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篇章的結束 德國總理梅克爾宣布只做到2021年

by:泥仔
9178

這 13年來,被稱為「德國鐵娘子」、「母親」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堪稱對歐洲最有影響力的國家領導人,也象徵著德國政治社會的穩定。因此當梅克爾要德國社會「準備好離開我的時代」,不難想見德國民眾的不習慣。

post title

在本周一的記者會上,梅克爾的重大宣布引起各界熱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開啟新章節的時候到了

本周一(29),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宣布她在今年 12月將不角逐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Party, CDU/CSU)黨魁,同時也不會在 2021年的德國國會大選中爭取總理連任,並直言道:「是時候讓德國社會開啟新的篇章了。」

動盪好幾個月的德國政壇

自從梅克爾的第三任總理任期結束後,德國政壇就一直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況。首先是在 2017年9月的德國國會大選後,梅克爾所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Party, CDU/CSU)雖然保住國會最大黨的位子,得票率卻是自二戰以來最糟糕的結果;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fD)則首次進入議會,成為國會第三大黨。

將近半年的政治僵局

一切讓德國陷入好幾個月的組閣困境,一直到今年 3月,梅克爾才確定與社會民主黨(The Social Democrats, SPD)共組聯合政府,在聯邦議會中以 364票贊成、315票反對確定繼續擔任德國第四任總理。

post title

2013年7月,一名女子走過曾經是柏林圍牆的地方。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同邦,相似的結果

本月中在巴伐利亞(Bavaria)州議會選舉中,梅克爾政府的盟友基督教社會黨(CSU)失去自 1957年便保持的絕對多數黨,意味著基督教社會黨必須尋求聯合執政,與此同時,本來是第二大黨的社會民主黨跌到第五位,中間偏左的綠黨、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則竄起成為第二、第三大黨。

情況到上周日(28)的黑森(Hesse)州議會選舉也出現類似狀況——基督教民主聯盟的得票率僅有 27%,比 2013年下滑 11%,是 1966年以來最糟糕的結果。社會民主黨的得票率下滑了 10%,綠黨和德國另類選擇黨上升 9%左右。

德國總理有話說

在大選結果出來的幾個小時後,梅克爾出面發表談話了。

post title

2017年1月,梅克爾出席了德國北方都市波茨坦(Potsdam)新落成的博物館開幕式。對於這幾次的選舉結果,梅克爾認為自己難辭其咎。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論如何,我有責任」

在記者會上,梅克爾表示她需要為所屬政黨在大選中的糟糕表現「負上全責」,她說:「作為總理,以及基督教民主聯盟的領導人,不論是成功或失敗,我對任何事都有政治上的責任。」

大家用選票給了答案

形容黑森州議會選舉是場「苦澀」、「令人失望」的結果,梅克爾表示他們從選民那接收到清楚的訊息,她說:「這 7個月來,人們透過議會選舉來告訴我們,他們認為政府應該是什麼模樣,還有他們如何評估執政黨這 7個月來的表現......(投票結果)很明顯地表示,事情不能再這樣下去。」

有鑑於此,梅克爾宣布她將不會在今年 12月底角逐黨魁,也不會在 2021年尋求總理連任,她也說自己在任期結束後不會尋求任何政治職位。

post title

今年 6月,德國官方攝影師丹佐(Jesco Denzel)在G7峰會上所捕捉到的畫面立刻引起熱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受到影響的不只德國

荷蘭合作銀行的經濟分析師庫特曼(Stefan Koopman)相信,這不僅對德國,對整個歐陸國家來說也是新的一頁。

舉足輕重的角色

會這樣說,是因為梅克爾在整個歐洲事務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根據《紐約時報》的整理,在 2007年-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德國主導針對債務國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臘進行財務緊縮政策。外交上,梅克爾就烏克蘭衝突對俄國抱持著比其他歐洲領導人還要強硬的態度,並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持續抱持不同調的立場。至於對歐盟內部,梅克爾相對自由主義的作風也與民族主義導向的歐洲領導人(如匈牙利或波蘭)相抗衡。

充滿未知數  說不準的未來

因此對歐盟來說,面對英國即將脫歐,義大利 2019年的公共支出計畫過高與歐盟僵持不下,梅克爾的離去自然是讓一切雪上加霜。

智庫布魯塞爾歐洲暨全球經濟研究所(Bruegel)所長沃爾夫(Guntram Wolff)就說:「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梅克爾的繼任者將在歐盟、整合歐洲這件事上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這真的沒人說得準。」

post title

今年 5月在柏林,數以千計的德國人手拿國旗,上街表達對德國另類選擇黨的支持。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改變現在的政治態勢

但在另一方面,不是所有人都覺得梅克爾的離去是壞事,有些分析師就相信一切將為德國帶來更多公共辯論的空間,激盪出不一樣的政治觀點。

除了移民  還有其他問題

《彭博社》便認為,梅克爾在內政上並非十全十美。她在環境議題做的比說的少,在使用國家預算上過於謹慎,而忽略對大型基礎建設的投資,在 2015年的移民議題上,梅克爾在沒有計畫的情況下讓 120萬名尋求庇護者進入德國,因而造成德國社會的反彈、促成德國另類選擇黨的崛起;最後是這幾個月來,梅克爾一直膠著在處理共組政府等政治爭端,也讓德國社會萌生「沒人在管內政」的想法。

想要改善現況

伯明罕大學德國研究研究所的副主任加爾平(Charlotte Galpin)便說:「事實上,選民選擇離開兩大傳統主流政黨,正顯示他們對兩大政黨如何界定政治局勢的現況感到不滿。」

post title

今年 10月在柏林,十幾萬的民眾以「#不可分割」(#unteilbar)為口號,走上街頭反對種族主義、性別歧視、民族主義等等。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綠黨、德國另類選擇黨崛起  不是偶然

加爾平的說法也確實和德國最近幾次的大選結果相呼應,這段時間,中間偏右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的支持者逐漸轉向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基督教民主聯盟的重要盟友社會民主黨的支持者則逐漸轉向立場相近的綠黨。

因此各界相信梅克爾的決定,無非是希望挽回人們對基督教民主聯盟的信心與支持。

不會介入  尊重結果

面對基督教民主聯盟黨魁選舉在即,誰會接手也是許多人密切關注的事情,在記者會上,梅克爾已經說她不會推選自己中意的候選人,也會尊重她的政黨所有的民主決定。

目前與梅克爾關係良好的黨秘書克朗普凱倫鮑爾(Annegret Kramp -Karrenbauer)、公開反對梅克爾移民政策的衛生部長史巴恩(Jens Spahn)、前任歐洲議員麥茲(Friedrich Merz)都表示有意參選。

post title

圖為 2005年,梅克爾宣誓就任為德國總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德國總理與黨魁的分家

由於梅克爾過去堅持她必須在領導整個政黨的情況下領導德國,因此梅克爾接下來「身為德國總理卻不是黨魁」將對現行的執政政府帶來什麼影響,也將成為未知數。

她每天的「榮幸」

不過對於自己在 2000年4月成為基督教民主聯盟黨第一位女性領導人,在 2005年成為德國史上第一位女性聯邦總理,梅克爾形容能成為總理是她的「榮幸」,她說:「我並不是生來就是總理,我不會忘記這件事......也很高興可以擔任(總理)這麼長一段時間。」

在記者提問環節上,梅克爾也否認自己會轉到歐盟擔任政務官的說法,被問到她卸任後想做什麼時,她也笑答道:「我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想不到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