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遠觀!為什麼我們那麼想要觸摸博物館的藝術品?

by:波波
7410

你曾經在博物館偷摸藝術品嗎?自己本身很喜歡觸摸藝術品的英國博物館學教授坎德林,花了數年時間研究為什麼民眾會那麼想要偷摸博物館中的藝術品,她的研究總結道,或許博物館不該只是一個只能遠觀、不可褻玩的空間。

post title

對博物館而言,訪客未經同意就偷摸藝術品,不僅容易造成藝術品損傷,也會增加藝術品的保存成本。圖為法國羅浮宮為了視障人士所設計的觸摸展覽,他們製造知名文物和藝術品的複製品,讓視障人士可以透過觸摸來參觀展覽。

美聯社/達志影像

你會情不自禁偷摸藝術品嗎?

想像現在你在一個空無一人的博物館內,館內展示著來自 200年前的曠世巨作,一幅幅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真跡在你眼前陳列,你向牆面緩緩靠近,想更仔細欣賞畫作的筆觸和顏色。博物館門口的警衛打了一個很大的哈欠,完全沒注意到你的舉動,你可以很輕易地就偷摸眼前的畫而不被發現,這時,你會怎麼做?

學者研究民眾為何偷摸

在倫敦大學伯貝克學院任職的博物館學教授坎德林(Fiona Candlin),專門研究這些情不自禁想偷摸博物館藝術品、歷史陳列品的人。她花了長達數年的時間深入了解博物館訪客打破規定的動機、他們想觸碰的物品,以及觸碰陳列品帶給他們的感覺。

觸摸對於參觀展覽的意義

「我認為博物館大多數的陳列品都只有象徵性的意義。」坎德林說:「博物館沒有去思考人們可以透過觸摸一件物品來了解它。」為了展開研究,她開始長期坐在博物館中,觀察那些偷摸畫作和藝術品的訪客。

post title

坎德林教授指出,現在的博物館大多都以視覺體驗為主軸設計展覽內容與方向,但研究證實對訪客而言,博物館體驗並不僅僅是視覺上的刺激。

美聯社/達志影像

現代博物館以視覺體驗為主軸

現代社會中,絕大多數博物館的策展方向仍然以視覺體驗為主,多數展覽品都是「被陳列」或「被擺放」在訪客眼前,訪客再透過閱讀展覽手冊、資訊板、標示等文字內容,了解展覽品的歷史和藝術內涵。儘管部分博物館為了視障人士和其他實驗性展覽試圖為訪客營造聽覺、嗅覺等感官體驗,除了如法國羅浮宮、英國大英博物館專門設計觸碰體驗區的作法外,「觸碰」依舊是被博物館廣泛禁止的。

最早的博物館鼓勵觸碰文物

不過,坎德林指出,觸碰並不是一直都是參觀博物館的禁忌。在文藝復興時期興起、被視作博物館前身的「珍奇櫃」(Curiosity Cabinets)最初是完全向訪客開放的。「訪客可以邊討論、邊在手中把玩這些展品。」坎德林說:「私有的珍奇櫃影響、演變成大英博物館等現代公共展場時,也將這樣的開放性傳承下來。18世紀的大英博物館參訪紀錄中常常可以讀到訪客觸碰、拿取展覽品的分享。」

訪客增加後才規定不得觸碰

然而,隨著博物館的規模和人氣越來越高,這樣的開放性也越來越難維持。「當一間博物館每年湧入上百萬名訪客,允許所有人觸碰陳列品就變得更加不切實際。」訪客不小心失手、手上的油漬和髒汙、戒指與手錶都可能毀壞陳列品。因此,即便小型博物館依舊鼓勵訪客與陳列品有所互動,大型博物館通常不允許訪客在未規劃的區域碰觸任何物品。

奧地利攝影師卓拉尚在Tumblr記錄了博物館訪客偷摸藝術品和陳列品的畫面,從畫作到雕塑,各類陳列品都是被訪客觸摸的對象。

擋了一百還有一千

不過,訪客還是無所不用其極地尋找漏洞或時機去觸摸展覽品。奧地利攝影師卓拉尚(Stefan Draschan)在Tumblr上記錄了一連串博物館訪客偷摸藝術品的照片。在坎德林於大英博物館的觀察研究期間,博物館警衛也告訴她:「制止了一百名訪客之後還有兩百名……這就像試圖阻止海浪拍打上岸一樣。」

