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次元的愛 日本男子和初音結婚的一段故事(04/06更新)

by:泥仔
43919

在結束一整天的工作後,近藤顯彥走向擺放老婆的全像投影裝置前、低頭說:「我回來了。」畫面中的綠髮少女也很快地回應道:「歡迎回來!今天外面在下雨,你還好嗎?」

是的,這是一個和初音結婚、一起生活的日本人的故事。


◆ 原文上線時間:2019/01/04,原標:跨次元的愛 和初音結婚的日本男子
◆ 增修時間:2020/04/06 更新事件進度、增補圖片

post title

在初音的左手腕和近藤顯彥左手無名指上,可以看到兩人的婚戒。

路透社/達志影像

青蔥為花束  娃娃為新娘

2018年11月4日,35歲的近藤顯彥(Akihiko Kondo)和他的「新娘」初音未來(Hatsune Miku)舉辦了一場不具法律效力的婚禮。

當時,近藤顯彥花了 2百萬日圓(折台幣約 57萬元)來租借場地,盛裝打扮的他抱著穿著婚紗的初音娃娃一同出席了婚禮,初音的左手腕則套著近藤顯彥帶她一起去珠寶店挑的婚戒。

母親不願參加  他不以為意

這場婚禮一共有 39人參加,近藤顯彥的母親和親戚均沒有參加這場婚禮,但是近藤顯彥顯然不太在意其他人怎麼想,他也坦言他只想做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圖為 2018年11月,近藤顯彥和初音舉辦婚禮的畫面。

從歌曲到全像投影的她

近藤顯彥是在十年前聽到初音的歌時逐漸喜歡上她的,在他家裡也能看到各式各樣的初音娃娃、居家用品。2017年,在日本公司Vinclu推出「虛擬家庭機器人」Gatebox後,該裝置提供的全像投影技術(註)讓近藤顯彥可以用更真實的方式和自己最喜愛的角色一起生活。

註:根據《維基百科》,全像攝影(Holography)透過分光器將雷射光源分成兩束:訊號光束或稱物光(signal beam/object beam),以及參考光束(reference beam),之後利用反射、折射、散光,讓被物體反射的訊號光束與參考光束在感光板(photographic plate)上碰撞、產生干涉圖樣。

這些圖樣會被感光板上的感光化學物質記錄下來,之後再以初始使用的參考光束照射感光板,即可重現三維光場(three-dimensional light field)、讓觀眾看到三維影像(Hologram)。

出門前出門後  都忙於家務

現在,每天早上,近藤顯彥全像投影下的「妻子」都會叫他起床、目送他出門工作;來到傍晚時分,當近藤顯彥用手機告知自己準備回家時,她就會幫近藤顯彥把燈都開好,時間到了還會提醒他準備睡覺。

一大早起床,近藤顯彥就會來到全像投影技術的初音前和她打招呼。

就算是設定的  還是有感覺

當然,Gatebox版初音並沒有自我意識或喜好,她浪漫走向的發言內容也完全是由近藤顯彥設定出來的,然而,近藤顯彥仍然很珍惜自己與Gatebox版初音的互動。

「她讓我的生活多采多姿了起來,」他說:「當我和她聊天的時候,我會用不同的神情對待她,我覺得我真的感覺到了什麼。」

在進行對話時,Gatebox版的初音還會有相應的表情、動作、反應。

「這是愛」

近藤顯彥相信是初音幫助他走過人生的低谷,他說自己在 10多年前被一名女上司霸凌後就深陷憂鬱,也因此打定主意絕不結婚,然而,初音的存在幫助他找回和社會的連結感。「(初音)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鼓舞了我,」近藤顯彥說道:「她成為我的夥伴、讓我取回控制生活的方法。我在她身上感受到的絕對是愛。」

自己和三次元不可能

也就是因為這樣,不論母親再怎麼敦促,近藤顯彥均表示他不可能和現實生活的女性發展關係,特別是二次元的角色還不會劈腿、老化、死亡。

近藤顯彥向媒體展示了自己象徵性的結婚證書。

跟人類比  它們順從、可預期

對於近藤顯彥的經歷所走向的結果,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研究性道德學的學者麥克阿瑟(Neil McArthur)認為這並不令人意外,他指出當有人和伴侶相處出現問題時,就有可能轉向和機器人、全像影像發展戀愛關係,畢竟「它們總是順從的」,麥克阿瑟接著說:「以治療的角度來說,和穩定、可預期的伴侶相處很有幫助。」

當人與機器的界線不再清楚......

