時間:2016/11/23
增修時間:2016/11/25 更正錯字


延伸閱讀:《百年來我們注視梵谷的「星空」 直到現在才了解真相
放開那國寶! 澳洲政府不讓經典畫作帶出國
荷蘭人真的很小氣嗎?【地球幫你問】荷蘭歷史文化篇

參考資料:
01 Van Gogh: Dispute over sketches book
02 Van Gogh Museum disputes newly discovered sketchbook
03 Newly discovered 'Van Gogh' drawings labelled imitations by museum
04 Mystery thickens over whether Van Gogh 'notebook' is re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