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活得有尊嚴 澳洲科學家飛往瑞士尋求安樂死

by:時時
8610

近日,一名號稱澳洲年齡最老的科學家飛抵瑞士,這趟行程對他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決定──他沒有辦法留在澳洲尋求安樂死。

post title

古德在上個月 4號剛過 104歲生日,而這將會是他最後一次的生日。

Photo: ABC Perth

「我很高興能抵達。」

周二(8),澳洲知名的植物學家兼生態學家,也是號稱最老(104歲)的科學家古德(David Goodall)抵達瑞士巴塞爾(Basel)機場,他說:「我很高興能抵達。」

對於古德來說,這是一趟有去無回的旅行,因為他是來瑞士尋死的。

古德在飛抵瑞士機場後,接受媒體的訪問。

老人家也需要應有的權利

古德說:「我的感覺是,像我這樣的老人家應該要有完整的公民權利,包含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的權利」、「我想傳遞的訊息是,人們一旦超過 50或 60歲,就應該有權利選擇自己是否要繼續活下去。」

post title

圖為在電腦前辦公的古德。他所任教的大學曾一度因為擔心他行動不便,打算撤銷他在大學的教職。

Photo: Republica

年事已高  大學希望他退休

2016年,古德任教的伊迪斯科文大學(Edith Cowan University)因為擔心已屆高齡的古德每天通勤會有風險,打算撤銷他的職務,但古德拒絕從學校退休。

最後在各界壓力下,伊迪斯科文大學撤銷了要將古德撤職的決定,但他們將古德換到其他的校區,從事幕後的研究職。

這件事情曾一度成為澳洲新聞頭條。

醫生:不適合搭大眾運輸工具

去年,古德在自家臥室裡倒下,但一直到兩天後才被人發現、送醫。醫生表示,他們認為古德已經 103歲,不適合繼續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上、下班。這件事情發生後,古德也在去年正式辭去伊迪斯科文大學的教職。

行動越來越不便

古德說,他對於自己的生活還算滿意,但從去年起他的行動越來越不方便,必須要以輪椅代步之後,他變得沮喪。

他說:「對我來說去年(的生活)不甚滿意,因為我不能做任何事情,我不能去旅行,甚至連使用大眾運輸工具都不行。」

post title

圖為年輕時候的古德。上個月,他表示自己想要尋求「自願性安樂死」,但這在澳洲是非法的。

Photo: Dion Georgopoulos Photography

想要安樂死  卻不能留在澳洲

上個月,古德教授表示自己的生活品質已經惡化,他想要尋求「自願性安樂死」(voluntary euthanasia),但是他在澳洲並不符合安樂死的資格。

1995年,澳洲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由立法機關認可自願性安樂死的地區,但這項決議在 1997年被澳洲國會推翻掉。

等到明年  依舊資格不符

2007年,澳洲維多利亞省(Victoria State)通過一項法案,在 2019年6月以後,精神健全但預期壽命只剩 6個月的絕症患者,可以申請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

但古德並沒有罹患絕症,在身體健康的情況下即便等到了明年 6月維多利亞省的法案上路之後,他還是沒有辦法在澳洲境內完成安樂死。

「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他說:「我認為我們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我希望看到整個體制改變,但我懷疑這(自願性安樂死合法化)是否會在近十年內發生。」

post title

圖為坐在輪椅上的古德,正在和一名年輕人說話。

Photo: Rome Grant

瑞士是最好的選擇

也因此,古德想要尋求「自願性安樂死」就必須去其他國家。雖然像是比利時加拿大、哥倫比亞、盧森堡和荷蘭都允許安樂死或「協助自殺」,但只有瑞士和哥倫比亞認可外國人申請。

而瑞士對於古德來說就是最好的選擇──瑞士有完善的「自願性安樂死」中心替遠道前來的外國人服務。

尋死理由和業者無關

根據瑞士法律,任何心智健全的人在表達死亡意念後,只要這個意念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不改變,就可以申請「自願性安樂死」或「協助死亡」。

提供安樂死服務,同時也是古德提出安樂死申請的診所Eternal Spirit創辦人哈貝格(Ruedi Habegger)說:「如果一個身心健全的人來到這裡,並說『我的意識非常清楚、我想要尋死』,理論上他(想尋死)的理由和我們(業者)無關。」

多半都是長期受病痛所苦的人

哈貝格表示,每年來到他們診所尋死者約有 80人,絕大多數是老人或長期深受病痛所苦的病人。

他指出,只有非常少的情況下是身心健康的人前來尋求死亡。他也強調,這種情況下,絕大多數的醫生並不會同意這些人這麼做。

post title

圖為古德在檔案室裡尋找資料。如果一切按照計畫進行的話,現在的古德已經準備好要展開下一段人生了。

Photo: Age NI

希望澳洲能因此改變

去年,澳洲就曾經針對安樂死進行辯論,但所有和安樂死有關的提案都被推翻掉。古德希望他的離開能改變澳洲立法者的看法,讓「自願性安樂死」盡早在澳洲合法化。

「並不是所有醫生都同意」

澳大利亞醫學協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表示,他們強烈反對「協助自殺」。協會理事長甘農(Michael Gannon)說:「醫生並沒有接受過殺人訓練,這(殺人訓練)在我們的倫理和培訓裡都深深地不恰當。」

甘農也說:「並不是所有醫生都同意(協助自殺)。」

執行日期就是今天

上周末,古德先去了法國一趟和自己的家人告別。他說:「和住在波爾多(Bordeaux)的家人說再見有點遺憾,但事情就是這樣。」

沒有意外的話,照古德原先的計畫,在 10號這一天他的醫生會先在他的靜脈注射麻醉劑巴比妥鈉(sodium pentobarbital),再由古德自己吞下一顆致命的藥丸。


延伸閱讀:《向大家說聲謝謝與再見 日本企業家辦「餞別」派對
協助想要的人離世 安樂死支持者推「自殺密封艙」
幫你備份大腦記憶 死後在未來世界重生

參考資料:
01 104-year-old scientist David Goodall 'welcomes death' at Swiss clinic
02 Australia's oldest scientist arrives in Switzerland to die
03 David Goodall: 104-year-old scientist to end own life in Switzerland
04 Why David Goodall, 104, Renowned Australian Scientist, Wants to D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