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貝爾不能死」在被動安樂死數小時後,法國植物人判決大扭轉

by:徽徽
25084

今年 42歲的法國護理師朗貝爾已經躺在床上超過十年,他因為車禍的關係大腦嚴重受創成了植物人,而他的家人為了要不要繼續維持他的生命對簿公堂......

post title

法國植物人朗貝爾已經在床上躺了超過十年,他的去留最近成了法國社會辯論的焦點。

Newscom/達志影像

在停止人工餵食後......

周一(20)晚間,在醫生停止人工餵食今年 42歲的法國植物人朗貝爾(Vincent Lambert)數小時後,他們接到了法國巴黎上訴法院的最新判決,要求繼續維持朗貝爾的生命,這樣急轉彎的劇情也引起法國社會的高度關注。

好好離開 VS 不該放棄

2008年,擔任護理師的朗貝爾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從此躺在床上成了植物人。在觀察數年後,朗貝爾的家人分成了兩派,一派主張讓朗貝爾好好離開、停止維持他的生命;另一派則認為會有奇蹟發生,不應該放棄朗貝爾。

post title

對朗貝爾的家人來說,要放手讓他離開還是繼續維持他的生命,這將是世界上最難的決定。

Newscom/達志影像

沒有留下書面指示  決定權在家人手上

而躺在法國東北城市漢斯(Reims)賽瓦斯托波爾醫院(Sebastopol hospital)的朗貝爾,生前並沒有留下任何關於如何處置自己生命的書面指示,導致決定權操在家人之手,也造成他的妻子和父母的分歧。朗貝爾的妻子希望朗貝爾好好地離開人世,朗貝爾的父母則抱持相反的看法。於是,這兩方從 2013年開始透過不同途徑展開訴訟,而先前法院的判決都站在朗貝爾妻子這邊,認為朗貝爾已無好轉的可能,可以停止維持朗貝爾的生命。

原本不出幾天就會死亡

於是,周一稍早,醫生們開始停止人工餵食和不給朗貝爾水喝,並且開始對朗貝爾下大量的鎮靜劑。根據醫療相關人士的說法,朗貝爾在這樣的情形下不出幾天內就會死亡。

post title

周一,朗貝爾的母親薇薇安抵達賽瓦斯托波爾醫院,她無法接受先前法院停止維持朗貝爾生命的判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父母無法接受  直指這是犯罪

對此,朗貝爾的父母表示無法接受,畢竟朗貝爾沒有病入膏肓,他雖然身患殘疾,但還不到可以適用法國有關臨終狀況如何處理的法律範圍。

朗貝爾的母親薇薇安(Viviane Lambert)在醫生停止維持朗貝爾的生命後說:「沒什麼好說的,這是犯罪,我為法國感到可恥。」

「讓他走就是放他自由」

然而,朗貝爾的妻子瑞秋(Rachel Lambert)表示,她的先生曾經口頭表達過要是有一天他成了植物人,他不希望這樣活著。瑞秋和她的支持者指出,在經過多項的醫學評估後,她的丈夫被證實已經不可能從植物人的狀態甦醒,而且法院判決也說透過人工餵食和給水的方式讓朗貝爾活著是一種「不合理的執著」。

「讓他走就是放他自由。」瑞秋周一接受RTL電台訪問時說。

post title

2015年1月7日,朗貝爾的妻子瑞秋和姪子法蘭西斯在歐洲人權法院聆聽法院對朗貝爾一案的看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法國的被動安樂死

在法國,雖然安樂死尚未合法,但法國法律允許所謂的「被動安樂死」,也就是當碰到不可能好轉、身患絕症的患者時,醫生可以拿掉他們的生命維持系統,並且投以大量鎮靜劑直到他們的生命停止,但這麼做的前提是要經過醫療人員的專業判斷以及家人的同意。

最新判決要求維持

在朗貝爾的案子中,朗貝爾的父母為了扭轉朗貝爾妻子瑞秋的決定到處打官司,除了法國,他們甚至在 2015年到歐洲人權法院提告——但很快就因為「缺乏新證據」被拒絕。不過,周一稍晚的判決翻轉了現況,因為法國巴黎上訴法院下令恢復維持朗貝爾的生命。

