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當局不能說的秘密:黑資料

by:徽徽
14406

在俄國,有個字是當局運籌帷幄下大家都知道的秘密,那就是專門用來攻擊對手的「黑資料」。

post title

近日,俄文「компромат」一字受到大家的關注,這個字所指的就是專門拿來攻擊抹黑對手的「黑資料」。

Photo: Jason Grey

不體面的材料

近日,俄文「компромат」一字成了媒體焦點,這個字由俄文的「不體面」(компрометирующий)和「材料」(материал)組合而成,意指各式各樣能拿來攻擊或抹黑對方的「黑資料」,通常是某人私下見不得光的性愛影帶或是相關錄音。

川普要小心了!

美國準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最近就收到一份報告,裡面寫到俄國收集了他許多「黑資料」,準備等他上任後開始對付他,其中包含他在 2013年造訪俄國,於飯店召妓的影像等,但這些都未經證實。

俄國駁斥指控

面對外界指控俄國當局打算發起「黑資料」攻擊,總統府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駁斥這些說法,表示這是外界企圖破壞美俄關係的手段,他說:「俄國當局並沒有收集『黑資料』。」

post title

使用黑資料的傳統可以回溯到蘇聯時期,當時政商界重要人物都有被建檔。圖為蘇聯時代KGB使用的工具。

Photo: Mashable.com

為當局的利益而生  在俄國司空見慣

然而,「黑資料」這種手段在俄國早已司空見慣,它們為當局的利益而生。根據英國前駐俄大使布倫頓(Tony Brenton)的經驗,「黑資料是俄國做事的方法之一,情報單位收集針對個人的黑資料,然後在有利可圖時使用它。」

這種手段使用之廣泛,讓外國駐俄外交官在派駐時都會收到警告,要他們小心防範。

「俄國很有可能會收集美國政治人物的黑資料。無論如何,我認為這些黑資料不太可能落到西方之手。」

可以回溯到蘇聯時代  政商人士都有檔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俄國和歐亞大陸計畫負責人尼克西(James Nixey)表示,俄國用金錢和性愛有關的黑資料去操縱人心的傳統,可以回溯到蘇聯時代。

「事實上,幾乎每個人都有被建檔,幾乎每個在政商界重要的人物到俄國時,都有個秘密檔案。」

「其他地方也會這樣做,但不像俄國為了政治或金錢利益這樣利用。」

post title

俄國總統普亭早年任職KGB,對他而言,收集對手的黑資料再自然不過。

路透社

事關生存  不收集不行

英國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資深研究人員沙堤亞琴(Igor Sutyagin)表示,要想了解「黑資料」,一定得先了解俄國的政治文化。

「俄國政治人物掌握所有他們那個小圈圈成員的黑資料,可說是基本配備,這事關生存,」沙堤亞琴接著說:「(收集黑資料)不僅僅是可能而已,這再正常不過。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就生在這樣的環境下,對他而言收集黑資料非常自然。」

就像一台吸塵器  

在蘇聯時代,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是收集黑資料的好手,俄國總統普亭早年曾任職於KGB。

曾任職於KGB轉型後的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的上校古道夫(Gennady Gudkov)表示,直至今日,當局仍不放棄用黑資料威脅對手。

「不用懷疑,我們收集黑資料...在俄國政府中有成堆的黑資料,所有的安全機構中都有,」反對普亭的古道夫接著說:「通常,情報單位會收集每個人的資訊,就像一台吸塵器一樣,把任何東西和一切都收集起來。」

post title

據傳俄國手上握有川普的黑資料,面對這樣的傳言,川普表示子虛烏有,俄國方面也嚴正駁斥。

路透社

川普:這是騙人的玩意

而相傳將被黑資料攻擊的川普,他再三表示俄國用黑資料攻擊他這件事子虛烏有,「這是騙人的玩意,這根本沒有發生」。不過,川普也在記者會上首次提到,他認為俄國要為駭入民主黨內部網路負責。

誰會對當時的川普有興趣?

俄國聯邦安全局前局長柯瓦洛夫(Nikolai Kovalyov)表示,2013年川普為了舉辦環球小姐選美大賽時曾造訪莫斯科,當時他們並沒有蒐集川普的黑資料。

「誰會對一個來這裡舉辦選美比賽的男人有興趣,想到要收集他的黑資料?」柯瓦洛夫表示:「根據我的專業經驗,我可以告訴你俄國沒有這樣的行為。」

然而,英國皇家聯合服務研究所國際安全研究主任艾爾(Jonathan Eyal)表示,俄國情報單位不可能不在川普造訪當地時,趁機蒐集他的黑資料。

post title

2015年3月,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街頭,拿著印有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頭像的海報,共同紀念這位為俄國帶來改變的鬥士,相傳他曾遭黑資料攻擊,導致反對派內鬨。

路透社

黑資料影響力有多大?

究竟,黑資料的用途有多廣?影響力又有多大呢?

一捲性愛影帶  重創總統可能人選

2016年3月,離俄國國會大選只剩 5個多月,一捲模糊的性愛錄影帶在受當局控制的NTV上播放,其中的主角是反對普亭甚鉅的前俄國總理卡西亞諾夫(Mikhail Kasyanov)。

卡西亞諾夫原本被外界視為一匹黑馬,認為他可以帶領在野黨在 2018年俄國總統大選時挑戰普亭。然而,這捲卡西亞諾夫出軌的錄影帶讓卡西亞諾夫的政黨內部產生分裂,從那時他的聲勢便一路下墜。

反對黨領袖之死

2015年,向來被普亭視為眼中釘的俄國著名反對黨領袖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在莫斯科市中心遭謀殺身亡。原本兩天後要參加示威遊行的他,再也沒辦法和反對政府的夥伴們一起監督政府。涅姆佐夫的死也引起對幕後黑手的大量揣測。

錄音檔讓反對派分裂

早在之前,當涅姆佐夫舉辦一系列抗議當局的示威遊行時,和當局關係密切的Life News網站便釋出了涅姆佐夫的錄音檔,音檔中可以聽到他用言語侮辱其他著名的反政府人物,這捲音檔破壞了反對派內部的和諧。最後,涅姆佐夫出面表示音檔的某些部分是假的,但某些部分是真的。

post title

在諜報工作中,收集對手的黑資料是基本中的基本,當局可以利用該資料不做聲地威脅目標。

Photo: Roberto Rizzato

所有諜報工作的基本

無論如何,上述都被懷疑是俄國當局收集的「黑資料」達成打擊反對派的目的。「黑資料是所有諜報服務工作的基本,對行動來說獲取情報很重要,包含政治上的操作。」前國會議員和KGB人員康多洛夫(Alexei Kondaurov)說。

暗地偷偷威脅人  沒曝光才叫有用

雖然上述例子都上了國際頭條,但英國前駐俄大使布倫頓和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俄國和歐亞大陸計畫負責人尼克西表示,大部分黑資料都在暗地中運作,不作聲地威脅目標。

「大部分來說,資料只有在沒被使用時才有用,」尼克西接著說:「從本質上來看,最有用的資料就是我們沒有聽過的資料。」

俄國之所以有專有名詞來指稱黑資料,正體現了利用黑資料這種行為在俄國有多全面。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人員  尼克西

延伸閱讀:《相愛相殺 川普是俄國人最棒的「腹黑友」
為什麼電影裡的壞蛋都是俄國人?
為什麼經濟崩盤 俄國人還是一樣愛普亭?

參考資料:
01  Russia says it doesn’t gather dirt on others, but history of ‘kompromat’ says otherwise
02 Compromising Material Appears Frequently in Russian Politics
03 What is Komprom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