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大火後,該如何重建?

by:徽徽
16450

在周一延燒 15個小時才被完全撲滅的法國巴黎聖母院大火後,該如何重建才是挑戰的開始......

post title

圖為遭到祝融之災的巴黎聖母院,可以看到建築本體留下了煙燻的黑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火延燒15小時

周二(16),在 500名警消人員的搶救下,從周一(15)晚間開始延燒的巴黎聖母院大火總算完全撲滅,當局除了派出將近 50名調查員調查起火原因,也開始清點巴黎聖母院受創的區域。

主建築、鐘樓、玫瑰花窗沒事

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有 85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主建築結構健全、兩座鐘樓和著名的玫瑰花窗都沒有受損。然而,代表哥德建築的木製尖塔確定倒塌,其下有「森林」之稱的橡木屋頂支撐結構付之一炬,所幸屋頂的拱型天花板基石完整無缺。

教堂內滿目瘡痍

然而,因為屋頂坍塌破洞的關係,大教堂室內祭壇前也被掉落下來的屋頂砸毀,走進巴黎聖母院內滿目瘡痍,大火過後的餘煙仍飄散在室內。

post title

大火過後,消防人員站在巴黎聖母院的上方檢視建築受損的狀況。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走進巴黎聖母院,可以看到滿目瘡痍,祭壇前是崩塌的屋頂殘骸。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巴黎聖母院大火前後的對照圖,可以很明顯看到代表哥德式建築的尖塔已經被燒毀。

路透社/達志影像

總統:五年內重建完畢

周二晚間,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誓言會盡快重建巴黎聖母院。他說:「我們會重建巴黎聖母院,並且讓它比之前更美。我希望在五年內就可以重建完畢。」

「我們可以做到,我們將會動員大家一起做。」

專家:重建至少數十年

但是,專門修復有千年歷史的法國史特拉斯堡主教座堂(Strasbourg cathedral)基金會的負責人費雪(Eric Fischer)表示,巴黎聖母院需要數十年才可能重建完成。

法國「重建歷史紀念碑」(Restoration of Historic Monuments)計畫公司負責人勒托菲(Frédéric Létoffé)也說,巴黎聖母院重建大約要花上 10-15年。此外,勒托菲提醒在巴黎聖母院的重建工作真正開始前,負責團隊必須先確保現場的安全和完整。

post title

圖為從巴黎聖母院搶救出來的珍貴文物,目前有部分存放在巴黎市政廳和羅浮宮。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花多少錢不知道

至於要花多少錢才能重建巴黎聖母院目前無從得知,不過在巴黎聖母院遭惡火吞噬的消息傳出後,法國各大財團和商業鉅子紛紛捐錢給巴黎聖母院。

舉例來說,法國開雲集團董事長皮諾特(François-Henri Pinault)捐了 1億歐元(折台幣約 35.42億元);擁有LV和Sephora的LVMH集團總裁阿爾諾(Bernard Arnault)捐出 2億歐元(折台幣約 71億元);法國巴黎萊雅集團同樣以 2億歐元跟進;法國石油能源公司Total則表示它們會捐 1億歐元。

各界慷慨解囊  募得八億歐元重建金

除了上述財團和大公司,民眾也發起贊助計畫,連同上述捐款加起來已經高達 8億歐元(折台幣約 283億元)。

珍貴文物先放到羅浮宮

在全面檢視巴黎聖母院受創建築的同時,法國文化部長里斯特(Franck Riester)則向外界報告巴黎聖母院內藝術品和宗教文物的搶救進度。他說當局已經將搶救出來的文物送往巴黎羅浮宮保存,其中包含基督聖物荊棘冠冕(Holy Crown)。至於巴黎聖母院內的畫作則會在周五(19)移往安全的地方保存。

