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悲戀之城召開「世界家庭大會」 反同志、反墮胎、捍衛自然家庭

by:徽徽
8914

周末,在羅密歐與茱麗葉曾上演悲戀的義大利維洛納,反同志、反墮胎的「世界家庭大會」在這裡召開年會「捍衛自然家庭」。

post title

30號這天,上萬名民眾來到義大利維洛納「世界家庭大會」年會的會場外,抗議「世界家庭大會」反同志、反墮胎的立場。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反同、反墮胎、反女權

上個周末,「世界家庭大會」(World Congress of Families)在義大利中部城市維洛納(Verona)召開年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反同、反墮胎的政治人物和民眾參與。與此同時,會場外也聚集了近 70個支持同志、墮胎權和女權的團體示威抗議,兩股勢力在這座悲戀之城(註)中交會。

註:維洛納是英國文學巨擘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筆下《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的場景。

法西斯團體的溫床

過去幾年來,主張「捍衛自然家庭」的「世界家庭大會」年年在前蘇聯國家召開,今年則落腳義大利的維洛納,這座風景如畫的北方城市人口超過 25萬,與法西斯主義和右翼團體有很深的淵源,納粹德國曾在佔領義大利時將情報部門設立於此。

時至今日,諸如Casa Pound、Forza Nuova等新法西斯主義政黨的總部皆設立在此。義大利右翼活動和保守派、排外、反移民的政治人物也都以此為基地發展。

用公家基金資助反墮胎

舉例來說,去年十月,維洛納市長史波里納(Federico Sboarina)在市議會通過用公家基金資助反墮胎計畫時,跳出來宣布維洛納市「支持生命」,他的登高一呼也鼓勵了米蘭、羅馬、費拉拉、第里雅斯特、賽斯特里萊萬泰等城市提出類似的議案,雖然最後這些議案並沒有通過。

「每個人都有權發聲」

在接受CNN訪問時,維洛納市長史波里納稱維洛納是一座「開放的城市」,在這裡「每個人都有權發聲」,而他的辦公室就離「世界家庭大會」的會場不遠。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是義大利北方城市維洛納,也是此次「世界家庭大會」召開的年會地點。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圖為義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他在 30號這天穿著深藍色的大會T恤上台發表演說,鼓勵大家多生孩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量級人物現身

而要說參與這次「世界家庭大會」最重量級的人物,要屬義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身為北方聯盟黨魁的他去年和五星運動黨合組聯合政府,政治傾向屬右翼。

不生孩子會滅亡

薩爾維尼表示,他之所以參加「世界家庭大會」,是為了支持人們「當媽、當爸和當爺爺奶奶的權利」,他也提到了義大利人口不斷下降的隱憂,並且鼓勵民眾多生孩子,「義大利人得開始把孩子帶到這個世界上了,一個不生孩子的國家將走向滅亡」。

看看伊斯蘭極端主義

此外,薩爾維尼也批評女權分子,認為女權分子忽略了當務之急應該是關注那些處於伊斯蘭極端主義下的女性,「世界家庭大會」並不是真正的危險。

還有誰來參加?

除了義大利總理薩爾維尼,「世界家庭大會」還邀來了義大利家庭和身心障礙部長方塔納(Lorenzo Fontana)。方塔納曾說同婚、性別流動和大批移民的進入「消滅了我們的社群和傳統」。

俄國東正教大主教斯米爾諾夫(Dmitri Smirnov)也在與會名單上,他曾說未來穆斯林的勢力將會勝過天主教徒,「因為他們不想住在一個由同志統治的國家」。澳洲「奮進論壇」(Endeavour Forum)主席法蘭西斯(Babette Francis)則在會議上散布墮胎和乳癌有關的歪理,同時,他帶領的組織支持屬於偽科學的同志轉換療法。

post title

「世界家庭大會」反對同志和墮胎,強調要維護「自然家庭」,這樣的主張讓女權和同志團體挺身抗議,抗議民眾也穿上中古世紀的衣服,手持「歡迎回到中古世紀」來諷刺世界家庭大會的理念。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異性戀家庭才美

無論如何,周末的「世界家庭大會」上充滿了相信異性戀婚姻才能生養孩子的論調,並且聚焦在「自然家庭之美」。

男人+女人+小孩

「世界家庭大會」主席布朗(Brian Brown)說:「這個家庭之美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正是讓我們團結在一塊的事物。今天,我們齊聚一堂捍衛、推廣、保護,以及提升這些如此基本、真實和美麗的事物──家庭──由男人、女人和小孩組成。」

