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編劇百日罷工:十年前,讓影視產業停擺的那場示威

by:泥仔
18868

當我們談到電影或電視節目時,總會先想到活躍在螢光幕前的演員,或是在現場指揮號令的導演,然而要完成一部影片,其實還有賴於大大小小的影視從業人員,且編劇就是其中一個要角——畢竟沒有劇本的話,整部戲多半也拍不下去了,因此發生在 10年前的好萊塢編劇罷工就算是放到現在,仍是許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post title

電影電視製作人聯盟AMPTP的總部外,WGA的罷工成員在這裡拉起了封鎖線,並輪流駐守在這裡示威。圖片拍攝於 2007年12月1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各種工會vs.製作人聯盟

好萊塢的運作和各大工會息息相關,在這裡,你可以找到美國導演工會(Directors Guild of America, DGA)、美國演員工會(Screen Actors Guild, SAG),以及代表了 1萬2,000名電影與電視編劇的美國編劇工會(Writers Guild of America, WGA)。

與之相對,則是代表了 350多個製片公司與工作室的電影電視製作人聯盟(Alliance of Motion Picture and Television Producers, AMPTP),一般大眾所熟知的派拉蒙影業(Paramount Pictures)、索尼影視娛樂(Sony Pictures)、華納兄弟(Warner Bros. Pictures)都包含其中。

今天,小隊長想要來跟大家談談,十年前由美國編劇工會WGA發起的那一場撼動好萊塢生態的罷工。

重播之後,該付多少錢?

一切是起於美國編劇工會WGA和電影電視製作人聯盟AMPTP在「重播費」(Residual)上的爭議。所謂的重播費是指電視節目、電影在重播時,編劇或演員可以從中拿到的酬勞,2007年,編劇希望他們在DVD以及串流在網路、手機這類「新媒體」上的重播費可以提高,卻遭到AMPTP以現在談新媒體還太早而拒絕。

開始罷工  一切停工

因此在 2007年11月2日星期五,歷經好幾個小時的談判未果後,WGA宣布罷工,根據所有加入WGA的成員協議,所有WGA的成員都不能以任何形式參與計畫,不能開會、不能替劇本提供建議、更不用說替製片公司撰寫劇本。

post title

2008年12月12日,同時身為美國演員工會SAG和美國編劇工會WGA的成員向媒體展示了身上的T恤,表達出兩個工會相互支持的心情。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想罷工,但要公平

從 2007年11月5日星期一開始,WGA成員開始輪流駐守製片場外抗議。駐守在日落高爾攝影棚(Sunset Gower studios)的《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共同編劇雷恩(Thomas Lennon)當時受訪時說:「我們不想要罷工...如果你問所有WGA的成員,他們大概也會說自己寧願繼續工作。話雖如此,我們也希望能得到一紙公平的合約。」

談判代表:我們談不下去

對於這一切,AMPTP的談判代表康特(Nick Counter)則說罷工讓他們沒辦法繼續談判下去,他說:「我們不會在有人拿槍抵著我們頭的情況下繼續談判——不然這也太蠢了。」

當然,伴隨著罷工而來的劇本荒很快就來了。

post title

2007年11月1日,在WGA的會議結束後,其成員在外頭閱讀著告示。上頭的標語寫到:「停筆的意思就是要停筆。」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為什麼在罷工期間,製片方不僱用其他沒在罷工、沒有加入WGA的編劇?

