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愛就來!日本偏鄉推單身男月曆

by:徽徽
14232

在日本長野縣西北方的小谷村,面對人口外流和找不到另一半的鄉村青年,當局想出了一個既能宣傳觀光,也能幫村民找到幸福的方法。

post title

圖為日本長野縣小谷村役場發行的 2018《小谷男曆》,裡頭有 12位單身小谷村男性的資料,供有興趣的人聯絡。

Photo: shebrides

來見見這些「小谷男」!

小林慶士(音譯,Keito Kobayashi)換下在村役場上班時的制服,穿上義消的工作服,根據《小谷男曆》上的描述,他的天職是保護家庭和村莊的安全。而在《小谷男曆》上直視遠方、頭戴日本傳統棉製毛巾手拭的則是藤原成吾(音譯,Seigo Fujiwara),今年 29歲的他是一名測量師,想靠著《小谷男曆》的幫忙,找到擁有美麗笑容可以一起環遊世界的另一半。

留下來共築幸福家庭

除了小林慶士和藤原成吾,《小谷男曆》上還有另外 10名男子,他們是日本農村人口不斷減少的縮影。他們希望靠著《小谷男曆》的幫忙,吸引外地人來到小谷村遊玩,最後願意留下來和他們一起共築幸福的家庭。

限量1,500本  每本500元有找

這本《小谷男曆》從今年四月開始,可以一路用到明年三月,每月都搭配了小谷村美麗的四季風景,還有小谷村的單身男性。現在,這本由小谷村役場發行的《小谷男曆》可以在村裡的旅館、滑雪度假村和公路休息站以每本 1,500日圓(折台幣約 412元)的價格買到,也可以用郵購的方式,限量只有 1,500本。

一名小谷村役場代表說:「如果你想認識月曆上的男性,或跟他們出去約會,麻煩聯絡我們。」

post title

圖為在《小谷男曆》中擔任五月先生的藤原成吾,他是一名測量師,希望可以找到擁有美麗笑容的另一半。

Photo: shebrides

大家都願意當模特兒

在村役場工作的小林慶士,是《小谷男曆》上的模特兒之一,他也負責召集另外 11名模特兒。他說在召集模特兒時,他很驚訝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大家都很願意加入《小谷男曆》拍攝計畫。小林慶士說:「根據我的經驗,在這裡要遇到年輕女性的機會非常少。」

沒有壓力的小谷村

而小林慶士和其他模特兒都不想離開小谷村,他提到住在小谷村的生活有多棒:「我大學在東京唸,每天早上要搭地鐵我都會感到緊張。小谷村這裡完全沒有壓力。」

已經有女性寄信來

《小谷男曆》上收錄了小谷村單身男性的職業和興趣,還有他們對未來生活的目標以及理想對象。截至目前為止,村役場已經接到了來自 8名女性的詢問,其中有 4名女性寄了個人資料和照片給村役場。

post title

圖為《小谷男曆》中唯一的外國男性──來自澳洲的杭特,他認為這一本月曆是行銷小谷村的好機會。

Photo: shebrides

小谷村的土會黏人

今年 21歲、來自澳洲的杭特(Daniel Hunter)是《小谷男曆》的模特兒之一,他來到這座村莊學習鋪磚和抹水泥。幾年前,他一來到小谷村就決定不走了。雖然杭特現在單身,不過他一點也不急著找女友,他認為與其說《小谷男曆》是一本相親月曆,不如說《小谷男曆》是一個幫小谷村宣傳的好機會。

行銷小谷村的好機會

杭特說:「我認為這是個好機會,告訴大家有外國人開心地住在這裡。我可能會在這裡再住上一段日子,雖然有時候我會希望這裡可以再有生氣一點。」

沒抱不切實際的期望

無論如何,小谷村沒人會對《小谷男曆》抱持不切實際的期望,認為會有大批女性為此而來、當地生育率會飆高。不過,擔任五月先生的藤原成吾表示,他希望可以讓大家注意到小谷村。他說:「我屬於家族事業的一份子,所以我在可見的未來還會待在這裡。此外,如果搬到一個比較多女性的地方,代表那個地方也會有比較多的男性,那些男性都會是我的競爭對手。」

