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國記者遇害後 美國總統川普發文挺沙烏地阿拉伯

by:泥仔
5158

今年 10月,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在走入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後遇害引發全球議論,也讓各界都在關注美國對此會採取什麼樣的舉動,而在本周二,美國總統川普發表聲明了。

post title

今年 3月,川普和沙國王儲沙爾曼見面,當時川普拿著他們販售給沙國的軍武價格統計。

路透社/達志影像

引發全球熱議的記者之死

時間回到今年 10月2日,向來以批評沙烏地阿拉伯政治著稱的沙國記者、《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為了和新任未婚妻結婚,特地跑到位於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希望可以拿到他和前妻已經離婚的證明,然而,哈紹吉在進入領事館後就沒了蹤影。

在引發全球關注近一個月後,沙國才證實他當時在領事館裡遭到折磨、殺害。

沙國王子:不知道

儘管美國媒體在前陣子取得的中央情報局(CIA)報告相信,當時下達謀殺令的就是沙國王儲沙爾曼王子(Mohammed bin Salman),但直到現在,沙爾曼王子仍強調自己對這一切都不知情。

雖然已經有一波制裁......

本月 15號,美國財政部宣布對涉嫌參與謀殺哈紹吉的 17名沙國官員進行制裁,意味著他們在美國的財產會被凍結,美國公民也不可以和這些人交易。不過仍有議員認為制裁名單應該包含皇室成員,或是透過中止對沙國銷售武器等方式,來抵制他們濫殺無辜的行為,相關討論也仍在進行當中。

但在 20號,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發表了聲明,闡述自己將會「和沙烏地阿拉伯站在同一邊」的決定。

post title

今年 4月,巴勒斯坦人拿著畫有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虎(Benjamin Netanyahu,左一)、美國總統川普(右二)、沙國王儲沙爾曼(右一)頭像的布條上街抗議。以色列、沙國均是美國在中東地區最有力的盟友。

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朗 vs. 沙烏地阿拉伯

在川普的聲明中,他以「這個世界是個非常危險的地方!」開頭,批評伊朗在中東地區資助黎巴嫩的恐怖組織真主黨(Hezbollah),還在葉門、敘利亞挑起了代理人戰爭,直指伊朗「造成無數美國人和無辜的中東人死亡」,反而是沙國「同意花費數十億美元來對抗伊斯蘭激進恐怖主義」。

「4,500億美元的生意」

除此之外,川普提到自己去年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後,沙國政府就同意給予美國 4,500億美元的投資,其中還包含了 1,100億美元的軍購合約,他寫到:「如果取消這些合約,讓俄國或中國成為最大受益者的話,那就太笨了。」

他也有可能不知道!

接著,川普提到記者哈紹吉遇害事件,形容這是「一種令人無法接受的可怕罪行」,美國的情報單位也還在評估各式各樣的資訊,但是面對沙國王儲沙爾曼王子不斷否認自己牽涉其中,川普寫到:「他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

重要盟友  關係不可斷

川普也指出,他們可能永遠不知道哈紹吉遇害的真相為何,但是無論如何,美國和沙國的關係都不會因此出現改變,並說:「沙國在對抗伊朗上是非常重要的盟友。所以美國打算和沙國維持穩定的關係,以此確保我們國家、以色列和其他中東地區夥伴的利益。」

post title

其實長期以來,沙國與美國之間就一直維持著盟友關係。

Photo: White House

維持現狀的聲明

在這份聲明發出後,BBC國際新聞總編杜解(Lyse Doucet)指出,沙國應該能夠大大鬆一口氣,畢竟在哈紹吉遇害後,各界都在看美國和沙國之間的關係會如何發展,現在,這份聲明無疑是確保一切都不會改變。

一個鼓勵聖戰主義的盟友

其實從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以後,不論共和黨或民主黨,向來和沙國保持策略上的盟友,這也使得美國針對沙國在宗教迫害、關押異議分子等違反人權的事件一直抱持著相對溫和的態度。《大西洋月刊》以 911事件為例,指出當時涉案的 19名恐怖分子中有 17人都有沙國國籍,形容沙國在鼓勵聖戰主義的同時,卻還是有辦法維持和美國的盟友關係。

post title

圖為川普在 2017年5月底拜訪沙烏地阿拉伯,當時他也傳達出要和阿拉伯海灣國家一同互助合作的意圖。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其他

各界分析師指出,川普的整份聲明也再次凸顯出「美國優先」的本質或「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特色,意味著在美國經濟和軍事發展之下,每件事都是可以計算的,就算是道德或人權也一樣。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後續受訪時也表達出類似的態度,指出川普會衡量關於國家利益的所有決策,且衡量的基準將是根據沙烏地阿拉伯,而不是記者哈紹吉。

不加批判帶來的隱憂

不過對於這樣的決定,《華爾街日報》在編輯專欄中批評到,雖然他們不覺得美國要完全切斷和沙國的關係,但川普在聲明中不加批判的態度,可能會讓沙國感覺自己不管做什麼都能得到美國的支持,長期下來,這反而會影響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利益。

在葉門首都沙那(Sanaa),阿爾法(Saleh Hassan al-Faqeh)扶住她 4個月大、已經沒有生息的女兒哈佳(Hajar)。這份聲明有可能替陷入膠著的葉門戰爭更添複雜度。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聲明引述的內容  引人存疑

許多分析師也質疑聲明中的內容,像是聲明一開始就把所有的砲火導向伊朗身上,還有轉述沙國官員的說法,形容哈紹吉是「國家的敵人」、是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成員。

實際金額是問號

關於「4,500億美元的生意」是否存在也是一大問號。事實查核網站Politifact在向白宮、美國—沙國商業協會詢問後便相信這個金額明顯被誇大。以 2017年來說,美國只出口 254億美元的商品到沙國;至於川普提到 1,100億美元的軍購投資則是把很多小的、早已存在的協議綁在一起計算,實際上也沒有到 1,100億美元這麼高。

《紐約時報》則指出,自川普上任後,其實還沒有和沙國完成任何一項重大的新軍武協議。

都是伊朗的錯?

川普在談到葉門戰爭——有伊朗撐腰的胡西反政府勢力與支持現任政府、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阿拉伯聯軍所引發的代理人戰爭——時,指出:「如果伊朗願意離開葉門的話,那沙烏地阿拉伯當然也會很樂意撤兵。」等同把責任全推給了伊朗,也讓人擔心這場已經看不到盡頭的代理人戰爭更添複雜、也更難走向休戰。

post title

在這份聲明發出後,已經有國會議員對此表示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和其他議員衝突可見

無論如何,一如川普在聲明最後寫到,他明白「基於政治上或其他理由」他的想法會和國會議員產生衝突——在哈紹吉事件後,許多美國國會議員便對沙國態度強硬,所以川普的聲明也很快引起了民主、共和兩黨部分黨員的反彈。

議員:違背文明常規的野蠻行為

立場親川普的美國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就在twitter上寫到:「我深信嚴厲制裁沙國這件事會獲得兩黨的強力支持,制裁對象將包含做出這種違背文明常規的野蠻行為的皇室成員。」

「雖然沙國是策略上的盟友,但王儲的許多行為都顯示他不尊重這段關係,在我看來,這讓他成為有害的存在。」

來自外交委員會的聲明

本月 21號,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向川普發表聲明,要求政府針對沙國王儲進行二次調查,藉此決定「這名外國人是否要替法外制裁、折磨,以及其他嚴重違反人權的行為負責」。

美國總統將有 120天的時間進行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