當電影電視製作人聯盟AMPTP的成員在和美國編劇工會WGA的成員簽約時,他們必須同意只僱用有加入WGA的編劇,而WGA的成員也只會跟符合上述條件的公司合作。這意味著製片方不能僱用不屬於工會的編劇來寫劇本,而考量好萊塢大部分的編劇都是WGA的成員,一切也讓WGA有了討價還價的能力。

雖然僱用非工會的編劇來寫劇本存在著灰色地帶,但是製片公司若是貿然這麼做,在事後可能會面臨WGA的紀律委員會審查;另一方面,非工會的編劇雖然是「自由的」,但是他們如果在這時候協助寫劇本,可能會在日後申請入會時遭遇反彈。

post title

2007年11月20日,數千人舉著標語走上好萊塢大道抗議,當時罷工已經邁入第三周。

美聯社/達志影像

脫口秀首當其衝

其實在罷工風聲四起的幾個月前,許多電影、電視公司就開始累積劇本,但像是深夜脫口秀這種切合時事的節目就沒辦法事先累積劇本,也因而受到罷工的直接影響,如康納·奧布萊恩深夜秀(Late Night with Conan O'Brien)、《喬恩·史都華每日秀》(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等脫口秀就面臨得持續重播節目來解決沒有腳本做節目的窘境。

不過許多脫口秀主持人都表達出對罷工的支持,在罷工剛開始時,《傑·雷諾今夜秀》(Jay Leno)的主持人雷諾還帶著甜甜圈探訪駐守在NBC電視台的編劇,說道:「我和這些人工作 20多年了,如果沒有他們的話,我就不好笑了。」

電視影集變少  實境秀變多

許多劇本沒有完成的電視影集也不得不縮減集數甚至是直接停播——像是從 10集被砍到 7集的《絕命毒師第一季》(Breaking Bad);也因為實境秀、動畫這類節目通常是由非工會的編劇來操刀,其集數便被明顯地拉長許多。

post title

2007年12月11日,編劇羅納德·D·摩爾(Ronald Moore,左)和喬斯·溫登(Joss Whedon,右)正在拆封數以萬計的鉛筆。當時在粉絲的自發性示威活動中,他們決定要把上萬支鉛筆捐給NBC總裁傑夫·佐克(Jeff Zucker)。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或沒有劇本  都很頭大

電影受到的衝擊雖然比較小,但仍有好幾部系列電影在劇本沒有完成的情況下繼續拍攝,導致演員和導演只能自行發想台詞甚至是劇情;另一方面,就算他們有完整的劇本,在開拍後如果碰到什麼劇情上的問題,也沒辦法僱用編劇進行修改。

「這個角色出現了」後面自行發揮

電影《X戰警:金鋼狼》(X-Men Origins: Wolverine)、《007量子危機》(Quantum of Solace)、《變形金剛:復仇之戰》(Transformers: Revenge of the Fallen)的製片人員、演員在日後受訪時,都曾談到 2007年編劇罷工對劇情造成的影響。

像在《X戰警:金鋼狼》飾演「死侍」韋德威爾森(Wade Wilson)的萊恩·雷諾斯(Ryan Reynolds)在受訪時回憶到,當時電影裡的所有台詞都是他自己想出來的,他說:「你拿到的劇本上面只會寫:『韋德威爾森出現了,他講話非常快。』當時我就在想:『蛤?!我到底該拿這個劇本怎麼辦啊?』」

掰掰頒獎典禮

另一方面,第 65屆金球獎也因為沒有編劇撰寫段子而直接取消頒獎典禮,改以直接宣布得獎者的形式頒獎。

post title

2008年2月12日,在WGA和AMPTP完成談判並公布談判內容後,WGA的成員紛紛來到編劇工會戲院投票決定是否要結束罷工。

美聯社/達志影像

「等待」

種種情況讓忙碌的好萊塢瞬間因為拍攝延宕而成為空城,許多人回顧當時的狀況,均形容當時的好萊塢瀰漫著「等待」的氛圍,希望事情能盡快出現轉圜餘地。

一直到 2008年1月,有些脫口秀節目陸陸續續在沒有編劇的情況下重新播出,許多主持人一方面持續聲援編劇罷工,一方面也提到有些員工因此被迫放無薪假的窘境。

完成談判  罷工結束

2008年2月9日,美國編劇工會WGA終於和電影電視製作人聯盟AMPTP完成談判,並在 2月12日正式結束罷工,談判結果提高了編劇在「新媒體」上可以領到的重播費,那些替串連平台撰寫劇本的編劇也會受到工會協議的保障。

