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馬路下絕食三天三夜 從地底爬出的澳洲男子

by:時時
7092

近日,在澳洲塔斯馬尼亞州,有一名 73歲的男子在耗時 2小時「開路」之後,從地底裡爬了出來。

post title

地板打開,有人要出來了。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從地底下爬出來的男子

周日(17)晚上,在澳洲塔斯馬尼亞州(Tasmania)荷巴特(Hobart)市中心的麥格理街(Macquarie Street)上,超過 1,000名的民眾冒著嚴寒盯著地上看──工作人員花了 2個小時在柏油路面上挖開一個洞,並在洞裡放入一把梯子之後,73歲的帕爾(Mike Parr)從地底爬了出來。

帕爾回到地表之後站在街上一小段時間,便離開現場。整個過程帕爾什麼話都沒有說,但圍觀的群眾發出一陣陣歡呼聲,直到他離場。

72小時沒食物

這是「新舊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 MONA)闇黑藝術節(Dark Mofo)表演的一環,帕爾待在地底特製的鋼製小屋裡面,過著 72小時沒有食物,只有床、水、垃圾桶、畫板和鉛筆的生活。

在帕爾特製小屋裡面,有一個緊急按鈕,如果這段時間他在地底下遇到緊急狀況,都能隨時與地面上的人聯絡。

post title

看似再平常不過的馬路,有著在底下生活 72小時的帕爾。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經過兩個小時的開挖工作後,工作人員才順利在柏油路上挖出一個洞。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開路」這一刻,有上千名觀眾圍觀。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在帕爾從地底爬出的當下,可以聽到人們的掌聲與歡呼。

帕爾:這就是行為藝術和戲劇的不同

現場也有不少人表達對帕爾的欽佩之情,有些人在受訪時就說自己完全想不到要怎麼在地底下度過三天。

不過這對帕爾來說確實不是個輕鬆的表演,他先前在受訪時也承認自己考慮了很久,他說:「(一到地底下就)代表我得從社會抽離,光是想像那種被孤立的感覺就讓我焦慮到恐慌。」

「這一切都讓我非常擔心,話說回來,如果我不感到擔心的話又有什麼意義呢?這也是劇場表演跟行為藝術的差別。」

「在劇場你可以排演、所有事情都是可以預期的、你還可以在這之中加上自己的表演風格。但行為藝術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好的行為藝術表演會匯聚出焦慮和不確定的感受,因此當你出現這些感受時,你就知道自己正在朝對的方向前進。」

post title

帕爾特製小屋的有自己的床、桌子和椅子,除了食物之外,算是五臟俱全的小屋。

歐新社/達志影像

向20世紀集權主義受害者致敬

根據闇黑藝術季的作品解說,這件作品名為《瀝青之下的藝術家》(Underneath the Bitumen the Artist),是為了向受到 20世紀集權主義暴力的受害者致敬。

闇黑藝術節創意總監卡邁克爾(Leigh Carmichael)表示,這次的表演相當於承認了塔斯馬尼亞州的兩大歷史事件間的關聯性。

一個淒美、深刻的描述

創意總監卡邁克爾說:「在 19世紀初,有 7萬5,000名來自英國和愛爾蘭囚犯來到這裡,這幾乎摧毀了塔斯馬尼亞州的土著(Aboriginal)人口分布。」

卡邁克爾指出,原住民族(indigenous people)所遭遇的極差待遇,以及罪犯們遭遇的極端暴力懲罰是一體兩面的,但這些歷史事件卻一直不為人所知,反而埋在當代文化的深處——而帕爾的地底表演正式要彰顯出這件事情——當他在路面下的進行表演時,路面上的人們卻只是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

「在我看來,這已經是可想到最淒美、最深刻的描述了。」卡邁克爾說道。

在帕爾離開他的小屋之後,挖土機將他這個小屋填平。

要流傳到未來的表演

這項表演甚至還沒有結束,卡邁克爾指出,他們打算把帕爾的地下小屋填滿,象徵著這些事情都像時空膠囊般被保存下來,流傳給後人知道。

「就我所知,這將是塔斯馬尼亞州第一個紀念黑色戰爭(Black War)和罪犯系統(The Convict System)的紀念碑。」

post title

現場有一些群眾帶著象徵澳洲土著人的「澳洲土著旗」(Australian Aboriginal Flag)來到現場,塔斯馬尼亞原住民社群對於《瀝青之下的藝術家》的評價不一。

歐新社/達志影像

「這是個很好的方式」

塔斯馬尼亞原住民社群對於這場表演的評價不一。支持這項表演的曼塞爾(Nala Mansell)說:「塔斯馬尼亞的土著(Aboriginal)歷史已經被埋藏了 200多年,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來象徵人們依舊不了解塔斯馬尼亞的土著歷史。」

帕爾:表演可以引發人們思考

但塔斯馬尼亞土著中心(Tasmanian Aboriginal Centre)的斯克爾索普(Heather Sculthorpe)認為,這場表演是對原住民社群的羞辱。

面對反對這場表演的塔斯馬尼亞土著,帕爾回應道,他認為這是沉默的、是反紀念性(anti-memorial)的一場表演,這場表演可以引發人們去思考、處理這些問題,但表演本身並不會干涉各方辯論的過程和內容。

要不要先問過土著的意見?

也有人質疑,帕爾在表演前並沒有先詢問過塔斯馬尼亞土著的意見。對此,帕爾認為如果藝術家在事前詢問別人是否可以創作一件藝術品,這是不負責任的政治藝術,是一種民粹主義(populist)。

post title

其實在闇黑藝術節之前,帕爾已經在兩個城市提出過表演申請。

歐新社/達志影像

帕爾:這是塔斯馬尼亞人精神

事實上,早在這次的闇黑藝術節之前,帕爾就曾經在其他城市申請想要進行《瀝青之下的藝術家》的表演,但前兩次都被拒絕。

帕爾認為,從只有荷巴特市接受《瀝青之下的藝術家》的申請,就已經充分展現出塔斯馬尼亞人的精神。他說:「你不可能在大陸(註)做這種事情,不可能。」

公車找到自己的出路

荷巴特市長克莉斯蒂(Ron Christie)則說,他支持一年一度的冬季闇黑藝術節,但他也擔心《瀝青之下的藝術家》是否會造成交通上的困擾。

他說:「當天晚上有 29輛公車要進、出城」、「他們可能找到其他的出路了。」

註:塔斯馬尼亞州是澳洲唯一的離島島州。


延伸閱讀:《澳洲什麼都要大 那些在路旁的大雕像們
全球小丑大缺工

參考資料:
01 Mike Parr emerges after three days buried beneath Hobart street
02 Artist, 73, emerges from tomb after being buried alive under busy road for three days
03 Underground art: Dark Mofo artist Mike Parr unearthed from Hobart road after three days
04 Buried Alive Beneath a Road? An Australian Artist Expl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