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貧窮 義大利攝影師鏡頭下的「幻想美食」

by:徽徽
12030

在義大利攝影師馬莫的「幻想食物」系列作品中,印度民眾站在一大桌的道具食物前掩面,這樣的照片為馬莫引來了消費貧窮的批評......

post title

在這張義大利攝影師馬莫拍攝的照片中,兩名來自印度鄉下的男孩站在滿桌的道具食物前掩面,這些道具食物包含義大利麵、烤雞、水果等。

Photo: worldpressphoto

消費被拍者的貧窮

近日,獲獎無數的義大利攝影師馬莫(Alessio Mamo)的攝影系列作品「幻想食物」(Dreaming Food)遭到各界猛烈批評,直指這組照片不僅故意安排,而且還非常不道德,用鏡頭剝削了被拍者的貧窮,是名符其實的「貧窮色情」(poverty porn)。

小補充:什麼是貧窮色情?

貧窮色情又稱為「發展色情」(development porn)、「饑荒色情」(famine porn)或「刻板印象色情」(stereotype porn),指的是用文字、鏡頭等媒介來消費窮人的處境,藉此觸發觀者的同情心,好增加報紙的銷量,或是增加慈善組織的募款與獲得大眾的支持。「貧窮色情」也常用來批判影像將窮人物化,藉此來娛樂擁有特權的觀眾。

 

These photographs are from Uttar Pradesh and Madhya Pradesh two of the poorest states of India. From the series "Dreaming Food", a conceptual project about hunger issue in India. ⠀⠀⠀⠀⠀⠀⠀⠀⠀ [This project has been the subject of much online debate. Please read Alessio Mamo’s statement, released on 24 July 2018, giving more details and apologising for any offence: https://medium.com/@alessio.mamo/my-statement-on-dreaming-food-7169257d2c5c] ⠀⠀⠀⠀⠀⠀⠀⠀⠀ My name is Alessio Mamo (@alessio_mamo) an Italian freelance photographer based in Catania, Sicily. In 2008 I began my career in photojournalism focusing on contemporary social, political and economic issues. I extensively cover issues related to refugee displacement and migration starting in Sicily, and extending most recently to the Middle East. I was awarded 2nd prize in the People Singles category of #WPPh2018 and this week I’m taking over World Press Photo's Instagram account. ⠀⠀⠀⠀⠀⠀⠀⠀⠀ Despite economic growth, a majority of the Indian population still lives in extreme poverty and disease. Behind India’s new-found economic strength are 300 million poor people who live on less than $1 per day. Government figures may indicate a reduction in poverty. But the truth is, with increasing global food prices, poverty is spreading everywhere like a swarm of locusts. These pictures are taken in rural areas where conditions are worse than in the cities and where close to 70% of India’s population reside today. Statistics show that 2.1 million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die of malnutrition annually. The idea of this project was born after reading the statistics of how much food is thrown away in the West, especially during Christmas time. I brought with me a table and some fake food, and I told people to dream about some food that they would like to find on their table. ⠀⠀⠀⠀⠀⠀⠀⠀⠀ #WPPh2018#asia #dreamingfood #india

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worldpressphoto)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可以左右點選看照片)

義大利攝影師馬莫表示,「幻想食物」系列作品來自對西方世界浪費食物的關注,他想要將西方浪費食物的數據視覺化,用一張張照片告訴觀者這個議題有多重要。

站在滿桌的「假」食物前

在馬莫的這組作品中,他來到印度的中央邦(Madhya Pradesh)和北方邦(Uttar Pradesh)請當地村民配合拍攝,站在一張放了道具食物的方桌前雙手掩面,而桌上的道具包含義大利麵、鮮豔欲滴的水果和烤雞等假美食,這些食物可能是這些村民一輩子也沒看過的食物。

想要凸顯西方浪費食物

馬莫表示,他希望藉由「幻想食物」這組攝影作品,凸顯西方世界在浪費食物的同時,世界上其他地方正飽受飢餓所苦。

馬莫說:「在讀到西方世界有多少食物被丟棄的數據後,這個攝影計畫的概念誕生了。我帶了一張桌子和一些假食物,然後我請人們想像一下,他們想要在餐桌上看見什麼樣的食物。」

招來排山倒海的批評

隨後,馬莫將作品投稿到權威攝影大賽「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WPP)的Instagram帳戶,而他的作品在上傳後,立刻招來排山倒海的批評。

《紐約時報》記者席姆斯(Shannon Sims)在Twitter貼文中寫到:「今天要怎樣才可以(不要)拍比你窮的人,並且展示在世界新聞攝影比賽的Instagram帳戶。世界新聞攝影比賽是全世界最有名的攝影組織,但是,經濟上弱勢的民眾不是道具。#貧窮色情#說他們的故事」

