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優生保健法強制絕育 首相安倍道歉:新法賠償受害者

by:波波
9113

上周三,日本國會通過一項新法,正式規定《優生保健法》在 1996年前實施強制絕育的補償辦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親自向受害的國民道歉。

post title

去年 5月,支持《優生保健法》受害國民控訴日本政府的人權倡議團體和民眾站上街頭,為這些被強制絕育的國民爭取補償權益。

美聯社/達志影像

控政府侵害生育自由

2017年 12月,日本一名 60多歲的婦女站了出來,控訴日本政府依循舊法《優生保健法》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以她擁有「遺傳性精神薄弱(智能障礙)」為由,對她實施強制絕育手術,使她的個人尊嚴和日後健康受影響,並且在《優生保健法》廢除後,並無採取積極的救濟或補償措施。

首例鼓勵其他受害國民發聲

這樣的控訴在當年的日本還是首例,但因為她的挺身而出,現在共有約 20名《優生保健法》的受害國民也加入了控告日本政府的行列,倡導政府應採取更完善、明確的補償措施,為日本上萬名因各式理由被強制絕育的其他國民發聲。

國會通過新法補償受害國民

《優生保健法》問題延燒一年多後,上周三(24),日本國會通過了一項新法,向因《優生保健法》而苦的受害國民道歉,並宣布政府將支付每人 320萬日圓(折台幣約 88萬元)的補償金,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也發表了公開道歉聲明。

post title

去年 5月,在向法院申請訴訟後,一名《優生保健法》的受害女性出席記者會,公開自己被強制絕育的遭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優生保健法》強制絕育

日本在 194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制定了《優生保健法》,該部法律主要是防止身心障礙人士或罹患遺傳性疾病、精神疾病、智能障礙、躁鬱症、癲癇、血友病等疾病的國民「生下不良的子孫」。根據該法規,日本的醫師需向上級機關申請強制絕育手術許可,審查通過後,即便當事人不同意,也能透過限制身體行動、麻醉或欺瞞的方式,讓當事人完成絕育手術。

兩萬多名國民被迫接受手術

1996年該法規廢除前,日本共有約 2萬5千名國民依法接受絕育手術,其中有 1萬6,500名國民是在不知情或不同意的情況下被迫接受絕育手術。1960到1970年代是強制絕育手術最盛行的時候,而最後一次有記錄的強制絕育手術當事人是 1993年的一名青少女,如果她還活著的話,現在也才 40幾歲左右。

post title

上周三,《優生保健法》的補償新法在日本參議院投票通過,厚生勞動大臣起身鞠躬致意。

美聯社/達志影像

法規廢除後政府第一次道歉

一直以來,日本厚生勞動省堅持聲明絕育手術在當時的情況下是完全合法的,直到上周新法通過後,日本首相安倍才發表正式的道歉聲明,並保證日本政府會不遺餘力地剷除針對身心障礙人士的歧視和不平等待遇。

首相安倍發表道歉聲明

安倍在聲明中表示:「在該法規執行期間,許多國民因擁有身心障礙或慢性疾病,而被強迫接受絕育手術,造成創傷和痛苦。在深深反省後,我代表這樣的日本政府,向日本國民表達發自內心的歉意。」

上周三,《優生保健法》的補償法規在日本參議院投票通過,即刻上路。日本政府在該法規廢除後,首度承認《優生保健法》對身心障礙人士造成歧視和不平等待遇等傷害,並為此向受害國民道歉。

每人可領取數百萬日圓

根據上周三通過的補償法規,受害國民可以在五年內申請補償審核,經厚生勞動省審核通過後,即可獲得每人 320萬日圓(折台幣約 88萬元)的補償金。對人權倡導團體而言,這項單次付清全額的補償措施是權利爭取的一大進展,然而仍有一群受害國民認為政府的作法並無誠意。

爭取更高的補償金額

幾名決定繼續訴訟的原告表示,《優生保健法》不但侵害了受害國民的自主權,也剝奪了他們的生育健康與平等,因此他們認為他們應該獲得更高的補償金,在法庭上要求高達三千萬日圓(折台幣約 830萬元)的補償金。

