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官員前秘書去世 坦承沒有罪惡感

by:泥仔
34930

彭姆希爾是少數跟納粹德國高層有密切聯繫,而且還活在世上的人之一,不過彭姆希爾已經在今年 1月底過世,享年 106歲。談及為納粹工作的過往,她認為自己從不需要為什麼事道歉。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月底過世的彭姆希爾,她在納粹垮台前曾為納粹工作了 3年。

Photo: Documenting Anti-Semitism

是戈培爾的前秘書

彭姆希爾(Brunhilde Pomsel)是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前秘書,並和戈培爾一家私交甚篤,她為戈培爾工作了 3年,直到納粹德國瓦解。

曾一同進入地堡

當蘇聯在 1945年4月逼近柏林時,彭姆希爾與戈培爾和其他納粹高官一同躲入地堡(Vorbunker),並與前往元首地堡(Führerbunker)的希特勒訣別。

不過彭姆希爾直到看到報導,才知道戈培爾後來在地堡毒殺了自己的 6個孩子,並與妻子一同自盡。

最近似道歉的一段話

在拍攝紀錄片《德國人的一生》(A German Life)時,彭姆希爾形容這件事讓她深感震驚,並說:「我永遠不會原諒戈培爾對世界做了什麼,還有他居然謀殺了自己無辜的孩子。」

《衛報》形容,這段話可能是彭姆希爾作為納粹底下的螺絲釘,最近似於道歉的一段話。

post title

圖片右二即為戈培爾,他在納粹德國時期擔任宣傳部部長,被稱為「宣傳的天才」。談及自己的前上司,彭姆希爾說戈培爾是個長的很好看的男人,不過有點矮,她提到戈培爾總是把自己打理的很好、很注重儀表,但有點傲慢。

Photo: wiki commons

圖為當時的美國國會議員巴克利(Alben William Barkley)前往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畫面。

Photo: wiki commons

強調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作為戈培爾的秘書,她說自己主要的工作是處理各種行政庶務,像是統計有多少德國士兵被殺、有多少德國婦女被蘇聯紅軍強暴等等,但彭姆希爾在這 70年來不斷強調,自己除了在戈培爾的辦公室打字,從來沒有做過其他事情,而且她什麼都不知道。

知道集中營  不知道毒氣室

「我們知道布痕瓦爾德(Buchenwald,德國最大的勞動集中營)的存在,」她在與《時代雜誌》的訪談中說道:「我們知道這是個集中營,我們知道猶太人會去那邊。我也曾目睹猶太人從柏林被驅逐出境。」

不過彭姆希爾表示其他人曾告訴她,那些被驅逐的猶太人是被趕到德國東部,為了填補因為人民逃難而空出大半的土地。

當《衛報》向彭姆希爾問到毒氣室和火葬場時,她說:「我知道人們永遠不會相信我們——但是大家總覺得我們什麼都知道,事實上我們什麼都不知道。這些事情被當作最高機密。」

直到納粹垮台才知道大屠殺

彭姆希爾說直到納粹垮台,她從監獄被釋放後,才知道有關猶太人大屠殺的事情。

我們相信這一切,我們接受這一切,所有事情聽起來都合情合理。

戈培爾前秘書 彭姆希爾
post title

圖為英國塗鴉畫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平凡的邪惡的平庸性》(The Banality of the Banality of Evil),用來與德國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提出的理論《平凡的邪惡》相照應。漢娜鄂蘭指出,邪惡並不一定是像希特勒那樣瘋狂,當一般人被動地執行上層交代的工作而不多加思考時,也是一種邪惡的展現,也就是這種「不思考的邪惡」堆積出大屠殺的悲劇。各界對班克斯的畫作要展現的意涵有多方討論,卻一直沒有定論。

Photo: Classic-Contemporary Art

是份優渥的工作

彭姆希爾形容自己為戈培爾工作是件「蠢事」,但她說自己打字速度很快,而且秘書的薪資又很高,當時「只有傳染病才能阻止自己去當戈培爾的秘書」。

就像其他德國人一樣

彭姆希爾堅持自己不反抗納粹政權的行為就和其他德國人一樣:「現在這些人會說,當時他們應該起身對抗納粹,我相信他們說的是真心話,但是相信我,當時誰也做不到。」

不認為自己有罪

因此,彭姆希爾從不認為自己需要為任何事情道歉,她在紀錄片裡說道:「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罪,除非你譴責所有的德國人,譴責他們賦予政府全權控制權這件事情,這樣就會責備到所有人,包含我。」

post title

圖為彭姆希爾與紀錄片《德國人的一生》劇組一同參加慕尼黑影展的畫面。

Photo: Filmfest München

彭姆希爾:現在輪到我來談

去年 6月,一部以彭姆希爾為主角的紀錄片《德國人的一生》上映,在 113分鐘長的影片中,彭姆希爾花了 30分鐘談及她為納粹工作時的大小事。

對此,彭姆希爾曾提到她覺得有點緊張,不過她說:「很多媒體、小說家用他們的觀點紀錄事情,現在輪到我了。」

曾經的戀人是猶太人

不過有些仍是紀錄片沒有紀錄到的。紀錄片導演梵根薩爾(Florian Weigensamer)提到,彭姆希爾一直到過世前才透露了關於自己的私人往事,他說:「彭姆希爾告訴我們,她過去的戀人基西巴赫(Gottfried Kirchbach)是名猶太人,基西巴赫後來逃到荷蘭,一開始彭姆希爾很常去探望他,直到基西巴赫告訴彭姆希爾自己會危害她的安危,擔心納粹政權已經盯上她。」

「她後來再也沒有看到基西巴赫,當時的醫生認為彭姆希爾肺部疾病太嚴重,因此建議她把小孩拿掉。」

post title

每年 1月27日是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在今年的紀念日,從大屠殺生還的倖存者也重新回到奧斯威辛集中營,悼念所有在大屠殺中身亡的受害者。

路透社

直到晚年  都對自己很坦承

導演梵根薩爾說就算到晚年,彭姆希爾依然沒有展現一絲罪惡感,他說道:「彭姆希爾到最後都對自己非常坦承,她只看到自己的人生軌跡,從來沒有把自己的經歷擺在社會背景或歷史脈絡中。」

消失的知己是例外

唯一的例外或許是猶太人洛文塔爾(Eva Löwenthal)的失蹤,洛文塔爾是彭姆希爾的好知己,而一直到 2005年,彭姆希爾到猶太人屠殺紀念館詢問,才知道洛文塔爾在 1943年被送到奧斯威辛集中營(Auschwitz),並在 1945年被宣告死亡。

導演梵根薩爾說彭姆希爾談及此事,曾說自己對「那些應該多花點心思照顧的人」感到愧疚。


延伸閱讀:《信仰不和蘇聯一起解體 那些逐漸老去的史達林粉絲
虛擬實境抓納粹戰犯 德專家還原納粹集中營
家和萬事興 差點毀掉諾曼地計畫的思鄉老婆

參考資料:
01 Joseph Goebbels' secretary, Brunhilde Pomsel, dies aged 106
02 Top Nazi propagandist Goebbels' secretary dies at 106
03 Brunhilde Pomsel, Goebbels’s Secretary and Witness to Nazis’ Fall, Dies at 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