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集中營合法化 中國發布「去極端化條例」

by:泥仔
25209

只能講華語、譴責自己的信仰、朗誦愛國宣言才能吃飯......,對那些曾被帶到「再教育中心」的維吾爾人來說,這就是他們在裡頭的日常生活,而根據中國政府的說法,他們只是在進行「教育轉化」。

post title

今年 8月底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埃卓斯(Halmurat Idris)向《美聯社》記者展示妻子塞利(Gulzar Seley)的照片。塞利是維吾爾人,她在兩年前回新疆探望快要過世的母親後,就被中國拘留而無法離開。

美聯社/達志影像

打擊泛清真  阻止極端主義

本周一(8),中國當局公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宣誓要「打擊泛清真概念」,阻止伊斯蘭文化「滲透」世俗社會,同時抑止「極端主義蔓延」。

在這樣的法案下,任何展現出極端言行的人都可能被送進「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透過思想教育、心理輔導、行為矯正、學習國家語言與法律等方式來達到「教育轉化」的目的。

展現這些言行  就送過去

其中被視為「受極端主義影響的言行」包括干涉他人活動、拒絕電視等公共產品和服務、非正常蓄鬍、自己或強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出版或持有含極端化內容的文章、推廣泛清真概念(編註)等等。

官方認證  集中營合法化

對各界來說,這份法案不僅證實這幾個月來,有大量維吾爾人遭到逮捕、集中管理的情況,也等同賦予這些「再教育營」法律效力。

編註:除了食物以外,「清真認證」(halal system)可以擴大到其他產品如牙膏、尿布、化妝品等等。以這次的法案來說,把「清真認證」應用在食品以外的地方就是「泛清真化」。

post title

今年9月,大約 150名印度穆斯林聚集在孟買抗議中國政府打壓、非法拘禁維吾爾穆斯林,同時呼籲印度政府採取行動。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把他們送去「轉化」

新疆維吾爾人的宗教、移動、言論自由長期受到嚴重打壓,但一切在最近卻更加惡化。這幾個月來,陸續傳出大量新疆維吾爾人被政府帶到如同集中營的地方,進行數周到數個月的「轉化」。

消除文化認同  建立中國優越觀

在裡頭,他們只能講中文,也幾乎吃不飽,他們還必須參加譴責伊斯蘭文化的講座,喊出讚美中國共產黨的口號,撰寫反省文、替身穿穆斯林長袍、教導孩子《可蘭經》道歉,宣誓效忠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等等。任何不從的人都可能吃不到飯、單獨監禁、毆打甚至被殺。

突然就消失  想聯繫也無法

被送到集中營的人通常沒有明確罪刑,有些人可能是到海外探親、持有維吾爾文化的書籍,或是身穿有伊斯蘭圖樣的衣服,就突然消失在親友眼前。對逃到其他國家的維吾爾人來說,他們也不敢打電話到新疆確認親友狀況,擔心這會替遠方的他們惹上麻煩。

post title

今年 6月,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人們走過用來宣揚中國價值觀的大型看板。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否認  只能側面瞭解

雖然中國政府一直否認所謂的「新疆集中營」,但有越來越多被釋放的拘留者出面談及自己的遭遇,國際報導、非政府組織報告也從官方法案、衛星空拍圖確認「新疆集中營」是一個持續發生且不斷擴大的事情。

聯合國:大型集中營

今年 8月,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公布了結論性觀察報告,表示他們參考了許多可信的調查後,確定有將近 100萬名維吾爾人或穆斯林少數族群,在中國政府「打擊恐怖主義或宗教極端分子」這種含糊的定義下遭到法外拘禁,報告中寫到:「(中國政府)已經把維吾爾自治區轉化成大型集中營。」同時也呼籲中國政府以平等、合理的方式對待境內少數民族。

中國:這不是事實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聯合國的報告「完全不是事實」。不過在今年 9月,中國在出席聯合國人權組織時坦承,那些被「視為宗教極端分子」的維吾爾人會被再教育、再安置。

post title

在土耳其伊斯坦堡,29歲的維吾爾人瑪麗皮特(Meripet)正在端詳孩子們的照片。2017年2月,瑪麗皮特隻身到土耳其探望生病的父親,隨後在聽聞新疆集中營的消息後不敢回中國,但也就此和她的孩子們分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剝奪睡眠、毆打、慘叫

