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尼亞戰犯 當庭喝毒藥自殺

by:徽徽
16868

周三(29),前克羅埃西亞國防委員會指揮官普拉利亞克在荷蘭海牙戰犯法庭上聽到自己被判 20年徒刑後,拿起裝著毒藥的咖啡色小瓶子一飲而盡,隨後送醫不治身亡。

post title

由於審判全程直播的關係,許多民眾都看到了前克羅埃西亞指揮官普拉利亞克當庭喝毒藥自殺的畫面。

路透社

打造單一種族國家

1990年代在南斯拉夫,時任克羅埃西亞國防委員會指揮官的普拉利亞克(Slobodan Praljak)帶領軍隊針對波士尼亞穆斯林進行種族清洗,為的是打造一個由波士尼亞克族統治的單一種族國家。

「我不是罪犯」

在聯合國主持的前南斯拉夫國際戰犯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ICTY)上,法官宣判普拉利亞克得為他在戰爭中的所作所為服上 20年徒刑時,普拉利亞克當著攝影機的面生氣地對著法官大喊:「普拉利亞克不是罪犯,我拒絕接受你的判決。」

「我剛剛喝下了毒藥」

緊接著他拿起咖啡色的小瓶子一飲而盡,喝完後說:「我剛剛喝下了毒藥,我不是戰犯,我反對這個判決。」隨後現場陷入一片混亂,法庭人員趕忙將普拉利亞克送醫,然而他送醫後不治身亡。

影片中可以看到,普拉利亞克喊完冤後拿起手上的咖啡色小瓶子一飲而盡,隨後跟大家說他剛剛喝下去的是毒藥。

怎麼把毒藥帶進來?

接下來,法庭準備開始調查,究竟普拉利亞克是怎麼在戒備森嚴的情況下取得毒藥,他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毒藥帶進法庭。

安檢就像機場一樣

一名在戰犯法庭上幫被告辯護的律師表示,事實上要把毒藥帶進法庭很容易。

來自塞爾維亞的律師菲拉(Toma Fila)說,戰犯法庭對律師和其他法庭成員的安檢就像機場安檢一樣:「他們會檢查金屬物品,像是皮帶、錢幣、鞋子,以及拿走手機。但是藥丸和小瓶液體不會被拿走。」

post title

圖為被普拉利亞克下令破壞的莫斯塔爾古橋,這座古橋在 2004年重建完成,重新對大眾開放,它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遺產。

Photo: Bert Kaufmann

戰爭開打前是一名導演

在波士尼亞和克羅埃西亞的戰爭開打前,普拉利亞克是一名電影導演和作家,他在克羅埃西亞於 1991年獨立後從軍,一路當到克羅埃西亞國防委員會指揮官,負責在波士尼亞戰爭中指揮調度軍力。

下令轟炸和圍城  破壞人類文化遺產

當時,普拉利亞克下令轟炸和包圍現在位於波士尼亞和赫塞哥維納的城市莫斯塔爾(Mostar),也因為他的命令,克羅埃西亞軍隊摧毀了 16世紀興建的莫斯塔爾石橋,破壞了人類歷史上重要的文化遺產。

身上揹了好幾條罪

因此,普拉利亞克身上也像其他戰犯一樣,揹了好幾條罪。雖然法官並沒有對所有罪名定罪,但這還是無法改變普拉利亞克要服 20年徒刑的事實。

post title

當時,住在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的波士尼亞穆斯林們舉家逃難,許多女性在這場屠殺中失去家中所有男性成員。

路透社

發生在 1992-1995年的波士尼亞戰爭,造成 10萬人死亡,220萬人流離失所,主要是波士尼亞塞族人和波士尼亞穆斯林交火,但也可以看到波士尼亞克族人和波士尼亞穆斯林間對打。圖為埋有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受害者的亂葬崗。

路透社

不只塞爾維亞  克羅埃西亞也有罪

這一場審判也重新讓外界關注克羅埃西亞在波士尼亞戰爭扮演的角色。1992年 3月到 1995年間,克羅埃西亞人、波士尼亞人和塞爾維亞人因為從南斯拉夫聯邦獨立問題發生歧異,進而導致多方戰爭,然而克羅埃西亞先前在波士尼亞戰爭中的罪行常常被忽略。

過去 24年來,戰犯法庭大部分都在審判塞爾維亞在波士尼亞戰爭中犯下的罪行。上周,前塞族共和國將軍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才因犯下種族滅絕、戰爭罪和違反人道罪,被判處終身監禁。

屠殺波士尼亞穆斯林  八千人死亡

1995年 7月,塞族共和國在姆拉迪奇將軍的指揮下進軍聯合國安全區,血洗當地的波士尼亞穆斯林,造成 8,000名平民死亡,是歐洲大陸在二戰後最嚴重的種族屠殺事件。

為了搶奪土地  圍捕非我族類

與此同時,克羅埃西亞在前南斯拉夫瓦解後,為了搶奪波士尼亞的土地,也對當地民眾進行殘忍的種族清洗,圍捕非克族男子,將 1萬人打入大牢,非克族女子也遭到虐待和強暴,有的還被殺害。

成千上萬人逃離家園

克羅埃西亞殘忍的種族清洗行動讓成千上萬人不得不逃離家園,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波士尼亞穆斯林,但也有少數塞爾維亞人和羅姆人受到波及。

post title

1996年2月,波士尼亞總統伊澤特貝戈維奇(Alija Izetbegović,左)、克羅埃西亞總統圖季曼(中)和塞爾維亞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sevic,右)正在討論 1995年12月14日簽訂的《岱頓和平協定》(The Dayton Peace Accord),這份協定為長達三年多的血腥波士尼亞戰爭畫下休止符。

路透社
post title

當普拉利亞克自殺的消息傳回國內,人們點起守夜的燈火,掛起印有普拉利亞克照片的旗幟悼念他的逝世,旗幟上寫到「你的犧牲不會被遺忘」。

路透社

已經有戰犯被判刑

在普拉利亞克被國際戰犯法庭判刑前,和他一樣同屬於克羅埃西亞戰犯六人組的克羅埃西亞軍事指揮官普爾利奇(Jadranko Prlić)被判 25年徒刑,而克羅埃西亞國防部長斯托伊奇(Bruno Stojić)則被判 20年徒刑。

克國總統:挑戰判決

當普拉利亞克服毒自殺的消息傳回克羅埃西亞,克羅埃西亞總理普蘭科維奇(Andrej Plenkovic)譴責戰犯法庭的判決,並承諾會挑戰這項判決,他也對普拉利亞克的家人表達哀悼之意。

自殺是最光榮的行為

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主席團成員喬維奇(Dragan Covic)則表示,普拉利亞克的自殺是「最光榮」的行為。

前克羅埃西亞總統圖季曼(Franjo Tuđman)的兒子米羅斯拉夫(Miroslav Tuđman)表示,普拉利亞克服毒自殺「是出於他的道德立場下的結果,他不能接受和正義或事實無關的判決」。前克羅埃西亞總統圖季曼和普拉利亞克一樣也被視為波士尼亞戰爭中的戰犯,他在 1999年過世。


延伸閱讀:《8000穆斯林遭屠殺 國際法庭判前塞國總統40年徒刑
波士尼亞尋骨人 讓大屠殺受害者安息
國際法庭:荷蘭軍隊需要為「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負上30%的責任

參考資料:
01 Bosnian ex-general Slobodan Praljak drank poison after being convicted of war crimes in the Hague
02 Croatian War Criminal Dies After Swallowing Poison in Court
03 Bosnian Croat war criminal dies after taking poison in UN courtr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