槓上IWC 日本將於明年恢復商業捕鯨

by:時時
9149

26號,日本政府宣布即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最快從明年 7月起,日本就能在鄰近海域重新開始商業捕鯨。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11月,在日本東京一家提供鯨魚料理的餐廳內,日本自民黨眾議員二階俊博(左排三)和時任經濟産業副大臣的山際大志郎(右排三)等人,一起享用鯨魚料理推廣捕鯨文化。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宣布退出IWC  恢復商業捕鯨

26號,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宣布,日本將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根據IWC的規定,日本只要在 2019年元旦之前通知IWC,就能在明年 6月底正式退出。

換言之,日本從明年 7月起,就可以在日本領海、專屬經濟區(又稱排他性經濟海域, EEZ)恢復商業捕鯨。同時,日本在退出之後,便無法前往南極海為了科學研究來捕鯨。

日本:IWC成為反捕鯨團體

日本政府強調,IWC等國際捕鯨組織應該要兼顧保育和捕鯨業的永續性,但現在的IWC卻成為反對捕鯨的團體,無法接受不同的觀點,也沒有辦法解決環境保育和捕鯨支持者間長期以來的分歧,所以這次日本才會選擇退出IWC。

在日本退出IWC之後,當局就能重啟日本近海睽違將近 30年的商業捕鯨活動,同時日本政府也提到,他們將以觀察員的身分參與IWC對談。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2月,日本駐IWC代表森下丈二(Joji Morishita)手持IWC的科學報告出席記者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86年  全面禁止商業捕鯨

說起日本和IWC間的爭執,IWC是根據《國際捕鯨管制公約》在 1948年成立的國際捕鯨管制機構,負責監督評估世界各國捕獲鯨魚之數量及種類,是否合於公約之有關規定。而日本在 1951年加入IWC,目前IWC有 89個會員國。

1986年起,IWC為了要恢復鯨魚的數量,嚴格禁止所有的會員國商業捕鯨,但允許以科學研究為目的的捕鯨活動。

捕鯨國家反彈

然而,IWC這項商業捕鯨禁令一直遭到日本、挪威、冰島等捕鯨國的反對,這些國家認為捕鯨是他們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不應該全面禁止商業捕鯨。

近年來,日本主張特定種類的鯨魚在數量上有所恢復,不再需要透過禁捕的方式來保育,並要求IWC應該要開放讓有捕鯨文化的國家可以繼續捕鯨。

今年9月提案失敗

IWC和日本的關係在這樣的背景下,在今年 9月雙方降到了冰點。當時日本以相同的理由再度向IWC提案,希望IWC可以開放讓日本恢復商業捕鯨,但遭到其他會員國多數決反對。

與此同時,日本執政黨自民黨便向日本政府提案,以退出IWC的方式來抗議。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2月,在日本山口縣下關港,南極捕鯨研究船勇新丸(Yushin Maru)啟程前往南極前,船員的家屬們在岸邊揮手,目送勇新丸出航。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以科學研究為由  行商業捕鯨之實

雖然這一次日本宣布退出IWC,意味著日本從明年起可以正式恢復商業捕鯨活動,但在過去 30年來,日本可以以科學研究為由捕鯨,也一直飽受反對捕鯨國家與動保團體的批評。

反對者認為,日本長年以來一直以科學研究的名義,實際上是在持續進行商業捕鯨,將一部分以研究名義捕撈到的鯨魚肉當成商品販售。

圖為 2014年6月,在日本千葉縣南房總市的和田漁港,為了要慶祝捕鯨季即將開始,當天漁港特別舉辦貝氏喙鯨解體秀,邀請當地居民和小學生認識當地的捕鯨文化。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戰後才成為一種「肉」

回顧日本的捕鯨業,雖然日本沿海地區數百年來確實存在著捕鯨文化,但鯨魚肉消費量暴增、真正成為主要的肉類食物來源是在第 2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

根據日本政府的統計,1960年代日本每年大約消耗 20萬公噸的鯨魚肉,但近年來鯨魚肉的消費量已經下降到 3,000-5,000公噸左右,而這 5,000公噸的鯨魚肉就是來自於「科學研究」的鯨魚。

post title

圖為 2012年3月,在日本宮城縣石卷市,一名男子行經一個彩繪成鯨魚肉罐頭外型的儲油槽。這一個儲油槽在 2011年 311大地震時,被海嘯捲走。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退出IWC能提升消費量?

然而,目前在日本鯨魚肉的主要消費者是老一輩的世代,對他們來說偶爾吃一下鯨魚肉可以回味一下過去的記憶,但多數的年輕世代並不認為鯨魚肉是食物。

也因此,在日本也有一派人質疑,未來重新恢復商業捕鯨之後,日本國內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的需求。

曾經作為IWC日本代表的前水產廳官員小松正之(Masayuki Komatsu)便質疑,日本退出IWC之後是不是真的能改變現狀,或因此獲得任何好處。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2月極具爭議的動保團體「海洋守護者協會」(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企圖阻止日本捕鯨船勇新丸在南極捕鯨。「海洋守護者協會」的標誌之一,就是船上帶有骷髏頭的標章。

路透社/達志影像

還是要遵守其他國際規範

在日本退出IWC之後,雖然不需要受限於IWC《國際捕鯨管制公約》的規定,但還是有其他國際上的相關規範必須要遵守。

例如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當中,便要求會員國應該要遵循適當國際組織的規定,致力於鯨魚的保護、管理和研究,不過在條約當中並沒有明確指出哪些是「適當的國際組織」。

目前外界推斷,日本政府在退出IWC後有可能會考慮加入其他和捕鯨業相關的國際團體,而北大西洋海洋哺乳類委員會(NAMMCO)或許是日本政府會考慮的組織,因為NAMMCO是由挪威、冰島、格陵蘭和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等傳統捕鯨國家所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