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除幽靈公務員 阿根廷國會瞄準「小糰子」

by:徽徽
6536

近日,阿根廷國會引進了新的生物辨識科技簽到系統,要來打擊被稱為「小糰子」、拿錢不做事的幽靈公務員。

post title

對在阿根廷國會中工作的公務員來說,有的同事就像幽靈一樣,唯有發薪日才見得到。

Photo: THOR

每天按指紋簽到

根據阿根廷《國家報》的報導,阿根廷國會近日引進了生物辨識科技簽到系統,要求公務員每天上班都要按指紋簽到,藉此管控公務員的出席率,結果它們發現有將近 200名幽靈公務員曠職,而且又找不出適當的解釋。

準備開除幽靈公務員

於是,當局準備開除其中的 160名幽靈公務員,而有 30名幽靈公務員接到他們曠職的證據後決定自請離職。

post title

圖為「玉棋」,這是一種來自義大利的傳統食物,通常由馬鈴薯、太白粉和麵粉製成,吃起來就像小糰子般別具風味。

Photo: Ruth Ellison

拿錢不做事  被稱作「玉棋」

在阿根廷,這種拿錢不做事的幽靈公務員被稱作「玉棋」(gnocchi),玉棋是一種很受當地歡迎的馬鈴薯糰子,最早由義大利移民帶進阿根廷。

傳統上,當地的義大利移民會在每月的 29號吃「玉棋」,而 29號正是當局發薪給公務員的日子,幽靈公務員常常忘了進辦公室,但他們絕對不會忘記在 29號這天進辦公室領薪水支票。

新政上路  走廊人擠人

自從阿根廷國會安裝了新簽到系統後,《國家報》寫到:「國會的走廊被公務員淹沒,附近的咖啡廳也人擠人,過去很久沒看到的臉也出現了。」如果想要拿到薪水,公務員必須天天準時按指紋。

post title

圖為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他曾遭現任總統馬克里批評,為了政治考量讓國家在公務員開支上有增無減。

路透社

向幽靈公務員宣戰  打造精簡公部門

自從 2015年12月阿根廷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上台以來,他就開始對幽靈公務員宣戰,他的政府也開除了數以千計的幽靈公務員,兌現了他在選舉時的承諾,那就是打造一個更精簡的公部門,不雇用不做事的公務員。

出於政治考量用人

馬克里說:「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為政治活動服務的國家。」根據馬克里政府的統計,有大約 6%的公務員是出於政治上的考量被聘用。馬克里先前也痛批前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為了討好政治上的支持者讓國家在公務員開支上有增無減。

post title

圖為阿根廷總統馬克里,他上台後有將近兩萬多名國家雇員被開除。

路透社

質疑總統別有用心

然而,工會質疑阿根廷總統馬克里別有用心,認為他表面上開除幽靈公務員,事實上是想要大幅裁員減少國家開支。此外,他們也質疑馬克里對幽靈公務員的定義。

總統上台後  兩萬多人被開除

工會和勞工代表表示,自從馬克里上台後,有將近 2萬5,000名國家雇員失業。

post title

2016年1月,抗議阿根廷當局縮減公部門人力的民眾來到國會前,當場煮「玉棋」給路人吃。

路透社

街頭抗議  煮「玉棋」給路人吃

2016年1月,憤怒的公務員到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抗議,他們聚集在總統府外的廣場煮「玉棋」發送給路人。當時,被開除的國家雇員遍及政府機構和國營事業,包含勞動部、社會發展部、內政部、司法部、農業部、外交部和交通部等 90個單位都有人被開除。

「我不是幽靈公務員」

當時被基什內爾文化中心(Centro Cultural Kirchner)開除的嘉巴(Fernando Gaba)說:「我不是幽靈公務員,這真的很傷人。」嘉巴和另外 600名同事都在年初不久接到了被開除的壞消息。

「我們是專業人士,而且我們在每一個領域都從事藝術工作,這點讓我們成為勝任這份工作的不二人選。我們通過了大規模的選拔過程,不過這並沒有公開,我們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我們的履歷是最好的。」

看到Twitter才知道失業

結果,嘉巴和他的同事在Twitter上發現自己被公關媒體負責人隆巴迪(Hernan Lombardi)給炒掉了。嘉巴說:「他在Twitter上把我們全都炒了,我們是看到了他的Twitter才發現我們不再是員工,這一點都不尊重人,這是一種嘲弄。」

這一次受到各方支持

無論如何,根據La100新聞網站的報導,近日阿根廷國會裁撤幽靈公務員的舉動受到各方支持,連國會人員協會(APL)工會都認同政府的決定。


延伸閱讀:《坦國開除 1萬名「幽靈公務員」
中國史上最大裁員 180萬人將失業
「我被公司背叛了」 日本要改年資文化

參考資料:
01 Argentina's parliament sacks 'gnocchi' phantom workers
02 'I Am Not a Ñoqui' – The Story Behind the State's Mass Layoffs
03 Argentina's Fired Workers Say 'We Are Not Gnoc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