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性別自己定 巴基斯坦新法大突破

by:時時
17158

近日,巴基斯坦議會通過了一項保障跨性別者權益的法律,被譽為是人權保守穆斯林國家歷史上的一大步。

post title

近日,巴基斯坦議會通過一部保障跨性別者的法律。圖為一場跨性別社群的派對上,參加者們盛裝出席。

路透社

官方文件上可以註記第三性

周二(8),巴基斯坦議會通過了一條保障跨性別者的法律,該條法律規定,所有巴基斯坦公民都有依照個人意願選擇適合自己性別的權利,無關乎出生時的生理性別。

往後,巴基斯坦公民都可以在官方文件上──像是身分證、護照、駕照、畢業證書等──依個人意志選擇性別為男性、女性或第三性。

雇主不能歧視跨性別者

在過去,各界對於伊斯蘭律法是否允許跨性別者繼承遺產常有爭議,但在新法當中,已明確保障跨性別者的遺產繼承權、競選公職、集會權等。

同時,該法也禁止任何人──包含雇主──在公、私場合上歧視跨性別者,巴基斯坦議會更呼籲政府應該要成立跨性別者的庇護中心。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6月,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市(Peshawar),一名跨性別者走上街頭為社群發聲。

路透社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倡議人士認為,向來保守的巴基斯坦議會此舉是歷史性的一刻。

跨性別倡議人士洛拉(Bindiya Rana)便說:「我很幸運能夠親眼看到議會通過這條法律,我還以為這不會在我有生之年實現。」

她也說:「為了爭取這條法案,我們並不是只為了那些已經活到 40-50歲的跨性別者而戰,我們一直都是在為下一代的巴基斯坦跨性別者而戰。」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月,夏奇拉(Shakeela)在她主辦的跨性別者派對上,在休息時間點了一根煙。

路透社

被忽略  卻又受崇拜的存在

《半島電視台》指出,巴基斯坦主流社會經常忽視跨性別者的存在,使得跨性別者被迫向外人乞討,或投入性產業、跳舞求生,但南亞社會又會崇拜跨性別女性「Khwaja Sirah」,一般人認為Khwaja Sirah具有靈性,被賦予祝福他人的能力。

只適合在婚禮上唱歌跳舞

洛拉說:「我們一直認為跨性別者只適合在婚禮上唱歌、跳舞,就只有這樣。」她也說,巴基斯坦的跨性別者長期以來一直面臨到人權侵犯的問題,外人會因為他們是「跨性別者」而拒絕提供工作機會。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月,在巴基斯坦卡蘇爾(Kasur),跨性別社群參與示威抗議活動,當時有一名 7歲女童遭到姦殺。

路透社

法律走在前面  但民眾不知

推動這部法律的倡議人士潔米爾(Mehlab Jameel)指出,這部新法律走在前面,但偏遠地區或經濟弱勢的民眾往往不知道自己有哪些權益。她表示,多數民眾遇上性暴力、強姦或性騷擾的狀況時,他們出於擔心自己會被警方指責,而遲遲不敢報案。

法律也保障了倡議人士

洛拉表示,像他們這樣的跨性別倡議人士遭到反對派威脅時,警方往往會吃案。潔米爾認為,這部新的法律可以讓他們倡議還有哪些法律、政策有問題,而不需要再擔心來自異議人士的攻擊。

post title

圖為上個月 13號,巴基斯坦首位跨性別主播瑪莉可在自家電視台,擺好姿勢接受媒體採訪。

路透社

第一位跨性別主播

今年 3月,21歲的瑪莉可(Marvia Malik)成為了巴基斯坦第一位跨性別主播,她的節目在 23號開播之後好評不斷,她也因此一度躍上巴基斯坦頭條新聞。

向世人證明跨性別也有能力

瑪莉可畢業於旁遮普大學(Punjab University)新聞系,她表示自己想向巴基斯坦人證明跨性別者「有能力從事任何職業,也可以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情」。

她也說道,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讓年輕世代的跨性別者有所啟發,讓他們覺得這個社會可以接納跨性別者,跨性別者在這個社會還是有發展機會的。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月,三名跨性別派對會場上的工作人員,目不轉睛地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路透社

自己曾被家人趕出去

瑪莉可表示,不少跨性別者往往是被家人趕走的,像她自己就是一個例子。她說,自己 16歲時被逐出家門後,就和家人失去聯繫。

她也說到,自己現在都會出現在螢光幕前,家人想找她的話一定找得到,但她始終等不到聯繫。

改變  要從家庭做起

瑪莉可說,她很高興看到政府一步步讓跨性別社群能夠出現在主流社會上,但她認為要改變整個社會對於跨性別的觀感要從家庭開始。

她說:「我們必須要告訴家長們,不要因為孩子覺得自己的性別和出生時的性別不符而感到羞恥。」

巴基斯坦跨性別者有多少人?

根據 2017年的人口普查統計,巴基斯坦 2億700萬人口當中有 1萬418名跨性別者,但跨性別倡議團體Trans Action Pakistan質疑,這個數字遠遠低於實際上的人數,他們認為巴基斯坦境內應有 50萬名跨性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