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處處受限 埃及民眾力保平常心

by:阿咖
6675

埃及的動亂並未消逝,緊繃的氣氛仍瀰漫空氣中;在緊急法令狀態下的埃及,處處都受到限制的,當地人日常生活對外界的人來說,是難以想像的,但為了生活,埃及民眾仍要一天一天地過下去。

post title
路透社

埃及在頒布緊急法之後,舉國處處受到限制,為了進一步壓制示威活動的發生,當地的宵禁管制在上周(24)又從晚間9點往前提早到晚間7點。《德國之聲》在25號時,就報導了埃及各個階層的民眾的生活。
 
趕在宵禁前回家...
自從14號鎮壓穆斯林兄弟會的陣營後,埃及軍方首領阿西西在當地實行了宵禁的管制,現在埃及多數的大城中,人們多半僅能在白天上街。嚴苛的宵禁法實行後,埃及人的生活面臨許多限制和不便,舉例來說,為了趕在宵禁前回家,大批的人潮和車陣全在傍晚堵在街上,人人心中想的都是緊急法可以趕快取消。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日前(12)在埃及結婚的一對新人

沒人能阻止我變美
儘管四周常是緊張的氣氛,仍有埃及民眾試著維持原來的生活步調,《德國之聲》訪問到36歲、在零售公司當人資經理的哈南(Hanan Moselhy),她為了保持自己光鮮亮麗的外表,還是繼續維持每周到美容院做指甲的習慣,「管你是革命、穆斯林兄弟會、還是示威抗議,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擋我變美」哈南說。

至於公司的事情怎麼辦,她會用電話、電子郵件等等各種通訊軟體來處理公司會議和事務。哈南對記者說,她希望可以保持原來的忙碌生活步調,讓她的日常不會因為埃及的動亂而脫離軌道。
 
但不可否認的,緊急法頒布後的生活還是會與從前的日子不同;哈南跟家人住在開羅城郊、富庶的塔加墨(Tagamo)區,她現在就覺得生活變得有些枯燥;「週末的時候,我只能在白天跟朋友們聚會,每天晚上都待在家好無聊,所以我很早就上床睡覺」。

保持忙碌打發時間
另方面,30歲、在科技業上班的戈瑪阿(Mahmoud Gomaa)則趁著這種處處限制的時期來「充實自我」,例如學西班牙文就是他的新目標。戈把阿是個習慣讓自己整天都很忙的人,但有了宵禁後,從前習慣在下班後用運動發洩精力的他,面臨精力無處發洩的窘境,他就表示想乾脆到埃及其他沒有實行宵禁的地區,例如紅海地區逛逛。

post title
路透社

生意做不下去
在開羅的老闆們也面臨生意做不下去的問題,38歲、和先生一起在當地賣汽車零件的哈珊(Abir Hassan),他們的店因為離常有示威的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不遠,現在只得暫時歇業,現在她只能靠到有錢人家幫傭打零工賺生活費。

「我們真得受害很深…我們正努力從這些苦日子中活下去,神哪,請讓情況好轉吧。」哈珊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剛買完麵包的埃及民眾對著一旁的小妹妹微笑
 
家人安危最重要
然而,最讓她擔憂的是家人的安危,哈珊對記者說「我替我的孩子和先生擔心…如果我的先生晚回家我就好害怕」,不管當下有沒有宵禁,哈珊都會跑出去找她的丈夫。至於9月份的開學季就要到來,哈珊也不確定到底能不能送孩子上學,「我怕隨時會有攻擊發生,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把孩子們送去學校」。
 
哈珊把埃及目前的動亂歸罪在穆斯林兄弟會上,儘管現在生意大受影響,但她覺得政府為了讓情勢穩定,施行戒嚴和宵禁等限制是正確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變數太多的未來
43歲的計程車司機阿里(Hussein Ali),在宵禁開始後,賺到的錢也比過去少了許多,捉襟見肘的生活讓他不知如何是好,阿里現在跟妻兒一起住在離開羅不遠的亞伯丁(Aberdeen),他們一家在宵禁時期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看電視。「未來太多變數了」他對記者如此說。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 請到 “Life under martial law in Egypt


延伸閱讀:《埃及政局動盪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