背後隱藏有害論述

批評「世界家庭大會」不遺餘力的人士表示,「世界家庭大會」口中這些支持家庭的語言背後其實隱藏了分裂且有害的論述,有助他們在歐洲機構獲益。

懂得用語言包裝

歐洲議會人口與發展論壇秘書長達塔(Neil Datta)表示:「他們把自己包裝成支持家庭、生命和宗教自由,但實際上他們真正的意思是用不同的方式限制人權。」

「與其談論宗教價值,他們採用一樣的主張,並且把它在世俗化的洗衣機裡洗一洗,洗出來後就像是現代人權的語言一樣。但是,這還是同樣的主張。」

post title

「世界家庭大會」主張自然的家庭由一男一女和小孩組成,但抗議民眾不這麼想,他們手舉多元成家的海報,告訴大家有不一樣的選擇。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反對「世界家庭大會」論述的女權團體,在大瓜爾迪亞宮外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茱麗葉別害怕」

當「世界家庭大會」主席布朗在作為會場的大瓜爾迪亞宮(Gran Guardia Palace)發言時,場外聚集了將近 3萬名示威民眾。其中,女權團體成員喊到:「他們在家裡、大街、工作場所裡殺了我們──維洛納是一座擁護女權的城市,所以現在我們要說:『茱麗葉別害怕,因為人生是如此美麗,別在陽台上等笨男人。』」、「我們在一起不害怕」。

保護人權和自由的戰爭

女權團體「反派網絡」(Rebel Network)的發言人莉茲泰利(Luisa Rizzitelli)說:「這種活動(指世界家庭大會)唯一正面的地方在,它讓所有(支持同志、墮胎權和女權)團體聚在一塊,讓整個義大利團結一心。」

「這是一場保護所有人權利和自由的戰爭,我們所有人都受到威脅。這場大會跟宗教無關而是和政治勢力有關,我們不接受這種危險的開倒車。」

不會向仇恨投降

「全部出來」(All Out)同志權利協會的活動經理圭亞那(Yuri Guaiana)表示:「他們說同志、離婚和避孕的壞話,他們還扮演受害者,說我們因為他們捍衛家庭就攻擊他們。」

「這也是為什麼抗議這麼重要──藉此展現義大利不會向仇恨投降。」

post title

在義大利維洛納,一名抗議「世界家庭大會」的女性手舉寫著「女人不是洞,墮胎不是謀殺」字樣的牌子示威。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世界家庭大會」影響力驚人

歐洲議會人口與發展論壇秘書長達塔指出,「世界家庭大會」已經成了修改人權保護法的溫床。過去在會中提到的修法方向,都被支持者拿去歐盟和聯合國中強化自己的政治主張,並且和匈牙利、波蘭、俄國等已經走「親家庭」政治路線的國家站在一起。

「人們聚在一起,然後交換不同的主張...接下來幾年你就會看到這些主張上達國家層次。」

開完會後,限制墮胎權

舉例來說,在 2013年於澳洲舉辦的「世界家庭大會」落幕後,西班牙、馬其頓和波蘭都可以看到企圖限制墮胎權和LGBT權利的情形,克羅埃西亞甚至透過憲法公投決定婚姻的定義限於一男一女,隨後羅馬尼亞也跟進。

而在去年於摩爾多瓦召開的「世界家庭大會」上,主題則聚焦在支持在家受教育和鞏固性別意識形態。

post title

2018年8月,在愛爾蘭都柏林召開的「世界家庭大會」教區會議外,攤子上放著人類胚胎玩偶,藉此彰顯墮胎就跟殺人一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利用家庭達到政治目的

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大學教授史多克(Kristina Stöckl)分析了「世界家庭大會」的成長,她說各地的政治人物都在利用家庭這個主題來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像是義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帶領的右翼北方聯盟黨就是。此外,薩爾維尼透過一系列有關家庭價值的發言,增加自己溫柔的形象,希望藉此吸引選民。

史多克教授說:「民粹主義的右翼政黨人士根本對家庭沒興趣,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這是一個適合的話題,他們也在利用這個話題。」

美國和俄國也支持

現在,不只是傳統歐洲右翼領袖利用家庭來搏取政治利益,美國天主教團體和俄國也大力支持「世界家庭大會」這類組織。

花大錢派說客到歐盟

根據英國網站「開放民主」(openDemocracy)的報告,在過去十年間,有 12個美國天主教保守團體在歐洲花了超過 5,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5億元),派一群又一群的說客到比利時布魯塞爾遊說歐盟官員,挑戰歐洲法院內採用的反歧視和反仇恨言論的法律,並且支持在捷克和羅馬尼亞的反LGBT活動,還在義大利和西班牙資助草根反墮胎活動。

起源來自美俄聚會

在俄國方面,「世界家庭大會」雖然總部設在美國,但這個組織一開始成立的構想來自一場美俄保守分子的會議,「世界家庭大會」俄國分部代表柯莫夫(Alexey Komov)每年都會帶著俄國東正教的領袖人士與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