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將消失 還讀什麼書?瑞典少女環保鬥士桑柏格號召全球學生「為氣候變遷罷課」

by:時時
17364

如果要問這半年來誰是世界上在氣候變遷議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那麼來自瑞典的 16歲環保鬥士桑柏格(Greta Thunberg)絕對榜上有名。

post title

去年 11月,在瑞典斯德哥爾摩(Stockholm)的國會大樓外,當時 15歲的桑柏格高舉著「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的看板,抗議瑞典政府在氣候變遷議題上做得不夠。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時間等待長大

「沒有足夠的時間等我們長大後再做改變,」現年 16歲的瑞典學生桑柏格(Greta Thunberg)認為,如果大家想要解決全球暖化、氣候變遷的問題,就要從現在開始行動。

那麼,只有 16歲的她能做些什麼?桑柏格想到的答案是──每周五在瑞典國會外「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直到瑞典能將每年的碳排量降到 15%以下。

未來即將消失  還要讀什麼書?

桑柏格認為,瑞典是一個富裕的國家,人均碳排量很高,所以要減少的碳排量也比其他國家來得多。她說:「我喜歡上學,我喜歡學習」、「但我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即將消失的未來讀書?我認為這(罷課行動)比上學更重要。」

她也向其他同年齡層的學生喊話:「你不需要罷課,這是你的個人選擇。」

有網友將世界各地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整理成GoogleMap的形式,從地圖中可以發現「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的範圍遍及各大洲。

「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全球串聯

從桑柏格開始,現在全球有數十個國家、數萬名學生響應桑柏格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School Strike 4 Climate Action),有 75%的參與者都和桑柏格一樣是國、高中以下的學生。

隨著今年 3月15日即將舉辦全球大串聯「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屆時粗估將有 150個城市的學生響應。現在這些地區的學生組織,也定期舉辦「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作為 3月15日的暖身。

post title

瑞典物理化學家阿瑞尼斯(1859-1927),曾於 1902年獲頒諾貝爾化學獎,他的後代就是發起「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的桑柏格。

Newscom/達志影像

阿瑞斯尼的後代

說起桑柏格一家,她的祖先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斯凡特·阿瑞尼斯(Svante Arrhenius),而阿瑞尼斯正是 1896年第一位算出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上升會增加地球表面溫度的人。

桑柏格的父親,其名字和阿瑞尼斯一樣的斯凡特·桑柏格(Svante Thunberg)說,阿瑞尼斯生前的研究大多經得住時間的考驗,除了他當時錯估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達到現今狀態需要 2,000年以外。

不搭飛機改吃素

從小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桑柏格,在 8歲時第一次得知氣候變遷的事情時,因為社會大眾消極不作為而感到很震驚。接著,她勸自己的家人們不要再搭飛機,並成為素食主義者(vegan)。

桑柏格曾在TEDxStockholm上分享,自己為什麼要發起「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

因為氣候變遷而生病

「為什麼(官方)沒有限制、為什麼這不是非法的?對我來說這並不合理,」桑柏格在TEDxStockholm上說道,自己在 11歲時因為氣候變遷的事沮喪到不願說話也不想吃飯,而被診斷出患有亞斯伯格、強迫症和選擇性緘默症。

這基本上意味著,我只會在我認為有必要的時候才說話,而現在就是這個時候。氣候變遷鬥士  桑柏格

post title

今年 1月,桑柏格在瑞士達佛斯的世界經濟論壇上侃侃而談,呼籲外界重視氣候變遷帶來的急迫警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澳洲學生跨海響應

自從桑柏格去年 9月開始,每周五都在瑞典國會外罷課之後,澳洲學生緊接著在去年 11月,號召 1萬5,000名學生響應桑柏格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要求澳洲政府應該要積極解決氣候變遷問題,但這還不是真的讓桑柏格聲名大噪的時機點。

不負責任的孩子

去年 12月,桑柏格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上發表談話,批評各國領導人在氣候變遷議題上像個不負責任的孩子,讓年輕一代必須要承擔他們早就該承擔的責任。

post title

去年 12月,在波蘭城市卡多維斯(Katowice)的第24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會議(COP24),支持桑柏格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的學生們在會場一隅聲援。

路透社/達志影像

講了25年都沒用

當時桑柏格說:「25年來有無數的人來到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請求各國領導人停止排放(二氧化碳),很顯然地這沒有效,因為(碳)排量還是在上升,所以我不會請求各國領導人們關心我們的未來。」

她接著說道:「我們必須要瞭解到,上一輩的人留了什麼給我們,他們創造了什麼樣的髒亂留給我們清理,要我們和這些髒亂一起共存,我們必須要讓我們的聲音被聽到。」

「我們需要他們的能量」

而接見桑柏格的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則說道:「我們的年輕一代將會推動並完成我們今天要展開的工作,我們需要利用他們的能量、創意和政治影響力來提升保護氣候的目標。」

「房子已經著火了」

今年 1月,桑柏格從瑞典搭了 32小時的火車來到瑞士小鎮達佛斯(Davos),參加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她在台上告訴現場來自各國的政商巨頭「我們的房子已經著火了」,並要求他們要為現在的氣候危機負起責任。

post title

今年 1月,在德國漢堡(Hamburg)聚集了數百名學生響應「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一名學生手繪的看板上畫著一顆著火的地球,並寫著「醒來吧」。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1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Brussels),桑柏格和比利時場活動發起人德維沃爾(Anuna De Wever,黑色上衣配牛仔褲)走在「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隊伍最前排。

路透社/達志影像

罷課人數動輒上萬人

也就是從這兩個時間點開始,桑柏格的媒體曝光度大增,有越來越多國家、城市的學生紛紛利用網路串聯、號召大家上街響應「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

規模比較大型的幾場「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包括今年 1月24日在比利時召集了 3萬5,000人,瑞士則從 1月18日的 2萬3,000人到 2月2日的 6萬5,000人響應。

英國和德國場次也都能號召到上萬名學生參與,基本上每周在世界各地都有學生團體發起「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

來自烏干達的席爾達(Nakabuye Hilda F.)也在家鄉發起了「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

這是東京場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雖然在歐洲、澳洲以外的「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在人數上不多,但只要從Twitter上搜尋「#climatestrike」或「#FridaysForFuture」這 2個標籤,就可以看到各地活動照片。

post title

同一時間在英國倫敦,也有數千名從小學到大學的年輕人上街參與「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當天在英國約有 40個城市、鄉鎮的學生一同響應。

Newscom/達志影像

年齡不是問題

面對「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可以迅速傳播到世界各地,桑柏格說:「這證明了你永遠不會因為(年紀)太小而不能做出改變。」

負責籌辦英國場「為氣候變遷罷課行動」的泰勒(Anna Taylor)也說:「我原先以為自己是唯一一個擔心這個地球的人,然後一個瞬間,還有其他孩子抓住這次機會一起做出改變──我相信,這會讓其他孩子跟著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