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蒂下台前的最後一擊!菲律賓獨立新聞網站Rappler「被撤照」

菲律賓狂人總統杜特蒂今(2022)年結束長達6年的任期,多年來施行的鐵腕政策就此劃下休止符。然而,就在下台前夕,他仍不忘對過去勇於針砭時政、批評政府的獨立新聞媒體《Rappler》給出奮力一擊。

文章插圖

菲律賓獨立新聞網站 以違憲為由遭勒令關站

菲律賓獨立新聞媒體網站《Rappler》的創辦人之一、也是菲律賓記者的瑞薩(Maria Ressa),因努力捍衛言論自由,在2021年與俄羅斯記者穆拉托夫(Dmitry Muratov)共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她向來不遺餘力監督杜特蒂政府,報導一系列關於杜特蒂掃毒戰爭背後的血腥內幕。而就在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於6月30日結束6年的任期、卸任下台之際,她的新聞網站《Rappler》卻被政府宣布吊銷執照,勒令關站。

周三(29),《Rappler》證實收到國家公司監管機構——菲律賓證券交易委員會(Philippines’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命令,公文上寫著:《Rappler》因違反菲律賓憲法中限制外國投資本國媒體的條款,按規定須撤銷該公司的登記執照。

瑞薩:不會關站,明天我們依然堅持報導

收到關站命令時,瑞薩正在夏威夷檀香山(Honolulu)參與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舉行的國際媒體會議(International Media Conference)。她認為該行政命令「有嚴重瑕疵」,將會持續向法院提起上訴。

「過去這6年來我們不斷地受到騷擾,這次是對我們的恐嚇,是出於政治策略。我們絕不會屈服於此。」面對強權,瑞薩將嚴正捍衛自己的權利:「我們不會自願放棄我們的權利,而且我們不該這麼做,我會一直持續上訴。因為一旦你放棄權利時,你就永遠無法拿回它。」並堅持《Rappler》不會停止營運,將會堅守底線、持續報導。

此前,《Rappler》已多次向菲律賓證券交易委員會澄清,投資與持股的差異,投資方歐米迪亞網絡(Omidyar Network)從未擁有《Rappler》的營運權,並強調《Rappler》的一切運營皆遵循憲法規範。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新聞自由遭政府鎖喉箝制

對於《Rappler》被勒令關站,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亞洲區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發布聲明表示:「《Rappler》受到政府的報復,因為他們無畏地報導了掃毒戰爭中濫用權力的情形、報導了杜特蒂與小馬可仕在社群媒體上操作的假訊息,還有這6年來政府濫用各種權力的寫照。」

「政府不擇手段要讓諾貝爾獎得主瑞薩閉嘴,關掉《Rappler》。」羅伯森說道。

瑞薩原是CNN的首席調查記者,在東南亞服務將近20年後,在2012年返回菲律賓,成立了《Rappler》。2016年,杜特蒂當選菲律賓總統後,她是當地少數敢於公開批評杜特蒂的新聞媒體,堅定不移地揭露杜特蒂掃毒戰爭的黑暗面,並多次揭穿政府內部的腐敗。

而在杜特蒂擔任總統期間,菲律賓的新聞自由也謀上了陰影。2020年,菲律賓最有影響力的新聞媒體之一ABS-CBN,就因為無法獲得國家電信委員會(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NTC)發出的執照,而被禁止播映。上周,有兩家新聞網站也遭政府以支持共產恐怖主義之名被迫關站。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統計,在杜特蒂擔任總統時,菲律賓的新聞自由排名迅速下降,目前在180個國家中,菲律賓僅排名第147位,在東南亞國家中為倒數第三。

但,杜特蒂與菲律賓官員皆聲稱,這些禁令跟刑事訴訟並非打壓菲律賓的新聞自由,而是依法行政。

小馬可仕上台能有所改變?

周四(30),隨著杜特蒂卸任,已故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的兒子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與杜特蒂之女薩拉(Sara Duterte)兩人在馬尼拉就職典禮上宣誓就任總統與副總統。記者團體也向小馬可仕呼籲,停止政府對媒體的禁令與訴訟,保護該國的新聞自由。

但一些觀察家並不看好小馬可仕與媒體的關係,雖然小馬可仕曾承諾當選後會與媒體保持良好的互動。觀察家認為,從小馬可仕當選之後召開的記者會只允許特定幾間媒體採訪、多次刻意忽視記者的敏感提問的行徑來看,在小馬可仕就職後,菲律賓的新聞自由恐怕也不會有立即的改善。

菲律賓全國記者工會(The National Union of Journalists of the Philippines,NUJP)此前也曾表達擔憂,擔心小馬可仕會踏上獨裁者父親馬可仕的後路。當年,馬可仕時代將獨立的新聞媒體紛紛關閉,僅允許特定媒體在政府審查下運作。

即便如此,瑞薩仍盼望與未來政府合作,讓菲律賓新聞自由不再倒退。她說:「我呼籲未來的政府與記者合作。我們是來幫助菲律賓創造更好的未來,我們不是政府的敵人。」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