因政府20年毫無作為而憤怒

上周三,一名來自宮城縣的 70幾歲日本受害婦人在旁觀了日本參議院的會議後,告訴《日本時報》:「日本政府在《優生保健法》廢除後長達 20年期間,完全沒有安排任何受害救濟或補償措施,這讓我感到非常憤怒。」因此,她也決定將繼續在法院中為自己爭取更多補償。

post title

去年5月,一名受害國民在記者會上對控告日本政府做出聲明。作為少數願意公開強制絕育經歷的受害國民,即便他們的倡議促使了補償法規上路,仍有大多數受害國民可能會因當地政府執行不力或是害怕社會眼光等因素,無法獲得他們應得的權益。

美聯社/達志影像

補償新法衍生執行問題

即便新法已經上路,受害國民也可以在厚生勞動省審核後獲得賠償,《優生保健法》的問題仍未完全獲得解決,補償措施所引出的衍生問題也一一浮上檯面。舉例來說,有許多受害國民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強制絕育,因此他們並不持有相關的醫療文件,無法證明自己是法規的受害者。

為沒有醫療文件者組織審查會

對此,厚生勞動省組織了審查委員會,透過醫療健檢、國民自述、親友證詞和其他評估標準,針對沒有醫療文件證明的受害國民進行訪查與評估。若審查通過,他們也能領取一樣金額的補償金。

顧慮隱私而不主動通知國民

新法的另一個衍生問題則是如何保證每一位受害國民都能領取到他們的補償金。新法規定縣政府與地方政府必須採取合適的措施,確保當地的受害國民都能得知補償制度的資訊,然而,為了保護受害國民的隱私,政府並不會特別逐一聯絡、通知受害國民。

post title

受害國民可能會擔心申請補償後,強制絕育的經歷被旁人得知,將遭受社會上的異樣眼光,因而決定不向政府申請補償。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是每個受害國民都敢於主動申請

這讓日本國內不少團體擔心,某些受害國民會因為政府執行不力而無法獲得補償,或是害怕公開自身經歷、無法承受社會壓力及異樣眼光等個人因素,不肯主動提出補償申請。

只有0.3%向政府申請醫療文件

事實上,根據《每日新聞》的報導,去年 1月到今年 3月期間,在 2萬5千名受害國民中,只有 0.3%、67位國民主動向政府申請索取他們的手術記錄文件和私人醫療文件。儘管日本厚生勞動省已經證實他們擁有 5千4百名受害國民的醫療手術記錄,這 67名申請者中卻只有 18位成功取得他們的檔案。

縣政府未盡協助義務

《每日新聞》的調查也進一步指出,這段期間內,包含東京都和北海道在內的 37個地方政府共承辦了 324件受害國民諮詢案例,其中只有 80件是由受害國民本人提出,129件由親友提出。然而,只有包含北海道、宮城縣、京都府、鳥取縣、廣島縣和佐賀縣在內的 13個地方政府明確告知諮詢者,他們有權取得他們的手術記錄文件。

post 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聲明中向受害國民致上歉意,不過專家指出,政府應該採取更積極的態度處理補償申請和核發手續,而非等待受害國民提出申請。

美聯社/達志影像

補償新法沒有應對措施

《每日新聞》的調查顯示了即便新法通過,主動向政府索取手術證明文件、甚至主動申請補償金的受害國民人數可能仍會非常少,而縣政府也不一定會配合受害國民的需求,提供能夠幫助他們的資訊。

縣政府執行不力成為隱憂

在該調查中,埼玉縣、福井縣、山梨縣、奈良縣等 8個縣政府表示從未有居民針對相關事宜尋求他們的諮詢服務,而宮崎縣聲稱他們的資料庫中沒有與諮詢當事人吻合的檔案,岐阜縣和靜岡縣則拒絕配合調查。

政府應主動採取行動

專家表示,如果政府確實保存著受害國民的個人醫療記錄,政府就有必要在考量到隱私的同時,盡力通知受害國民與其家人他們所經歷的傷害和應得的補償權益。

新法不會消除受害國民的壓力

敬和學園大學人文學部藤野豐教授(Yutaka Fujino)也指出:「即便補償新法也適用於不持有個人醫療記錄的受害國民,《每日新聞》的調查仍告訴我們,只要政府繼續採取『等待受害國民主動申請』的被動態度,這項新法就不會消除受害國民的壓力。政府應該確保沒有人會被排除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