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小丑大缺工

對不少台灣人來說,小丑大概就是在馬戲團或是街頭表演時會碰上的表演者,人人只要裝上大紅鼻子,把腳套進大的有點荒謬的圓頭鞋中,似乎就是半個滑稽的小丑了,所以「小丑就要消失」這件事是很難想像的,說不定聽到的人們第一個反應還會是「這是開玩笑的把戲吧」,但,事實上小丑這份職業正面臨凋零危機。

文章插圖

「全球經濟一片慘澹下,就連賣笑的小丑也笑不出來了」這話看來或許有些過頭,但卻是今年「世界小丑協會」(World Clown Association)用來做結論的話。

企業砍預算

3月最後一周,230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小丑齊聚到芝加哥的年度盛會上,他們除了交流表演技巧外,更希望可以找出新一代的「接班人」。小丑這份差事與其說是賺錢,倒不如說是為了貫徹對這表演藝術的愛才能持續。

當小丑已有18年經歷,同時也是世界小丑協會會長的狄恩娜(Deanna Hartmier)就說:「現在已經很少人願意全職作小丑了,在過去,每年碰到聖誕節就會雇上12位小丑的大企業,現在卻傳出必須砍預算的消息,所以呢,他們也不能再雇許多小丑去表演。」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阿公級小丑亞瑟

目前,世界小丑協會在全球有2500位會員,這比起2004年的會員數少了將近30%,而且現在大部分的成員年齡都超過了40歲。

以81歲的亞瑟(Arthur Pedlar)來說,來自英格蘭的他,從1938年還是個小孩時就展開了他的小丑生涯,他與其他會巡迴演出的小丑不同,藝名「維爾可」(Vercoe)的他,不會在小孩的生日趴替上出現,而多半是用默劇、獨輪車加上樂器演奏等等表演在舞台上現身,他大部分時間是為聽障、年長或是殘疾人士表演。

亞瑟表示,現在郵輪上的表演就跟巡迴演出的雜耍劇一樣,許多年輕人進入小丑界後,又會受到高薪吸引轉換跑道去當空中表演者,這類型表演者也比較缺:「歐洲現在出現初階小丑短缺的現象。」

文章插圖

不是紅鼻子就是小丑

今年的小丑大會上,亞瑟播放過去出名的小丑人物DVD給年輕世代的小丑們觀賞,這群新一代小丑的年紀約是6到15歲間。亞瑟說,他希望可以拓展他們對小丑這份表演的想像:「小丑不只是吹吹氣球,或是對某人砸派而已,小丑其實是一門需要技巧和專注力的藝術表演。」

「我們唯一無法教的是『扮丑』這件事。我們可以教他們表演技巧,但只有當他們懂得如何觀察人群,知道怎麼和觀眾互動時,他們才算是學會小丑這份表演。」

「你不能因為有乒乓球大的假鼻子,或是畫上小丑妝,就覺得你是小丑。」 

文章插圖

12歲的小丑愛莉

81歲的亞瑟有許多年輕人跟著他學習,其中一位學徒是來自佛羅里達的愛莉(Allie Alvarez),12歲的她覺得「讓大家笑是很有趣的事情」所以決定從今年開始她的小丑生涯。

好玩的是,小丑這件事在愛莉的家中並不是新鮮事,因為她的媽媽和奶奶都是表演工作者。愛莉在小丑大會上學習表演技法,但她卻是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表演,她說:「他們都笑了。」

興趣不能當飯吃

雖然小丑是愛莉很感興趣的事情,但她表示希望用打工的方式來做小丑:「我會在周末的時候來做。」

國際美國小丑會會長葛蘭(Glen Kohlberge)就表示,現在的挑戰是讓加入的新血繼續下去,因為年輕的孩子們上了高中或大學時,就發現扮小丑這件事情沒那麼酷,可預見的結果就是他們離開了小丑表演,但到40或50歲左右時,又想起了這件事。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不懂技巧的小丑只會嚇人

世界小丑協會會長狄恩娜是位全職小丑,換句話說,現年48歲的她必須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今年的大會上,有許多教人表演技巧的講座,例如臉部彩繪、變魔術、雜耍、折氣球、製作道具還有發展小劇本等等。

「人們往往以為穿上小丑裝就是個小丑了,但會嚇到小朋友的,就是那些沒受過訓練,臉上的妝嚇人又不懂得怎麼接近人群的人們。」

狄恩娜認為,扮小丑其實是美妙的事,尤其是它還有療癒的效果:「笑是最棒的特效藥,小丑表演有時候可以感動到人們,那真的是美妙的時刻。」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