不想離開,也不想單身

擔任四月先生的小林慶士也說,他今年 26歲還不急著成家,但他是典型的小谷村男性,得想辦法在留在村裡和找到另一半之間取得平衡,「我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小谷村,但我也不想要單身」。

post title

每到冬季,不少遊客就會來到小谷村滑雪,然而等雪季一過,小谷村又變成空蕩蕩的樣子。

Photo: Ski Mania

村民一年一年少  另一半好難找

在風景如畫適合滑雪的小谷村,要找到另一半是一件不簡單的任務。

小谷村現在的人口只有 1950年代的三分之一,過去 10年來,村民人數從 3,734人下降到 2,795人。其中,中學以下的人數少於 180人。

2060年,比900人多一點

根據日本國家人口和社會保障研究所的資料,如果按照現在村民人數減少的速度來看,到了 2060年小谷村的人口只會比 900人稍稍多一點。去年三月,年齡落在 20-30多歲的小谷村男性只有 275位,女性只有 218位。

女性離家  男性繼承家業

其中,年輕女性為了找工作和另一半,比較可能離開小谷村,而男性為了繼承家業則傾向繼續待在小谷村。在男女人口不平衡的狀態下,小谷村適婚年齡的男性要結婚和生小孩變得很困難。

post title

在日本,許多城鎮都和小谷村一樣,年輕人口外流嚴重,而位在日本四國的小村莊名頃(Nagoro)用稻草人來讓村子熱鬧一點的故事,吸引了外界的關注。

路透社

面臨滅村的命運

在日本,許多城鎮都面臨了和小谷村一樣的問題。根據一份報告,日本有 869個城鎮因為低生育率的關係,正面臨滅村。在一份名為《本地滅絕》的報告中,日本政策委員會表示,如果到 2040年,這些城鎮和村落年齡介於 20-39歲的女性人口數下降超過一半,這些地方就會面臨滅村。

參考紐約消防局月曆

前外務省官員、現為小谷村村長顧問的野崎由紀子(音譯,Yuki Nozaki)擔心再這麼下去,小谷村就會消失不見,於是她參考了紐約消防局推出的英雄月曆,替小谷村的單身男子推出了徵友月曆。

鎖定厭倦城市的年輕人

野崎由紀子認為,要讓小谷村走得長久,最重要的是吸引厭倦城市生活的年輕專業人士前來落腳,而當局能做到的就是幫這些沒門路進農村的人找到適合的方式。

圖為小谷村美麗的風景。少了都市的繁忙和壓力,小谷村自有一種悠閒的風味。

廣邀新創公司進駐

目前,野崎由紀子已經指揮村民將村中閒置的農舍聚集起來,一起搬到比較方便的地方,希望可以吸引新創公司前來。從明年開始,有兩家科技公司準備一起把村中具 250年歷史、重新翻修的老屋當作辦公室。

《小谷男曆》是第一步

野崎由紀子說:「現在是時候拋開順其自然的態度,透過將村裡資產整合進適當的商業模式來振興村莊了。《小谷男曆》是改變心態的第一步,把錢花在這裡很值得。」

「小谷村具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然而當局不懂怎麼推廣小谷村的優點,與其他市政府採用一樣的宣傳策略是不會有效的。」


延伸閱讀:《中國「光棍村」氾濫 太遠太窮沒人嫁
日本社福未爆彈 450萬名逐漸老去的單身寄生族
新世代日本人不做愛

參考資料:
01 Japan's demographic time bomb: can a calendar help Otari's single men find love?
02 Village in Nagano comes up with hunk calendar to help 12 bachelors find mates
03 Shrinking village sells calendar of single men to push marri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