回想起遭到拘禁的日子,已經逃到其他國家、只給出名字的歐米爾(Omir)說:「他們不讓我睡覺,他們會把我吊起來打好幾個小時。」

「厚木板、橡膠管、用電線製成的鞭子、拿來穿刺皮膚的針、拔指甲的鉗子,他們會把這些工具擺在我面前,好隨時用在我身上。我也可以聽到其他人的慘叫聲。」

一個個空殼

另一名逃到鄰國的維吾爾人阿札特(Azat)則說:「那個時候是晚餐時間。大概有 1,200人拿著空的塑膠碗在那,大聲唱出宣揚中國的歌只為吃飯。他們就像失去靈魂的空殼。」

「那裡有很多我認識的人。我們以前會聚在一起吃飯聊天,但是當時的他們已經沒有意識自己在幹嘛了。」

「我們的人好嗎?」

一名住在哈薩克的維吾爾女子,則是在最近聽聞自己的兄弟被送到集中營。

該女子擔心會危害到親人,所以在受訪時希望匿名,她說自己和在中國的朋友通話時,對方說:「我有一陣子沒看到你們了,我想他們可能在學校。」以此暗指集中營。

這名女子解釋他們只能用人稱不明的方式來談話,她說:「我們不能問,他們不能談。我們唯一能說的就是:『我們的人好嗎?』」

post title

今年 7月,當警察在檢查行人的身份證時,另一群荷槍實彈的武力部隊正在監視街道情況。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維吾爾人在中國新疆

在有 2,200萬人口的新疆,大約有 1,100萬-1,300萬人是維吾爾人,信仰則以伊斯蘭信仰為主,以族群來說,他們其實和中亞國家比較相近,傳統語言也比較像土耳其語。

政治、文化、社會  全面控管

這幾十年來,中國政府一直以對抗「分離主義、宗教極端者、恐怖分子」為由,逐步加強對當地的管控、鎮壓反對聲音、警察也可以任意檢查民眾的房子或手機內容。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也亟欲消除當地的文化認同,從根除維吾爾語學校和伊斯蘭習俗,到鼓勵大量漢人移入都是其中之一。這讓許多維吾爾人常面臨當地漢人不尊重他們的信仰、習俗,他們也不容易找到待遇好的工作。

post title

今年 7月,在新疆某間清真寺,大量監視器被安置在清真寺的入口處。

美聯社/達志影像

暴力衝突因此而起

各地確實因此出現暴力衝突。2009年 7月,中國漢人與維吾爾穆斯林發生族群衝突,造成至少 200人死亡,大部分的人是中國漢人。後來在 2013年、2014年,中國各地分別出現維吾爾人與中國當局發生衝突、攻擊警察局、政府辦公室、北京天安門等事件,造成至少百人死亡。這一切也成為中國加強控管新疆的理由。

處處受限  到處都有政府在看

現在維吾爾人在新疆的移動自由均受到嚴格限制,道路、火車、公車站都能看到設有金屬探測器的檢查站,有些地方甚至設置了臉孔辨識、虹膜掃描器。宗教自由自然不用提——小孩能不能去清真寺、齋戒月是否該吃東西、男性的鬍子長短也通通受到中國政府管制。

《紐約時報》便引述居民說法和政府報告,指出新疆每 10個家庭就會被指派一名居民或幹部觀察他們的行蹤。

post title

在新疆一所學校外,要求人們使用「國家通用語言」(即中文)的標語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些報導不是真的?

對於這一切,中國政府一直以「維持穩定」、預防死傷事件為由,否認他們大規模拘留、歧視維吾爾人。中國輿論則瀰漫著「關於新疆被打壓是西方國家的資訊操弄」、「新疆信教的人根本不多」、「沒做錯事的穆斯林就不會被罰」等言論。

一帶一路參了一腳

中國這幾年一直打壓新疆,也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政策有關。因為新疆作為傳統絲路的必經之處,在地理上擁有很重要的位置,中國才會透過完全控管的方式來確保政策能順利推行。

post title

2017年3月在喀什市,小販們拿著木棍準備進行反恐演習。每當警報響起時,這些人就必須拿起政府發放的木棍趕到街上,警報一天會發生三次。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相對被動的國際社會

然而,儘管中國政府打壓新疆消息不斷傳出,國際社會卻對這件事相對被動。《衛報》的評論專欄指出,直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國家有所行動,或是發表批判聲明。今年 9月中,美國議會僅提到他們會考慮對中國政府在新疆的作為發動貿易制裁。

打壓到最後  引起更大反彈

批評者便擔心,中國政府種種「打擊極端主義者」的做法,反而會讓許多維吾爾人走向激進化,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長期關注新疆議題的羅伯特(Sean Roberts)評論道:「中國終將創造出他們一直聲稱要打擊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