採取一切措施讓朗貝爾活著

在法國巴黎上訴法院的判決中,要求相關單位「採取一切措施」讓朗貝爾活著,直到聯合國旗下的身心障礙者人權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OHCHR)評估後再說。

目前,OHCHR除了表示會調查這起案子,也呼籲法國政府介入提供幫助,但是法國衛生部表示,他們不歸OHCHR管。

朗貝爾母親:一大勝利

在法國巴黎上訴法院的判決出爐後,朗貝爾的母親薇薇安表示,這對維持她兒子的生命來說「是一大勝利」:「他們(醫生)會恢復給朗貝爾營養和水,這是我第一次以法院為傲。」

凸顯制度的殘忍

然而,朗貝爾的姪子法蘭西斯(Francis Lambert)表示,重新維繫朗貝爾的生命凸顯出「醫療—司法制度的純粹殘忍」。

post title

其實,朗貝爾一案已經膠著多年。2015年11月2日,法國「有尊嚴的死亡協會」組織了一場示威活動,參加者手舉寫有朗貝爾名字的海報,表示他是被動安樂死相關法律下的受害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教宗:生命是上帝的禮物

在法國巴黎上訴法院最新判決出爐前,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也發表了他希望朗貝爾可以繼續活下去的看法,他表示:「讓我們永遠守護生命,生命是上帝的禮物。讓我們不要向漫不經心的文化屈服。」

要求法國總統馬克宏介入

周一,大批支持朗貝爾繼續活下去的民眾也到法國總統府艾麗舍宮(Elysee palace)前遊行,要求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出面表態。對此,法國總統馬克宏表示他雖然對朗貝爾的狀況深有所感,但他拒絕介入,因為他無權決定是否該維持朗貝爾的生命,畢竟這需要透過醫生的評估並且符合法國法律。

讓協助自殺合法化

在這起案子延燒的同時,法國政壇也開始討論有關安樂死的議題。曾在 2017年代表法國社會黨(Parti socialiste)參選總統的阿蒙(Benoît Hamon)就呼籲,法國應該要讓協助自殺合法化。

右翼政治人物不支持

法國右翼政治人物則站出來批評不該停止維持朗貝爾的生命。國民聯盟政黨(Rassemblement national)黨魁勒龐(Marine Le Pen)就說,要是真的停止維持朗貝爾的生命,這將替最危險和最令人擔心的虐待大開方便之門。

post title

圖為目前朗貝爾所在的賽瓦斯托波爾醫院。周一,大批媒體來到這裡採訪朗貝爾的父母。

路透社/達志影像

醫界本身看法分歧

而在負責評估朗貝爾狀況的醫界,本身也對此案出現分裂的聲音。周一,法國安寧緩和醫療協會發表聲明,表示朗貝爾「因為醫療行為的介入,處於人工續命的狀況」,在這樣的情況下,拿掉他的生命維持系統是合理的。

難以得出不容質疑的結論

然而,多名法國醫學專業人士在法國《世界報》(Le Monde)的專欄中表示,朗貝爾的狀態多年來都很穩定,要評估他的意識狀態很複雜,複雜到難以得出大家都不會質疑的結論。

「要替無法表達自我的人做決定、評斷他們的生活沒有尊嚴或『沒有意義』,無論在倫理或是科學上都站不住腳。」

post title

周一,朗貝爾的父親皮耶(Pierre Lambert)在天主教修士的陪伴下,抵達賽瓦斯托波爾醫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法國,上千人和朗貝爾相似

貝桑松醫院安寧緩和醫療部門負責人歐伯里(Régis Aubry)醫生表示,目前在法國大約有 1,500-1,700名患者和朗貝爾的情形很像,但是少有家屬會要求停止維持病患的生命。此外,在大多數情況下,家屬和醫生會對如何處置病患達成協議。

為什麼朗貝爾受人矚目?

歐伯里醫生表示,為什麼朗貝爾事件這麼引人矚目,原因在於朗貝爾家人間的意見太過分歧,還有媒體密切報導的緣故。

「在處理這些問題時,低調應該是最重要的事,」歐伯里醫生提到,對於植物人病患的意識還有很多未知的地方,法律永遠無法一體適用每個案例。

「唯有透過尊重他人者之間的討論,才能得出一個比較不糟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