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班克斯了」成交才喊完作品突然自我毀滅

by:泥仔
19805

上周五在英國蘇富比拍賣場上,內建自毀裝置的班克斯畫作在敲定價格後即被切碎,毫無預警的情況立刻引起熱議。

post title

上周五晚上在蘇富比的拍賣場上,這絕對是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一刻。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四千多萬成交,然後......

上周五(5)晚上,在英國倫敦蘇富比(Sotheby)的拍賣活動「當代藝術夜拍」(Frieze Week),最後一件藝術品是街頭藝術家班克斯(Banksy)的作品「氣球女孩」(Girl with a Balloon)。當時兩個透過電話競標的私人買家競爭激烈,並在最後以 140萬英鎊(折台幣約 4,332萬元)成交,比一開始預估的價格還高上三倍。

幾乎在落槌同一刻,人們聽到警報器大響的聲音,結果一部分的「氣球女孩」畫作就被畫框內建的碎紙機割成好幾片,現場人們驚呼連連,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事情發生。

在現場遙控的神秘男子

事後瑞士蘇富比主席卡洛琳朗(Caroline Lang)在她的私人Instagram帳號上貼出照片,顯示當時有一名男子在拍賣現場操控藏在袋子裡的遙控設備,他被發現後隨即遭到蘇富比的保全架走。對於這名男子到底是不是班克斯本人,班克斯的公關主任布魯克斯(Joanna Brooks)不願評論。

埋梗好幾年  就為這一刻

一直到上周六(6)下午,班克斯在自己的Instagram帳號上貼出一段影片,影片一開始寫到:「在幾年前,我偷偷把碎紙機安裝到畫框裡,以免畫作有天被送去拍賣。」

 
 
 
 
 
 
 
 
 
 
 
 
 

. "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 creative urge" - Picasso

Banksy(@banksy)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影片貼文中,班克斯引用了畢卡索(Picasso,編註)的名言:「想破壞的欲望也是種創作欲望(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 creative urge)。」

編註:有一說這句話可能出自俄國建築家巴枯寧(Mikhail Bakunin)之口,他在畢卡索出生前 5年過世。

身份成謎的話題創造者

直到現在,班克斯的身份仍是秘密。他的公關主任布魯克斯也曾說:「我們不會評論任何關於(班克斯)身份的問題。」

班克斯的作品通常與譴責警察暴力、西方帝國主義、速食資本主義有關,他不只一次把自己的作品偷藏在各種博物館、還曾經在紐約街頭設置攤販,以一幅畫 60美元(折台幣約 1,800元)的價格販售自己的作品、設計成人版的暗黑樂園「迪死尼」(Dismaland)在以色列佔領區開張「圍牆飯店」(Walled Off Hotel)等等。

以這次的作品「氣球女孩」來說,它第一次出現是 2006年在東倫敦的某面牆壁上,從那之後就是班克斯最經典的代表作之一。

post title

圖為位於東倫敦牆面的「氣球女孩」。荷蘭博物館Moco現在也擁有一幅「氣球女孩」。

Photo: Dominic Robinson

作品被高價販售  覺得不滿

回到這幅自毀的「氣球女孩」上,雖然班克斯沒有明確解釋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各界相信,這是班克斯對自己的作品被高價販售的反動。

倫敦藝術家金(Isaiah King)解釋道,任何街頭藝術家都明白街頭藝術無法存在太久的道理,但諷刺的是,人們現在反而會希望班克斯前來作畫。金說:「比起欣賞畫作本身,我認為班克斯更希望人們能欣賞作品後面的概念。」

對拍賣行為的抗議  將賦予它更高價值

對於這幅半毀作品是否真的失去價值,各界則是看法分歧。

有些人認為在畫作已經半損毀的情況,買方似乎沒有履行交易的義務。不過也有人表示,這在眾人眼前上演的行動藝術將賦予「氣球女孩」更高的價值。

英國布蘭德勒藝術博物館(Brandler Art Galleries)負責人布蘭德勒(John Brandler)指出,當藝術品的宣傳效果越好,價格通常就會越高,而且這絕對是「最好的宣傳噱頭」。

post title

圖片右方為班克斯在英國布萊頓(Brighton)的作品「接吻的警察」(Kissing Policemen),對於這次「自毀作品」所帶起的話題性,多半也在班克斯的預料內。

Photo: ShoZu

蘇富比應該知情?

至於蘇富比拍賣場到底知不知情則是另一個謎。在事件發生後,有些人質疑蘇富比通常會在拍賣前把作品好好檢查一遍。當這幅作品的畫框不符比例的厚重時,蘇富比理當會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

在創意公司「荷蘭大叔」(Dutch Uncle)擔任創意主任的克理洛(Dan Chrichlow)說道:「我很喜歡班克斯的手段、還有他如何執行的方式,這真的很班克斯。但整件事不太像真的。」

「我們以前沒碰過」

上周六(6),蘇富比在聲明中表示,他們事前僅知道這副畫框是班克斯親自挑選的,他們也將其視為作品的一部分。蘇富比歐洲區負責人布蘭奇克(Alex Branczik)說:「我們過去從來沒有經歷過畫作自己碎掉的狀況......我們現在也試圖以拍賣的角度來理解這到底意味著什麼。」他也提到蘇富比絕對沒有參與其中。

當代藝術歷史  值得紀錄的一刻

在蘇富比的聲明中也提到,這「史前無例」的事件絕對能在「當代藝術的歷史」上記上一筆。此外,他們也開始和匿名買主討論後續事宜。

我們被「班克斯了」(Banksy-ed)

蘇富比歐洲區負責人  布蘭奇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