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油價的背後,是對生活的無能為力」法國「黃背心之亂」成功凍漲燃料稅(12/04更新)

by:徽徽
49085

12/04更新:在三個多星期的激烈抗爭後,法國政府宣布燃料稅凍漲,希望可以平息這場「黃背心之亂」。

post title

1號這天,一名穿著黃背心的抗議者在巴黎凱旋門前揮舞著法國國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怒氣在心中翻攪

在距離巴黎大約五個小時車程的蓋雷市(Guéret),杜先生(Florian Dou)的購物車裡除了一包特價香腸外什麼都沒有。每到月底,身為倉儲管理員的他要怎麼撐到微薄的薪水入帳,都是一大挑戰。對蓋雷市的其他居民來說,他們和杜先生一樣深有所感,一股隱隱的怒氣在他們心中翻騰。

催淚瓦斯擋不住

於是在周六(1)這天,杜先生花掉手上僅有的錢,開了 400多公里的車來到巴黎參加抗議,和其他示威民眾一起穿上「黃背心」,誓言除非情況改善,否則他們哪都不去,就算鎮暴警察出動催淚瓦斯、水車和橡膠子彈,仍無法驅離在街頭抗議的他們。

從抗議油價到不平等

這場「黃背心之亂」已經持續了三個星期,除了傷亡人數增加、公物被破壞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以外,剩下的一切都沒有好轉。此外,隨著時間越拖越長,整個「黃背心之亂」也從抗議調漲油價到抗議整個社會的不平等。靠著社群媒體,像杜先生一樣從法國貧窮鄉村而來的示威民眾自發性地一同集結在巴黎,逐漸成了一股當局無法忽視的強大力量。

post title

在巴黎街頭,一名女子走過被抗議民眾燒得焦黑的車輛。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導火線:柴油價格調漲

而這場動亂的導火線是法國即將調漲的柴油價格,柴油也是目前法國車輛最常使用的燃料。

過去一年來,柴油的價格已經調漲了 23%,來到每公升 1.51歐元(折台幣約 54元),這個價格是自西元 2000年以來最貴的價格。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此外,法國政府在今年調漲了每公升柴油的碳氫稅到 7.6分(折台幣約 2.7元),汽油則是 3.9分(折台幣約 1.4元),這麼做是為了推動大眾將柴油車換成環保綠能車。另一方面,當局打算從 2019年1月1日開始,每公升柴油的碳氫稅還要增加 6.5分(折台幣約 2.3元),每公升汽油則是 2.9分(折台幣約 1元),這一切也成了壓垮法國藍領階級的最後一根稻草,讓他們穿上後車廂必備的黃背心上街抗議。

12月4日,法國政府終於妥協,宣布暫緩明年調漲碳氫稅的計畫,希望可以平息民怨。

post title

在凱旋門的基座上,被抗議民眾用噴漆噴上了「黃背心終將勝利」的字眼。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號這天,法國總統馬克宏(中)在維安人員的陪同下,來到抗議最火熱的凱旋門附近視察,他也重申自己無法接受暴力的立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下機就到凱旋門視察

周日(2),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剛參加完在阿根廷舉辦的G20峰會,立刻火速趕回巴黎。一下機,馬克宏就在維安人員的陪同下前往凱旋門視察「黃背心之亂」造成的損害,只見凱旋門的基座上被噴漆噴地亂七八糟,上頭寫到「推翻資產階級」以及各式各樣要馬克宏下台的標語。

「巴比倫正在燃燒」

連接凱旋門的香榭麗舍大道也無法倖免,街道旁的商店玻璃被打破、停在路旁的車輛被縱火、路燈和路標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一面牆被噴漆噴上了「巴比倫正在燃燒」的字樣,到處都是民眾暴動後留下的痕跡。

3人死亡、260人受傷

根據統計,這場暴動至今已經造成 3人死亡、超過 260人受傷和超過 400人被捕。驚人的數字也讓馬克宏總統下令召開內閣會議,商討如何危機處理,以及衡量是否要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派出總理進行談判

最後,當局決定先不要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而是派出法國總理菲力普(Edouard Philippe)前往和抗議民眾談判。然而,對第一線的警察而言,民眾暴動的程度已經快讓他們招架不住。

post title

就算鎮暴警察出動水車、催淚瓦斯和橡膠子彈,仍無法驅離穿著黃背心抗議的民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針對「黃背心之亂」,法國鎮暴警察表示,民眾的暴動程度「前所未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暴動程度「前所未見」