不過WGA在談判最後還是有讓步,像是製片公司可以聘請非工會的成員來寫小型網路節目的劇本、WGA的管區(union jurisdiction)將不會涵蓋到實境秀和動畫等等。不過勞工專家和WGA的支持者仍相信這是WGA的一大勝利。

post title

2007年11月13日,一名《大衛深夜秀》的編劇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外發送傳單,解釋他們為什麼要罷工。同時也在此遊行抗議這些位在紐約的媒體巨擘雖然大力吹捧他們在網路上賺了很多錢,卻談都不談分潤。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只影視產業受影響

整體來說,這 100天的罷工大約對洛杉磯造成 2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因為除了影視產業人員被迫停工以外,外燴店、設備租借等連帶產業也一併受到影響。也有人相信, 2007年的罷工發生在Netflix、Hulu等非傳統的影視管道開始萌芽的時候,因此當罷工導致電視上的常態節目停播時,許多人便轉而透過這些平台來收看節目,進而從此改變了這些人的收看習慣。

2007年不是罷工最久的一次

其實在 1988年,WGA曾經進行過 155天的罷工,並造成約 5億美元的損失,在 2017年,WGA也曾經因為健保和薪資議題打算罷工,但最後沒有這麼做。

為什麼都是編劇?

種種過去也讓人注意到好萊塢編劇致力於捍衛自己權益的積極態度。對此,《紐約時報》相信編劇和製片的紛爭可以從默劇時代結束開始說起,他們寫到:「在默劇末期,製片公司突然需要編劇來提供膾炙人口的對白,所以他們開始從紐約『進口』文字工作者。」

「但這些製片——或至少大多編劇的感覺——都把編劇視為可消耗品,換句話說,編劇可能會把他們的技巧視為藝術的表現,但在大多時候,製片方只會把這些技巧視為商品。」

post title

在當年的示威現場,一名示威者拿著標語走過了繪有好萊塢傳奇影星的壁畫。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回顧十年前  大家怎麼說

2017年,適逢編劇罷工十周年,《好萊塢報導》也訪問了許多曾經經歷過這段罷工的製片、編劇。

「我寫了十個結局」

編劇雷(Billy Ray)說:「我當時在寫《絕對陰謀》(State of Play)的劇本。但一直到罷工前一天,大家對電影的結局都還是僵持不下,我知道我到隔天早上就沒辦法再動筆寫任何一個字了,所以我那天寫了 10個結局,並在寄過去的信裡寫到:『你自己選吧!』。」

「從沒做過,以後也不會了」

電影製片波納文圖拉(Lorenzo Di Bonaventura)說:「當時真的一片恐慌,我們盡可能地期盼罷工不會影響到電影製作,像是光是為了電影《G.I.Joe》,我們就請了 3個編劇分別把腳本完成......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未來也不會這麼做了。」

「兩派人馬,用抱怨展現的敵意」

執行製片人賽斯·麥克法蘭(Seth Macfarlane)說:「我記得當時像我們一樣主動暫停節目的執行製片,和那些不願主動暫停節目的執行製片之間普遍瀰漫著敵意,但編劇們消極抵抗的個性,讓他們只會用互相抱怨來展示這種敵意。」

「既是導演也是編劇的我」

身兼導演和編劇的J.J.亞伯拉罕(J.J. ABRAMS)說:「這真的蠻荒唐的,在早上,我會以編劇的身份到派拉蒙公司前面抗議,但時間到了以後,我就會放下標語,以導演的身份走入電影《星際爭霸戰》(Star Trek)的片場,然後我們又不能更動劇本。」

「她是他們的人!」

編劇艾琳(Kerry Ehrin)說:「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孩子的學校在我們那一區舉辦了親子會,然後某一個經紀人的妻子就指著我大叫:『她是他們的人!』這真的是既好笑又可怕的經驗,好似在不久後,招呼我們的就會是火炬和乾草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