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不是你的A片」南韓爆出超過千名旅館房客被偷拍直播

by:波波
18766

上周,南韓警方逮捕了兩名嫌犯。他們被控在南韓多間汽車旅館的房間內裝設針孔攝影機,偷拍超過 1,500名房客的生活並放到網路上直播。

post title

去年,上萬南韓民眾集結在首爾街頭,高舉「我的人生不是你的A片」牌子,抗議政府和警方消極處理層出不窮的偷拍事件。

Photo: FRANCE 24 English

超過千名房客被偷拍

上周,南韓警方逮捕了兩名嫌犯,他們被控在汽車旅館的房間內裝設針孔攝影機,偷拍房客的生活,放到網路上直播。過去的五個月期間,南韓 10座城市的 30間汽車旅館內,共有 42間房間被裝針孔攝影機,超過 1,500名房客受害。

旅館房間被裝針孔攝影機

警方表示,針孔攝影機的裝設地點包括電視機上盒、牆上的插座以及吹風機架。除了兩名已逮捕到案的主嫌外,他們也在偵訊另外兩名疑似協助裝設攝影機的共犯,而旅館業者似乎全然不知情。

房客生活成為直播內容

流傳這些直播影片的網站共有 4千多名會員,其中有 97位高級會員,他們每個月多花 44.95美元(折台幣約 1,386元),取得重複播放直播影片的服務。這個網站從營運至今已經獲利 6,000美元(折台幣約 18萬4,954元)。

post title

南韓警方指著在旅館房間中,被裝上針孔攝影機的吹風機。畫面後方的螢幕顯示他被針孔攝影機拍出的畫面。

美聯社/達志影像

第一起偷拍直播案件

根據警方說法,儘管過去南韓也有偷拍及針孔監視事件,但這是第一次有人將偷拍影片放到網站上直播。這起事件的發生讓民眾和社運人士重新檢視南韓的偷拍犯罪現象,以及政府和警方的應對措施。

南韓偷拍案件年年增加

從 2011年至 2017年,南韓的偷拍犯罪案件自 1,353件增加到超過 6,000多件,其中以居家偷窺、裙底偷拍及公廁攝錄為主,這些照片與影片被大量散佈在色情論壇或偷拍社群中。讓許多受害者感到不公的是,南韓的警方和司法系統並不積極處理這些案件。

警方辦案態度消極

韓國女性律師協會的資料顯示,南韓法律規定偷拍或散播非法拍攝影片可判最多五年刑期,但只有不到 5%的犯案者被送進監獄,大部份犯案者僅需付罰金了事,或是獲判緩刑。警方於去年推出的「杜絕偷拍行動」專案,也因使用不適當的視覺訊息和專案活動,引起南韓民眾的批判及輿論。

南韓警方於去年 8月推出的「杜絕偷拍行動」專案,用搞笑的視覺形象描繪偷拍者的行為,還鼓勵民眾「與街頭設立的真人比例看板合照、上傳到Instagram」,被批毫不在意受害者因偷拍所造成的創傷,把偷拍當成「男人的惡作劇」,後因輿論壓力而迅速撤回。

post title

警方於去年宣布加強針孔攝影機搜索規模,卻被民眾批評這個專案從 2016年進行至今,幾乎沒有任何成效。

Photo: FRANCE 24 English

南韓民眾集結街頭抗議

去年 5月,上萬名戴著鴨舌帽、口罩及墨鏡的南韓民眾聚集到首爾市中心,抗議政府和警方的消極態度助長偷拍案件的猖獗。她們高舉寫著「我的人生不是你的A片」的牌子,在街頭一站就是數個月。

上萬南韓民眾集結在街頭抗議政府和警方消極處理偷拍案件,許多女性為了不被身旁的男性上司、同事、家人認出,用鴨舌帽、口罩、墨鏡等物品遮掩面容。

警方定期地毯搜索針孔攝影機

對此,南韓警方的回應是加大負責杜絕偷拍案件的專案小組警力。在各城市組織女警,與學生志工和社區守望隊合作,定期去公廁、試衣間、游泳池、海灘、校園甚至醫院內,使用偵測儀器搜索針孔攝影機。

低效率應對方式被批作秀

不過,根據受害者與相關人士的說法,南韓警方從 2016年起就開始實施類似的針孔攝影機防護措施,但這種搜索方式的效率極低,幾乎沒有任何針孔攝影機是以這種方式找到。他們也指出,警方辦案與司法審判的消極態度才是無法遏止偷拍行為的根本原因。

警方少在辦案第一時間保護證據

接受CNN採訪的一名受害者周小姐表示,她在家中時被犯案者從鄰居的屋頂上偷拍,雖然這是少數被偷拍時犯案者就被以現行犯身份逮捕的案件,犯案者卻只受了幾小時偵訊就被釋放,警方也未在第一時間搜索他的住處,「等於給他一個星期清除剩下的證據」。

post title

南韓首爾的抗議現場,一塊板子上寫著:「親愛的女性遊客妳好,歡迎來到韓國,這個妳可能會被迫成為A片主角的國家。」

Photo: FRANCE 24 English

政府服務協助受害者移除影片

為了幫助受害者,南韓政府也於去年成立網路性犯罪受害者支持中心,提供受害者諮詢及移除網路影片的服務,也協助他們訴諸法律途徑。該中心表示,他們在開始營運的 50天內就協助了 5百位受害者移除 2,200多支影片。

「黃金10天」阻止影片散播

在首爾專辦影片移除服務的私人公司員工李智秀(Lee Ji-Soo)告訴CNN,即便他們能透過搜索程式大量找出同支影片流傳的平台與論壇,並向網站管理人寄送法律信函要求他們將影片下架,一旦超過「黃金 10天」,影片極有可能已經備份到境外網站,要移除影片會變得更加困難。

多數人無法馬上察覺受害

「可以馬上察覺自己被偷拍的人是少數,大部分的人根本毫不知情,往往都是一、兩年後才偶然發現自己已經受害。」李智秀表示,專門散佈偷拍影片的論壇和網站又多又雜,讓追蹤影片去向、控制影片流傳的速度變得極度困難。

post title

遭到偷拍的受害者往往是一般人,他們在最應保證隱私的場所,遭受到偷拍的威脅和犯罪。

美聯社/達志影像

議員提修法:用隱私名義保護

汽車旅館偷拍直播事件於上周爆發後,南韓民主黨國會議員金映豪提出針對偷拍刑罰的修法提案。「如果受害者在影片中的衣著整齊,法院就沒有法律依據懲罰偷拍者。」他說明,這次的修法提案將從隱私保障的角度出發,「這樣無論受害者衣著如何,只要偷拍侵犯他人隱私,就會被懲罰」。

偷拍陰影足以壟罩一生

金映豪議員指出,偷拍影片的流傳對受害者來說,是剝奪了他們人格般、足以毀掉他們一生的創傷。李智秀也說,前來公司求助的偷拍受害者們,很多都認為「自己已經沒臉出門」、「不敢面對人群」,害怕一旦走上街頭,就會被立刻認出是偷拍影片主角。

沒有人有權要求受害者多保護自己

「就像好好地走在路上卻莫名其妙被石頭砸到頭一樣。」李智秀說:「他們在最應保證隱私的場所,卻陷入被偷拍的困境,我們不該叫他們改變自己的行為或生活以避免禍端或保護自己,因為這根本不是他們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