巴黎警察局長德普契(Michel Delpuech)提到,有的警察形容民眾暴動的程度「前所未見」,他們在和警方對峙時手上拿著石頭、鐵鎚、園藝工具和氣瓶,整個巴黎市中心的精華地段則充滿煙硝。

馬克宏:絕不接受暴力

面對種種衝突事件,馬克宏總統表示:「我絕不接受暴力,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正當化當局遭到攻擊、商家遭洗劫、行人或記者受到威脅,或是凱旋門被破壞。」

在野黨呼籲解散國會

在馬克宏政府深陷「黃背心之亂」的同時,曾和馬克宏競選總統的法國右翼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黨魁勒龐(Marine Le Pen),以及左翼政黨「不屈法國」(La France insoumise)創辦人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都呼籲馬克宏解散國會、重新舉行大選。

post title

從巴黎凱旋門上空往下俯瞰,可以看到整個巴黎精華地段籠罩在一片煙硝之中,還有抗議民眾顯眼的黃背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搭起自己的總統府

回到杜先生身上,他除了到巴黎抗議,也和其他抗議民眾一起在蓋雷市的圓環設置路障,擋住來往車輛的去路,並在附近用防水布和木板搭起了屬於他們的愛麗舍宮,嘲笑馬克宏主政的總統府,一旁的收音機則播放歌手唱著:「馬克宏,他和大老闆站在一起,馬克宏,他反人民」的歌曲。

怒吼隨著時間變弱

來來往往的車輛看到了抗議民眾多少都會按喇趴響應,但抗議民眾深知,他們的怒吼只會隨著時間和與巴黎的距離越來越微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其中某些人決定前往巴黎抗議。

「我們受夠了」

從蓋雷市前往巴黎抗議的德古(Yoann Decoux)上周才被逮捕過,今年 30歲的他是一名失業的電器線路工人,他說:「我過去從來沒參加過任何政治抗議活動,但我們想說的是,我們受夠了。」

「他們(主政者)根本不知道我們怎麼靠著一點點的薪水過日子,我們也是人啊!」德古不時得靠擔任農夫的父親接濟一些蔬菜過活。

post title

在位於巴黎北方的楓丹聖母鎮(Fontaine-Notre-Dame),穿著黃背心的抗議民眾用路障擋下車流。抗議民眾不只集結在巴黎,他們更透過全國串聯在主要市鎮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付完帳單就見底

杜先生則說,他每個月的薪水大約是 1,300歐元(折台幣約 4萬6,111元),付完高額的稅賦和電力等昂貴的公共使用費後很快就見底,他今年 9歲的兒子也因為他們經濟狀況不佳,從來沒有度假過。

月底擔心沒食物

今年 46歲靠著幫人照顧寵物維生的吉拉丁(Fabrice Girardin)說:「我們生活在壓力之下,每到月底,我們都會擔心有足夠的食物可以填飽肚子嗎?」

生活小確幸都不見了

前來聲援的夜班護士德普圖(Laetitia Depourtoux)又是另一個在生活捉襟見肘的例子。她和驗光師先生兩個人的薪水每個月加起來有 3,300歐元(折台幣約 11萬7,051元),但為了養育 4個孩子和付各式各樣的帳單,很快就花光了,銀行也因為他們的經濟狀況不佳而不願意借錢給他們。於是,德普圖和先生只好到巴黎參加黃背心之亂,她的先生說:「只要抗議繼續,我們就會和民眾站在一起。」 

「我們可以活下來,但是我們必須活得非常小心,我們不能上館子,所有生活中的小確幸都不見了。」

「當局的回應讓整個情況更加惡化,民眾要的是減稅,但他們卻跟民眾講環保(註)。」

哪一餐可以省下來?

與此同時,在圓環附近徘徊的卡車司機歐非黑(Laurent Aufrere)則在想,今天哪一餐可以省下來不要吃。他說:「如果我停下來不工作,我就會死。現在正在發生的是一場人民的起義。」

註:上周,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演說中提到,法國計畫從使用石化燃料轉移到使用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