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法庭:荷蘭軍隊需要為「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負上30%的責任

by:泥仔
17316

1995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城市斯雷布雷尼察發生大屠殺,造成 8,000名平民死亡,是歐洲大陸在二戰後最嚴重的種族屠殺事件。上周二,海牙國際上訴法庭維持了 2014年的裁定,認為當時的聯合國維和部隊必須為「知道但沒作為」的舉動負起部分責任。

post title

一名婦女在他兒子的棺木前哭泣。照片拍攝於 2005年,當時有 610具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遺體被發現並準備被下葬,這些棺木下葬的地方已經埋有另外 1,300具受害者遺體。

路透社

從獨立問題延伸出的戰爭

1992年 3月到 1995年間,克羅埃西亞人、波士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因為從南斯拉夫聯邦獨立問題發生歧異,進而導致多方戰爭,當時聯合國將城市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劃為安全區域,並在當地派駐了 200名的荷蘭維和部隊。

5000人從安全區被送走  其中300人被殺

1995年 7月,塞族共和國在將軍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的指揮下進軍聯合國安全區域,當時安全區域內大概有五千名波士尼亞人,營區外則聚集了另外數千名波士尼亞難民,希望可以進入安全區域接受維和部隊保護。

眼見營區能負擔的難民數量嚴重超支,眼前又有步步逼近的塞族共和國軍隊,荷蘭維和部隊決定驅逐/撤離營區內 5,000多名波士尼亞人(編註),進而導致其中 300名波士尼亞男子遭到塞族共和國軍隊殺害。

二戰後  在歐洲本土最嚴重的屠殺

總的來說,在短短五天內,斯雷布雷尼察一共有 8,000名波士尼亞穆斯林被殺、折磨,其中大部分是男性、小男孩,部分女性則遭到性暴力對待。這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歐洲本土發生最嚴重的種族屠殺事件。2002年,荷蘭政府因為未能保護難民而退出了維和部隊的任務。

編註:關於這部分,BBC描述荷蘭維和部隊將 5,000多名波士尼亞人交給塞族共和國,以換取 14名遭到塞族共和國軍隊俘虜的荷蘭士兵。《路透社》則描述這些人是被迫撤離到另一個荷蘭軍營,並在路途中遭遇了塞族共和國的軍隊。

post title

圖為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與鄰國位置,粉紅色星號處則是發生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地方。

路透社
post title

1995年 7月,部分波士尼亞人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護送下,正在前往另一個軍事基地的路上。當時塞族共和國以波士尼亞軍隊對塞族平民的殺戮為由,攻擊了波士尼亞平民。

路透社

今年會對下令者做出裁決

超過 20人被控需要為此屠殺結果負責,其中包含數名塞族共和國的將軍。當初下令進軍的姆拉迪奇則在 2011年被捕,他被引渡到海牙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受審,預計在今年會做出裁定。

受害者家屬對聯合國、荷蘭政府不滿

受害者家屬則組成團體「斯雷布雷尼察的母親」(Mothers of Srebrenica)控告荷蘭、聯合國未盡保護責任,最終導致他們的親屬遭到殺害。

聯合國因為具有外交免責權不被起訴,荷蘭政府則因此進入了訴訟程序,2014年,海牙國際法庭已經做出判決,海牙上訴國際法庭則在上周二(27)決定維持原判。

post title

2017年 2月,一名前荷蘭籍維和軍人走在大屠殺紀念碑前方,仔細閱覽上頭的受害者名字,畫面遠方則是這些受害者被安葬的地方。

路透社

「這些人的生存機會被剝奪」

在判決結果中,主審法官謝勒斯(Gepke Dulek-Schermers)指出,荷蘭士兵「知道或是應該知道這些(波士尼亞)男子不僅是被排除在(營區)外...而是被放在會遭折磨甚至行刑的真實危險中...當這些男子被要求離開營地時,他們生存的機會就此遭到剝奪。」

荷蘭士兵可能也無能為力

不過法庭也指出,以當時的人力情況來說,荷蘭士兵可能怎麼做都無法阻止營區內的波士尼亞男性被帶走。

活下來的機會是30%

但是法庭估計這 300人本來有「30%的機會」能夠存活下來,因此荷蘭政府雖然要依據受害者家屬聲請支付賠償金,但最多只需要賠償聲請金額的 30%。

全案仍可上訴,至於損害賠償的範圍將由受害者家屬與荷蘭政府另行討論。

軍隊沒有辦法保護所有人

此外,針對那些本來不在營區內,最後遭到塞族共和國軍隊殺害的另外 7,000名波士尼亞男性,法庭認為荷蘭軍隊不可能保護到軍營外的人們,裁定荷蘭軍隊不需要為此負責。

post title

2007年,聯合國最高法庭認為塞爾維亞(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鄰國)不需要為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負責,但它仍有不阻止大屠殺的過失。消息傳出後受害者家屬難掩失望情緒,他們所處的房間牆面貼滿了受害者們的照片。

路透社

受害者家屬:這樣不對

對此,受害者家屬所組成的團體「斯雷布雷尼察的母親」的負責人蘇芭絲琪(Munira Subasic)說:「這非常不公正。荷蘭政府應該對我們這些受害者負責,因為他們本來應該透過把我們安置在安全區域,來確保我們所有人的安全。」

荷蘭政府:要負責的是塞族共和國

在判決後,荷蘭內政部發言人梅傑(Klaas Meijer)表示他們會仔細審視上訴結果,並說:「我們的立場一直都是塞族共和國軍隊需要為這起悲劇負責,而且這樣的立場將不會改變。」

執行「不可能的任務」 士兵要申請創傷賠償

代表 200名荷蘭士兵的律師魯佩地(Michael Ruperti)則說,他的客戶打算向荷蘭政府申請賠償,因為他們被派去進行了「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而且這樣的情況讓他們後續飽受創傷所苦。

魯佩地表示他們打算「象徵性地」為每一名士兵爭取 2萬2,000歐元(折台幣約 76萬元)的賠償,或是自從大屠殺發生後,一年 1,000歐元(折台幣約 3萬4,000元)的賠償金。

post title

2016年 6月的大屠殺大型葬禮上,人們一同把棺木抬到目的地。直到現在,確切的死亡人數依舊不明。

路透社

對未來的派遣任務產生影響

《路透社》指出,涉及聯合國維和部隊作為的法律訴訟非常罕見,阿姆斯特丹維也納大學國際安全講師史博蒂克(Lenneke Sprik)則表示,這項決定「對未來執行任務的維和部隊以及國家責任法來說非常重要」,而且裁決結果很可能會成為阻止各國派遣維和部隊參與任務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