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就是她的小劇場 巴勒斯坦藝術家20個月不出門

把自己關在房裡 20個月,你能拿出什麼創作嗎?巴勒斯坦藝術家鮑德溫可以,她把自己關在只有 2.8坪的房間內,想辦法在狹小的空間內落實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

文章插圖

受哈馬斯騷擾  索性足不出戶

巴勒斯坦藝術家鮑德溫(Nidaa Badwan)在 1998年回到加薩走廊成立藝術工作坊,那時她常常受到哈馬斯(Hamas)分子的騷擾,這些武裝分子嘲笑她的穿著,羞辱她的藝術和人生。為了躲避哈馬斯分子的攻擊,鮑德溫決定閉關,待在只有 100平方英呎(約等於 2.8坪)的房間內足不出戶,她要想辦法在這一方斗室內揮灑創意。

文章插圖

一方斗室就是我的舞台

在鮑德溫的斗室內,只有一盞燈泡和一扇窗戶,她在裡面閉關了 20個月。鮑德溫將她的小房間當作自己的舞台,用房間內的素材打造了各式各樣的舞台場景,再利用橘色、紅色和翡翠綠等飽和的色調,拍下一張張帶有魔幻寫實風格的照片。

死神在門口徘徊

然而,在她的房門外,哈馬斯組織控制的加薩走廊砲聲連連,和以色列的對戰沒有停歇,死神每天都在門口徘徊。

文章插圖

向馬奎斯致敬  取名〈百日孤寂〉

鮑德溫嚮往哥倫比亞作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小說《百年孤寂》(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的魔幻世界,於是,她把自己的系列作品取名為〈百日孤寂〉(100 Days of Solitude),藉此向馬奎斯致敬。

文章插圖

日常用品就夠了

在〈百日孤寂〉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報紙、蔬菜、工具、鏡子、縫紉機、打字機等日常用品,還有鮑德溫的拼布床單。就是這些再簡單不過的日常用品,替鮑德溫的房內小劇場搭出一個個迷人的場景,落實她天馬行空的想像。

文章插圖

看不到加薩走廊有多慘?

雖然在鮑德溫的作品〈百日孤寂〉中看不到加薩走廊的慘狀,但每個場景隱隱可以感受到戰爭帶給人的緊張和不安。

「每樣東西都很美,但只有在我的房間內,而非加薩走廊。」鮑德溫說。

準備好死在房內

目前,鮑德溫已經走出她的一方小天地,但她待在房內的時間還是很長。

「除非我找到更好的地方,否則我準備好死在這個房間裡了。你可以說現在我有另一種生活,我覺得我不是活在這裡,〈百日孤寂〉為我打造了一扇扇新的窗戶。」

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進入鮑德溫的世界,看看一方小天地如何成為魔幻舞台吧!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編註:對鮑德溫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FB,圖片在2016/11/28取得Nidaa Badwan的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