觀展體驗不應只侷限於視覺

坎德林表示:「如果偷摸藝術品已經是博物館最常見的光景之一,這很清楚地代表著博物館觀展體驗中所涵蓋的感官範圍,遠比我們普遍認知中的還要廣。」

post title

「求知慾」是訪客觸碰博物館陳列品的主要動機之一。透過觸摸,訪客可以更深入了解一件作品創造的過程、方式、材料和質感。

美聯社/達志影像

觸摸協助訪客了解文物

根據坎德林的研究,博物館訪客偷摸陳列品的動機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最典型的「實證調查」(Empirical Investigation)渴望,也就是「想要更深入了解」的渴望。「如果你想要了解一尊雕塑的表面有多光滑、雕刻有多深、兩個部件是如何相接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摸摸看。」坎德林說。

透過觸摸證實真實性

「人們想要知道一個物品是怎麼被做出來的、用什麼做出來的,所以他們會想要摸摸看。」坎德林解釋:「有一部分是為了證實一件藝術品的真實性。像是大英博物館展出的超大陳列品,或是來自古埃及時代的歷史文物,有些時候人們很難相信博物館會把真正的文物展示出來,所以會想要摸摸看。」

post title

展示在大英博物館的「蹲下的維納斯」雕像,是該博物館館內最常被摸屁股的作品,因此館方最後仍在它四周拉起圍欄。

美聯社/達志影像

利用展覽品開玩笑

另外,觸摸陳列品的舉動也可能帶有玩笑成分,特別是當觸摸的對象是與動物或人類相關的展覽品的時候。因為知道展覽品不是真的,博物館訪客往往會想要挑戰存在於現實世界的互動界線,像是拍拍獅子的頭、摸摸裸露的屁股等等,這些舉動不外乎是為了在視覺上娛樂他們自己和朋友所生。

最常被摸屁股的雕像

坎德林在研究期間發現,來自古希臘時期、大英博物館展示的「蹲下的維納斯」(Lely Venus)雕塑,因為屁股太常被訪客偷摸了,最後博物館終於拉起圍欄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post title

圖為義大利佛羅倫斯美術學院展示的《大衛像》原始雕像,院方工作人員在巨大的雕像旁架起鷹架,進行半年一次的清潔修復工作。

美聯社/達志影像

用觸摸建立情感連結

除了好奇心和戲弄之外,建立、加深人與陳列品之間的情感連結也是觸摸的主要動機之一。坎德林指出,站在藝術品前往往會激發人們的情緒反應,這不僅僅與讚嘆雕工的技巧或是畫家的畫技有關,而是訪客意識到作品背後真實存在著一個人,進而想要與這位擁有絕妙藝術實力的人建立連結。

彷彿穿越時空互動

「如果一件作品的創作者是非常有名的藝術家,訪客會想要與那位藝術家有所連結。像是『芭芭拉赫普沃斯(Barbara Hepworth)曾經把她的手放在這裡,而我現在也把我的手放在同一個位置』的這種心情。」坎德林說。

知名雕塑家留下的指痕

「在英國約克郡雕塑公園(Yorkshire Sculpture Park )內,有一尊由知名英國雕塑師赫普沃斯完成的雕塑,上面留下了她的指痕。如果訪客注意到了,他們常常會把自己的手放上她的指痕中,想像雙方的手在同一個地方穿越時空碰觸了彼此。」她說。

post title

坎德林的實驗總結道,人們永遠都會渴望與藝術品和歷史文物建立實際上的互動,而觸摸就是互動的其中一種方式。

美聯社/達志影像

觸摸永遠都是互動一環

坎德林認為,人們透過觸摸想像自己正與過去的時光有所互動,她也認為觸摸藝術品是博物館永遠都無法阻止的行為。「人們不只是在觸碰一件物品而已,他們在感受、撫摸、模擬,觸摸永遠都會是人們實際與展覽品互動的其中一種方式。」

也有訪客的想像力突破天際

她也指出,世界上許多不同的歷史或藝術愛好者都有他們與藝術品互動的偏好方式。坎德林說,大英博物館前任文物保存與修復部門的主管告訴她,有一次,一名參觀古埃及雕像展覽的訪客在埃及神話中貓頭人身的戰爭女神賽赫麥特(Sekhmet)的雕像跟前,留下了一大罐貓飼料。「這比觸摸藝術品還要奇怪多了。」坎德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