在這支 2017年的影片中,塔隆教授帶著大家一起遊覽巴黎聖母院。

重建幫手  美國教授的3D建模

大火過後,各界也開始尋找重建巴黎聖母院的方法。其中,一名美國藝術系教授的 3D建模研究,或許會成為重建巴黎聖母院的關鍵。

雷射掃描巴黎聖母院

在去年 11月18日死於腦癌的美國藝術史學家塔隆(Andrew Tallon),生前最關心的就是運用雷射掃描儀,想辦法記錄下巴黎聖母院的建築結構。

內外都掃  無一放過

這整個計畫可以追溯回 2010年,當時在美國紐約瓦薩學院(Vassar College)任教的塔隆,帶著他的雷射掃描設備來到巴黎聖母院。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電腦科學系講師布萊爾博士(Paul Blaer)的幫忙下,開始一一掃描巴黎聖母院的一磚一瓦和內外結構。

遊走50個地點、收集10億節點資料

他們花了超過五天的時間捕捉下巴黎聖母院的所有細節,遊走在巴黎聖母院內外超過 50個地點,並且收集了超過 10億個節點的資料,隨後運用一系列的空間節點搭配高解析度的全景照片,建立出了巴黎聖母院的 3D模型。根據塔隆的說法:「如果你做得對,掃描可以精確到誤差在五毫米內。」

發狠掃描整棟建築

塔隆的同事,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的結構工程師奧柯申朵夫(John Ochsendorf)說:「塔隆發狠地掃描整棟建築,他會爬到拱頂上、屋頂下去捕捉幾何結構。」

圖為塔隆教授以及他透過 3D掃描建模出來的巴黎聖母院。

在這支影片中,塔隆教授則示範了如何利用雷射掃描儀,記錄下具有歷史意義的象徵性建築。影片拍攝地點為美國華盛頓國家座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

瓦薩學院願意配合

而在巴黎聖母院遭祝融之災的現在,塔隆的 3D雷射掃描建模研究更形重要,美國紐約瓦薩學院也願意利用塔隆的研究幫忙重建巴黎聖母院。

瓦薩學院藝術系訪問助理教授庫克(Lindsay Cook)就說:「如果法國地區文化事務局或修復建築師想利用塔隆教授的數位建築紀錄,瓦薩學院很願意合作。」

首席建築師:不太可能完美重建

然而,巴黎聖母院的首席建築師穆頓(Benjamin Mouton)表示,再怎麼樣也不太可能完美重建過去的巴黎聖母院,畢竟現在已經沒有可以和當年相比的橡木建材。

從這支影片中可以看到《刺客教條:大革命》這款遊戲裡的巴黎,其中完美呈現了巴黎聖母院的內外細節。

《刺客教條:大革命》來幫忙

而當各界正在沸沸揚揚討論如何重建巴黎聖母院的同時,遊戲玩家也把目光轉移到了《刺客教條:大革命》(Assassin's Creed Unity)這款由法國Ubisoft公司在 2014年推出的遊戲。

花了兩年時間  研究巴黎聖母院細節

在這款場景設在巴黎的遊戲中,巴黎聖母院是遊戲中的關鍵地點。遊戲設計師穆絲(Caroline Miousse)在 2014年受訪時曾提到,整個遊戲設計團隊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仔細研究巴黎聖母院的所有細節,想辦法在遊戲中精確重現。

穆絲當時說:「我雖然也有設計一些遊戲裡其他的東西,但我的時間裡有 80%是花在巴黎聖母院。」

違反史實  加上尖塔

那是因為巴黎聖母院是這款遊戲的重點,玩家可以探索巴黎聖母院的內外,所有細節都十分到位。不過,穆絲提到在遊戲設定的時代背景下,那時巴黎聖母院還沒有尖塔,但少了尖塔的巴黎聖母院給人感覺怪怪的,所以她違反了史實加上了尖塔。

重建的重要參考

荷蘭科技媒體TNW評論到,或許《刺客教條:大革命》這款遊戲記錄下的細節,能夠成為重建巴黎聖母院的重要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