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信用卡機反擊恐怖分子的英雄、總理收到犯罪預告...  在紐西蘭基督城恐攻後的事件插曲們

by:泥仔
13116

上周五,紐西蘭發生了震驚全球的清真寺遭恐攻事件,造成 50人死亡。整起事件也無疑對整個社會帶來難以平復的痛……

post title

在悼念恐攻罹難者的現場,一隻哭泣的奇異鳥塗鴉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他拿著信用卡讀卡機衝出去

上周五(15),在紐西蘭基督城的林伍德清真寺(Linwood Mosque),阿富汗出生、今年 48歲的艾濟之(Abdul Aziz)在建築裡聽到了有人正在開槍後,便意識到清真寺正遭到攻擊,也隨即拿起信用卡讀卡機衝了出去。

艾濟之先是趁著兇手走到車上拿槍時扔出讀卡機,並以車體作為掩護、躲過子彈。接著,他趁嫌犯折返回清真寺時抄起被嫌犯棄置的手槍——雖然艾濟之在扣下扳機時意識到彈匣是空的,但這個舉動已經成功達到嚇阻效果,艾濟之說:「當他看到我拿著槍時,就丟掉手上的槍並跑回到自己車上。我馬上追了上去。」

「他坐在自己的車裡面...我就像扔箭一樣地把槍給扔了出去。他只是向我咒罵幾句後就離開了。」

最後林伍德清真寺一共有 8人死亡,不過大眾相信,如果不是艾濟之勇敢的義舉, 死傷人數恐怕會更嚴重。

一片悲傷中 令人莞爾的小故事

而這個「用信用卡機擊退恐怖分子」的英雄故事,也是紐西蘭在發生「前所未有的」恐怖攻擊事件後,少數能讓人暖心的故事。

post title

在發生槍擊事件當下,救護人員正忙著把受傷的人們送到醫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對兩座清真寺發動攻擊

回到紐西蘭基督城發生恐攻當下,當時一共有兩處清真寺遭到攻擊。兇嫌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從努爾清真寺(Al Noor Mosque)的前門闖入後,對裡頭的信徒發起無差別攻擊,約莫幾分鐘,他便驅車前往相距 5公里的林伍德清真寺發動攻擊。

塔蘭特隨後遭到兩名警察制伏,警方表示,他們在塔蘭特的車上發現 5把槍、爆炸裝置,認為他本來打算進行更多起攻擊。

造成50人死亡

整起事件在努爾清真寺造成 42人死亡、在林伍德清真寺則造成 8人死亡。大部分的罹難者為男性,年齡以 20-60歲為主。

post title

在進行恐攻的同一天,被捕的塔蘭特在警察押送下出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來自勞工階級的普通白人男性

在塔蘭特被捕後,關於他的訊息、意識形態也逐漸獲得廣泛報導。塔蘭特自稱是極右翼意識形態與反移民主義的倡議者。事實上,塔蘭特在犯案前透過一份 74頁的宣言,以自問自答的方式闡述自己是個「普通的白人男性」,且來自澳洲的勞工階級、低收入戶家庭。

塔蘭特提到自己在去歐洲旅遊後,對在瑞典發生的烏茲別克人攻擊行人、造成 4人死亡的事件,以及法國極右派總統候選人勒龐(Marine Le Pen)的落選深感憤怒,並決定要對這些毀壞社會一致性的非白人、移民「採取暴力手段」。

對「入侵者」感到憤怒

BBC記者卡西亞尼(Dominic Casciani)總結塔蘭特的聲明指出,裡頭的中心思想無非是堅信「歐洲人民」正在被「次等、危險的移民」給「入侵」。

刻意用網路梗模糊焦點

《紐約時報》則指出,綜觀這份聲明,不難發現他的言行深受白人至上網路論壇所影響,此外,他還刻意使用了一些時下流行的網路梗來解釋自己的行動,讓人們無法分辨他這麼做究竟是出於極端主義者之間的內部玩笑、還是想要無端挑起不同族群之間的仇恨對立。

在社群網路流竄的直播影片

此外,塔蘭特還把自己犯案的過程全程直播在網路上,因此在事件發生當下,YouTube、Facebook、Twitter、Reddit、Instagram均想方設法要阻止網友流傳這些影片。Facebook便指出,他們恐攻發生的頭 24個小時至少移除了 150萬支相關影片,Reddit則將一個「觀賞人們死亡」的討論版下線。

post title

在這張拍攝於本月 16號、由紐西蘭官方發布的照片中,紐西蘭總理阿爾登正在和穆斯林代表對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恐怖攻擊  紐西蘭最黑暗的日子

對於整起事件,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直稱這是一起恐怖攻擊事件,也說這是紐西蘭「最黑暗的日子」。上周日(17),阿爾登提到在塔蘭特犯案的 9分鐘前,政府大約有 30人收到他的犯案聲明,然而,整個聲明裡並沒有提到地點之類的細節,阿爾登說:「如果我們有辦法早一步阻止這件事情的話,我們一定會這麼做。」

一起孤狼行動

嫌犯塔蘭特目前已經在上周五、被逮捕的同一天出庭,他將在今年 4月5日再次出庭。另一方面,警方雖然在攻擊當下逮捕了塔蘭特和另外 3名嫌疑犯,不過紐西蘭警察署長布希(Mike Bush)說,目前的調查跡象顯示,整起恐怖攻擊多半是「孤狼行動」,與被逮捕的另外 3人無關。

post title

本月 16號在努爾清真寺附近的活動中心,在現場的阿克塔爾(Aktar)難掩焦慮的神色,因為她的丈夫在恐攻過後就沒了音訊。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一切真的很痛」

在紐西蘭,大約有 1.1%的人是穆斯林,大多人是在 1980或1990年代,因為戰亂而逃到紐西蘭的難民。

在恐攻發生後,整個紐西蘭穆斯林社群瀰漫著震驚與難受的氛圍,來自孟加拉,今年 37歲的烏丁(Uddin)就提到,要不是他剛好得上班,他在事件發生當下也有可能待在努爾清真寺,且就烏丁所知,他已經有兩個朋友都死於這場事故中,他說:「我們所感受到的這一切真的太痛了。」

對整個社會投下震撼彈

其實除了穆斯林社群,這起事故對整個紐西蘭社會、全世界都投下了震撼彈,世界各地分別出現自發性的守夜活動、反種族歧視示威。

來到紐西蘭基督城,在警方解除恐攻現場的封鎖線後,也可以看到許多紐西蘭居民帶著花束、蠟燭來到現場致意,有人則是以毛利人傳統舞蹈「戰舞」悼念罹難者

post title

本月 18號,一群基督學校的高中生來到基督城的社區服務中心,主動擁抱正在等待更多訊息的罹難者親屬。

路透社/達志影像

關於紐西蘭的槍枝規範

整起事故也帶起了人們對槍枝法的討論。

根據BBC整理的資訊,在紐西蘭擁槍的合法年紀為 16歲、不過要滿 18歲才能持有軍用類半自動武器(MSSA)。雖然所有的槍枝擁有者都得擁有執照、也需要經過前科、精神鑑定等背景調查,不過人們一旦擁有執照後,想要買多少武器都沒有問題、大多的個人武器也不需要進行註冊——目前,紐西蘭是少數可以這麼做的國家。

政府承諾要修法

而這次犯案的塔蘭特雖然為澳洲人,其不僅在紐西蘭擁有槍枝執照,還一共擁有 5把槍,因此紐西蘭總理阿爾登承諾,當局將會改變現行的槍枝法規,也在今日(18)表示他們已經開始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