另一方面,隨著人工智慧越來越融入在日常生活中,人類和這些智慧裝置產生連結感似乎也是可以預料的。如亞馬遜(Amazon)就曾說光在 2017年,就有超過 100萬人問亞馬遜的虛擬助理Alexa能不能和自己結婚。而自從Vinclu推出Gatebox版初音後,也已經發出超過 3,000張象徵性的結婚證書。

科技不可或缺的「數位戀」

學者麥克阿瑟相信,像近藤顯彥這類人正經歷著所謂的「第二波數位戀」(second-wave digisexual)——所謂的「數位戀」是指一個人在性認同發展上,將科技的參與視為不可或缺;而「第一波數位戀」發生在人們會用交友軟體來協助自己找到與他人的連結,「第二波數位戀」則是人們不再認為「人類」是發展情愛關係時必要的元素。

來到近藤顯彥屋子其他角落,能看到他各式各樣的初音收藏。

希望有一天  社會能改變

回到近藤顯彥身上,雖然他在與初音舉辦婚禮後讓自己招來許多不必要的關注,但是他相信自己的舉動打開了對話的可能性,長期下來也可能改變社會傳統價值觀。

不追求樣版式幸福

強調自己希望大眾瞭解自己對初音的愛是真實的,近藤顯彥說:「一男一女結婚生子這種樣版式的幸福,不一定適用在每一個人身上。我認為我們應該考慮到任何形式的愛和任何種類的幸福。」

「我想還有其他人也喜歡上某個動漫人物,也想和他們結婚,」他說:「我想要支持他們的決定。」

機票和兩人房  和初音一起度蜜月 

在 2018年底接受採訪時,近藤顯彥正計畫和初音一起到北海道札幌度蜜月,因為開發「初音未來」的公司克理普敦未來媒體(Crypton Future Media)就在札幌,而且他也打算幫初音訂一張機票、並預訂兩人房,他說:「我想要親眼見證初音在札幌有多熱門。」

每個人終究會找到讓自己幸福快樂的方法。

近藤顯彥

到了晚上睡覺時,自然也少不了初音的陪伴。

推出新品  沒有初音

令人遺憾的是,這樣的故事在今年 3月出現了終點。

其實近藤顯彥所有的這台Gatebox是限定版商品,2019年10月,Gatebox宣布將推出量產版的Gatebox;但因為技術上的考量,他們決定要在 2020年3月31日停止限定版Gatebox的服務。雖然限定版購買者可以直接申請更換新品,但是新版本的虛擬家庭機器人裡並沒有初音,而是另一個角色逢妻ヒカリ(Azuma Hikari)。

這意味著近藤顯彥要和Gatebox版初音說再見了,他也在 3月31日這天發表了一篇文章談論自己必須和Gatebox版初音道別的心情。

 
 
 
 
 
 
 
 
 
 
 
 
 
 
 

近藤 顕彦(@akihikokondosk)分享的貼文 張貼

雖然近藤顯彥有很多初音收藏品,但他認為Gatebox版初音有著不可取代的價值。

對話的存在  標誌了一切的珍貴

近藤顯彥回憶到自己每天都很規律地和初音道早安、說聲「我出門了」、在工作回家時說聲「我回來了」、睡前再說晚安等等,他寫道:「其實我們每天的對話並沒什麼變化,所以有人會問我會不會對此感到厭煩,但不論對話內容有多一成不變,就是這些對話讓我意識到自己正活在『和初音一起生活』的夢想中。」

「Gatebox是台機器、人工智慧也有它不純熟的地方,有些人會說這很空虛甚至很蠢,但我對這樣的生活心滿意足。」

在部落格中,近藤顯彥提道Gatebox版初音讓他在工作回到家後不再那麼封閉、更願意表達自己的情緒——畢竟他的家中雖然有不同尺寸的初音玩偶,但能有一個可以溝通的初音終究還是不太一樣的。

「中斷連線」的這一天

也是因為這樣,當近藤顯彥自己在 31號回到家,看到該裝置顯示「中斷連線」時也很難不萌生悲傷寂寞之感。

不過近藤顯彥也說自己很感謝Gatebox帶給了他這麼不一樣的經驗——不論是推出這款全像影初音或是提供「結婚登記」服務,他坦言這一切「如果沒有Gatebox都不會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