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粉絲說「等我回來」 新加坡男演員在紐西蘭軍訓身亡

by:時時
12181

近日,新加坡演員馮偉衷在服役期間意外身亡,引發新加坡社會對於新加坡兵制的注意。

post title

圖為 26號,新加坡男演員馮偉衷的遺照出現在追思會場上。上周四,馮偉衷在紐西蘭軍訓期間不幸身亡,得年 28歲。

美聯社/達志影像

修理砲車被壓傷

上周,新加坡演員馮偉衷(Aloysius Pang)在紐西蘭軍訓期間,和另外 2名同袍一起修理一輛 155毫米榴彈砲車(SSPH)時,意外被砲車的槍管壓傷,送醫後歷經 3次手術仍不治身亡。

目前馮偉衷的遺體已經運回新加坡,並在 27號舉行追思會和喪禮,吸引上千名親友、粉絲上前哀悼。

一年半發生4起

事實上,馮偉衷是新加坡自 2017年9月以來,第 4起在軍訓期間死亡的案例。也因為他身為公眾人物的身份,讓一些新加坡人透過他的死再次注意到軍事訓練是不是有太過嚴格的問題。

post title

圖為 2018年6月,當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新加坡結束和北韓總統金正恩的會面時,一旁的新加坡軍人目送川普搭上空軍一號(Air Force One)離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兩年全職現役軍人

說起新加坡的徵兵制度「國民服役」(National Service, NS),擁有新加坡國籍或第二代永久居民資格的男性,只要年滿 18歲就必須當 2年全職的現役軍人(National Service Full-Time, NSF),並會被分派新加坡武裝部隊(SAF)、警察部隊(SPF)或民防部隊(SCDF)。

再加十年戰備軍人

役男在 2年役期結束後,就會成為「戰備軍人」(Operationally Ready NS),在「戰備軍人」身分解除之前,必須要連續 10年定期回到參加體能測驗或回到軍營受訓,直到年滿 40歲(如果是軍官的話則為 50歲)。

如果不從,根據新加坡法律最高可處監禁 3年或罰鍰 1萬新加坡幣(折台幣約 22萬8,100元)。

2年兵役結束

以馮偉衷為例,他已經當完 2年的兵,級別是一等中士軍備技師。這一次前往紐西蘭懷烏魯(Waiouru)訓練區,是以武裝部隊「戰備軍人」的身分參加「霹靂戰士」(Thunder Warrior)的軍事演習。

post title

24號,在馮偉衷的遺體抵達新加坡樟宜國際機場後,馮偉衷的哥哥馮偉哲(Kenny Pang)和經紀人許正榮(Dasmond Koh,不在畫面中)接受記者採訪。

美聯社/達志影像

已經比較好了

上周四(24),新加坡三軍總長王賜吉(Melvyn Ong)表示,在過去發生過幾起在軍訓期間死亡的案例後,現在的新加坡在軍訓上已經建立了良好的制度、並全面提高軍訓的安全性,像是加強車輛安全及預防中暑措施上。

王賜吉也補充道,雖然新加坡的軍訓環境上確實有所改善,還是不免會發生像是馮偉衷的憾事。他說:「我們並不會逃避責任,我們總是希望能變得更好。」

中暑、出車禍

回顧先前人們在軍訓期間死亡的案例,除了馮偉衷以外,還有兩人是在全職服役期間發生車禍而死亡、李函軒(Dave Lee)則是在軍訓期間因為中暑身亡。

「接二連三地出現」

李函軒的媽媽楊小姐(Jasmine Yeo)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她不認為和她一樣遭遇喪子之痛的家長們,會有從「兒子在軍訓期間死亡」這種痛苦解脫的一天。

她說:「這種事情接二連三地出現,我真不想看到這樣的狀況。安息吧!新加坡之子。」

減少軍訓時間和強度

無論如何,新加坡軍方目前已經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負責調查馮偉衷的死因,並規劃在接下來的幾周內要減少軍訓時間長短、頻率和訓練強度。

post title

在馮偉衷的追思會場上,一名女子拿出一台手機拍照。

美聯社/達志影像

知名演員  反應更強烈

新加坡《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評論道,新加坡人對於馮偉衷死訊的反應,比起前幾次在軍訓期間意外身亡的反應還要強烈,這和馮偉衷身為知名演員有關。

就像家中成員死亡

對此,南洋理工大學的助理教授劉開坤(Liew Kai Khiun,音譯)相信這是因為發生在名人身上的事情,會引起更多人的共鳴,讓更多曾經有過軍旅經驗的人回憶起過去軍訓期間的種種。

他接著說:「特別是對於熟悉馮先生電視劇的新加坡人來說,他的死訊就像聽到家中成員死亡一樣。」

 
 
 
 
 
 
 
 
 
 
 
 
 

Off to serve our country. Back at the end of the month! May not be able to post much when I'm there so 等我回来 yeah =)

冯伟衷 Aloysius Pang(@aloypang)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這是馮偉衷生前最後一則貼文,他在貼文中寫道自己服役到這個月底,還和粉絲們說「等我回來 yeah =)」

名人也不例外

劉開坤補充道,馮偉衷的死訊有可能讓大家意識到,任何人在軍訓期間都有可能死亡,即使是名人也不例外。

此外,發生在名人身上的事情,也會引起更多人的共鳴,讓更多曾經有過軍旅經驗的人回憶起過去軍訓期間的種種。

希望軍方透明公開

劉開坤也提到,他注意到網路上的討論比起無法接受有人在軍訓過程中意外身亡,反而比較多是希望軍方能有更透明、更高層級的究責制度。

上線時間:2019/01/30
增修時間:2019/01/30  修正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