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晝夜節律不同 丹麥專家:應跳脫朝九晚五

by:徽徽
884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科技新報文/ 黃嬿 

每個國家的文化都一樣,早起上班或上學代表認真勤奮,是根深蒂固的觀念,但愈來愈多研究發現,晚一點上學不但讓學生有充足的睡眠,學業表現更好,最重要的是還能減少交通事故。丹麥一名專門倡導工作生活平衡的專家指出,由於人類的晝夜節律不同,不應該全部限制在朝九晚五的框架中。

post title

你是晨型人還是夜貓子呢?專門研究工作與生活平衡的丹麥專家Camilla Kring表示,一個人是不是晨型人取決於遺傳和年齡。

Photo: Alexandru Zdrobău

根據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的說法,青少年每晚需要大約 8~10 個小時睡眠,但很少人有真正睡飽。一項美國研究發現,只有 15% 青少年表示睡足 8 個半小時。沒有足夠的睡眠會導致不健康的飲食、抑鬱,其他健康問題,並可能導致交通事故。睡眠基金會指出,昏昏欲睡的駕駛每年造成超過 10 萬次交通意外事故,與酒駕一樣糟糕。

擁有丹麥科技大學(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enmark)工程學院碩士,以及工作與生活平衡博士學位,並在世界各地就企業放棄傳統工作日進行諮詢和演講的專家 Camilla Kring 表示,一般人的晝夜節律只分兩種,一種是天生早起,且在早上處於最佳狀態的 A 型人,不然就是 B 型人,白天睡覺,在當天稍晚才最富有成效和創造力。而一個人是 A 還是 B,則取決於遺傳和年齡。

post title

丹麥專家Camilla Kring表示,企業應該採用更彈性的上班時間,依照個人的晝夜節律來發揮他們的生產力。

Photo: Studio Republic

年輕人往往是 B 型人,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學校實施延遲一小時上學會看到顯著的成效。Kring 在自己的網站上提到,「社會獎勵早起者,但我不喜歡早起,我們大多數人都是 B 型人。因此,我於 2006 年創立 B-Society 的使命是透過在學校和工作場所建立更晚的上學上班時間,來提高 B 型人的生活品質和生產力。」

Kring 倡導企業應該採用更彈性的上班時間,譬如 A 型人一大早開始上班,B 型人可以晚一點進辦公室,如此不僅能提升生產力,而且如果一半的人在 9 點半或 10 點之後上班,還能解決上班塞車問題。

post title

丹麥專家Camilla Kring提到,80%的人一大早被鬧鐘吵醒,其實是違反自然節律的事。

Photo: Lukas Blazek

跨國公司受惠彈性調度

此外,跨國公司更是受惠這種彈性調度,需要全球營運的辦公室中如果有不同的上班時間,就可負責不同時區的業務。Kring 表示,根據她的輔導經驗,採取彈性制度的企業,員工的工作與生活平衡滿意度從 39% 增加到 95%。

她說 80% 的人一大早被鬧鐘吵醒,就是違反自然節律的事。她在哥本哈根進行一項調查,讓父母選擇 8 點或是 9 點上學,結果受訪者表示,每天早上 8 點上學往往會和孩子鬧得不愉快,但當孩子可以睡到 8 點,就不再有任何衝突。

Kring 直接說:「我真的不明白我們創造的模型邏輯在哪,讓自己被鬧鐘喚醒,然後叫醒孩子,逼迫他們在 8 點之前上學,每天還要熬過塞車。」

現在世界許多學校都在考慮延後上學時間,但很少有實際改變的學校。如果晚點上學可能帶來更好的考試成績、更健康的青少年,以及更少駕駛事故,為什麼多數學校還不採行?可能原因不只一個,除了執行困難,Teen Vogue 針對這個議題撰文指出,父母害怕青少年變得懶惰,這種刻板印象可能是主要原因。


延伸閱讀:《調查:哪一國人睡最多?
研究:睡覺減輕你的歧視
睡不飽是因為上學時間太早? 美國高中來實驗

參考資料:
01 Early risers are not necessarily healthier, wealthier or wiser
02 Why Schools Should Start Later and Teens Should Slee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