太多人跑來印度這樣做

印度攝影師阿迪法里卡(Hari Adivarekar)說:「這張照片體現出糟糕的新聞學,其中表露的人性更糟糕。太多人跑到印度做這種丟人的作品,然而他們獲得的報酬不錯,讓許多人認為這麼做是可以的。這麼做不可以,這麼做是不可原諒的。」

給人一種剝削感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新聞倫理中心負責人卡芙(Kathleen Bartzen Culver)說:「新聞記者有義務仰賴真實情境下的資訊。把假食物放在參與拍攝的民眾前面,並且要求他們把臉遮起來,這給人一種剝削感。」

「不是新聞攝影」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系副教授,同時也是美國紀實攝影師的伯曼(Nina Berman)認為,馬莫的作品「不是新聞攝影,也不是任何類型的新聞」。她也提到,WPP應該要好好思考,他們的Instagram帳號究竟該如何經營,才不會讓觀眾把馬莫的作品和辛苦的真實新聞攝影工作混為一談。

WPP應該要做好品牌管理

《華盛頓郵報》編輯勞倫(Olivier Laurent)說:「WPP應該好好控制攝影師上傳到他們品牌Instagram帳戶上的作品,控制你的品牌代表一切。」

post title

有攝影師認為,馬莫把民眾當作道具引導拍攝,這樣的做法剝奪了被拍者的尊嚴和主動性,違反了新聞攝影要求的基本尊重。圖為《路透社》攝影師歐萊利(Finbarr O'Reilly)正在拍攝剛果共和國的政府軍。

路透社

WPP:我們不會撤照片

針對外界的批評,WPP發表聲明,表示身為一個讓攝影師分享作品的平台,他們除了列出基本需要遵守的規範外,不會限制攝影師的選擇,他們也不會撤下馬莫的作品。

WPP聯絡主任坎貝爾(David Campbell)表示:「我們認為撤照片不是處理爭議最好的方法,我們認為爭議應該透過有建設性的討論來處理。」

把民眾當成道具  剝奪了他們的尊嚴

然而,許多攝影師對WPP的聲明嗤之以鼻,也無法理解馬莫的攝影概念。

印度紀實攝影師洽特吉(Sutirtha Chatterjee)說:「這組攝影作品企圖拿西方世界浪費食物來和我們國家的(糧食)危機作比較,為了這麼做,它將數據轉化為視覺圖像,忽略了被拍攝民眾的內在人性價值。這組作品剝奪了被拍者的主動性和尊嚴,只把他們當成能將數據視覺化的道具。」

看不到對人的尊重

和馬莫一樣來自義大利的攝影師佩吉帝(Franco Pagetti)表示:「對我來說新聞攝影的基本就是尊重,在這張照片裡,我看不到尊重。」

post title

圖為印度技工胡珊(Anwaar Hussain)的開齋飯。與其拍攝假食物,說不定到世界各地拍攝大家碗裡的真食物還比較有意思。

路透社

是記者,也是藝術家

曾經獲得WPP攝影大獎的《衛報》攝影師奧爾莫斯(Antonio Olmos)表示,他對馬莫遭到的批評深表同情,但他認為馬莫的確有做錯的地方,他說:「新聞攝影的問題在,我們被期待是一名新聞記者,同時也是一名藝術家,這之間有一條很難拿捏的界線。」

到世界各地拍吃什麼

奧爾莫斯分享道:「幾年前攝影師門澤爾(Peter Menzel)曾經到世界各地拍大家都吃些什麼,這個計畫凸顯出世界各地在飲食上的鴻溝,同時也讓被拍者有尊嚴,因為他們能展現不同的菜餚和口味,而且他拍的是真的食物。」

馬莫:我是個人,我會犯錯

面對各界對「幻想食物」作品的批評,馬莫回應道:「這個攝影計畫唯一的目的是要用一種挑釁的方式讓西方人去思考食物浪費。或許這個計畫並沒有發揮作用,或許我做錯了,但我在執行時是帶著誠實與尊重來面對牽涉其中的人。我唯一的企圖就是想讓人們思考浪費食物這個議題。」

「我是個人,我會犯錯,我想對因為這些照片感到被冒犯和受傷的人,以及我拍攝的民眾致上最深的歉意。」


延伸閱讀:《一張卡兩樣情 印度身分證為窮人畫了一條線
「裝窮是一種流行」 把破產、失業穿上身

參考資料:
01 Is it OK to exploit poor Indians in the name of photojournalism?
02 Row erupts over 'poverty porn' images of Indian villagers with fake food
03 Photographer hammered over India 'poverty porn'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