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處都有「神父之子」 梵諦岡:有私生子祕密指南

by:時時
17674

一般來說,大家對於天主教神職人員的認知就是遠離俗世、保持獨身。然而,隨著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其實是「神父之子」,梵諦岡也在近日證實,他們其實有一套指南,專門處理神父私生子問題。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0月,在梵諦岡聖彼得廣場(Saint Peter Square),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親吻了一個寶寶。

路透社/達志影像

神父私生子問題有指南

正常來說,天主教神父必須要保持獨身,盡可能地避免任何形式的性行為。然而,隨著世界各地接連傳出神父性醜聞的消息,最近又有了新的發展:梵諦岡證實他們有一份秘密指南,專門處理神父私生子問題。

當了爸爸就要離開

梵諦岡發言人奇索地(Alessandro Gisotti)表示,2017年版的秘密指南以保護兒童為原則,當一名神父當了爸爸,這名神父必須要負起照顧孩子的責任,離開神職專門帶小孩。

不過奇索地也說到,他只能向大眾證實真的有這份文件,但這份指南僅供內部人士參考用,並不會對外出版。

只是形式上的指南

不過梵諦岡聖職部(Congregation of Clergy)副主席里帕(Monsignor Andrea Ripa)表示,這份秘密指南只是個形式,而沒有硬性規定一定要照著指南這麼做。

post title

2014年6月,愛爾蘭心理治療師多伊爾在梵諦岡親吻了教宗方濟各的手。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就是答案」

「我的老天啊,這就是答案,」愛爾蘭心理治療師多伊爾(Vincent Doyle)回憶起自己先前看到這份文件時的心情,「我很驚訝他們有一份條款」。

多伊爾在 28歲時從母親口中得知,自己多年來一直稱呼為「神父」的人,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是秘密  不能影印

多伊爾說自己在 2017年10月時,從梵諦岡駐日內瓦的聯合國大使尤爾科維奇(Ivan Jurkovic)手中看到這份文件,當他進一步詢問能不能複印一份時遭到拒絕,因為這是秘密。

到處都有神父之子

多伊爾認為,像他一樣的「神父之子」將會成為天主教下一個醜聞,因為「到處都有(神父的)孩子」。多伊爾成立了一個叫做Coping International的線上組織,讓世界各地的「神父之子」能聚在一起。

多伊爾表示,目前他的組織成員遍布 175個國家,成員人數達 5萬人。

post title

圖為 2003年10月,在印度加爾各答的仁愛傳教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一名教徒在德蕾莎修女(Mather Teresa)的墓旁邊握著十字架禱告。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離開不一定最好

雖然這次梵諦岡證實了秘密指南要求這些當了爸爸的神父離開神職,但並不是所有「前神父」或神父的孩子都認為,這麼做對神父之子來說是最好的,因為這麼做很可能會剝奪這一家人的生計,多伊爾所在的愛爾蘭就是一個例子。

2017年,多伊爾和愛爾蘭天主教共同完成一份專屬於愛爾蘭教會的「神父之子」準則,當中只有要求這些當了爸爸的神父要負起爸爸的責任,但並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離開神職。

認親不成  還得搬家

義大利「神父之子」札托尼(Erik Zattoni)的故事和多伊爾很不一樣。札托尼說,她的媽媽在 14歲時被當時 54歲的神父托西(Rev. Pietro Tosi)性侵,雖然札托尼一家希望托西能承認札托尼就是他的孩子,但最後卻演變成札托尼一家不得不搬離原本的教區。

驗DNA認親

2010年,札托尼決定控告他的生父托西,在法院要求下驗完DNA證實札托尼就是托西之子後,托西一直到 2014年過世之前都還是一名神父。

post title

18號,「終結神職人員虐待」(Ending of Clergy Abuse, ECA)的成員,和曾經遭受神職人員性虐待的受害者們在梵諦岡聖彼得廣場上合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線上族譜網站也能查

澳洲的「神父之女」勞樂斯(Linda Lawless)指出,現在有了DNA檢驗,任何「神父之子」都能透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的親生父母就是神父或修女。

勞樂斯回憶起自己小時候曾注意到,媽媽只要一看到神父進到屋內就會極度害怕。直到去年,勞樂斯利用線上家庭族譜網站搜尋後才發現,自己的親生父親就是一名神父。

梵諦岡外守夜抗議

本周四(21),世界各地的主教將聚集在梵諦岡討論性醜聞事件,而這些「神父之子」的問題應該也是這次會議中的重點。

在梵諦岡準備開會討論的另一頭,羅馬也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天主教神職人員性虐待受害者守夜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