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人就像隨時可能歸來的死者...」 被政府綁架,在40年後與家人團聚的阿根廷人

by:波波
5788

1976年到1983年的阿根廷,高達數百名嬰兒與他們的父母一起被政府消失,被交給新家庭領養。阿根廷人權團體數十年來努力不懈為這些長大成人的失家寶寶尋根,本周二,第130位失家者在失蹤40年後終於與親戚團聚。

post title

失蹤 40多年後,米耶祖(左)終於與他的原生家庭親戚重逢,找回自己在阿根廷軍政府掌權時期遺落的原生身份。

路透社/達志影像

父母遭政府綁架的失家寶寶

賈維爾米耶祖(Javier Darroux Mijalchuk)失蹤的時候才四個月大。他的父親和懷有身孕的母親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市(Buenos Aires)被綁架後,他被一個不清楚他家庭背景的新家庭領養。幾年前,他開始懷疑自己可能是阿根廷暴政下的失家寶寶之一,便求助「五月廣場祖母」(Grandmothers of the Plaza de Mayo)人權團體。

40年後人權團體尋根成功

在 1976年到 1983年的阿根廷,有高達數百名嬰兒與他們的父母一起被獨裁政府消失,被交給新家庭領養,因此在數十年來,阿根廷人權團體努力地為這些長大成人的失家寶寶尋根,而在本周二(11),米耶祖也成為第 130位尋根成功的失家者,在失蹤 40年後終於與親戚團聚。

post title

經過 40年的時光,重逢的米耶祖與舅舅在記者會上相擁團聚。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阿根廷曾遭軍政府統治

回首阿根廷歷史,自 1976年阿根廷軍政府奪權後,直到該政府 1983年瓦解前,阿根廷經歷了一場軍政府稱為「國家重組進程」(National Process of Reorganization)的時代:國會被關閉,最高法院法官被免職,政黨和工會遭禁,人權團體估計,超過 3萬名異議人士遭到綁架、酷刑和秘密處決。

超過三萬人民、500名嬰兒被消失

其中隨著這些左翼人士、記者和社運人士從阿根廷社會消失的,還有大約 500名仍在襁褓中的嬰兒,又稱「被暴權偷走的寶寶」。他們許多是女性被綁架者被監禁期間生下的孩子,往往會被交給支持軍政府的家庭扶養長大,一輩子對不斷尋找自己的原生家庭毫不知情。

人權團體協助「失家寶寶」尋根

在 1977年成立的「五月廣場祖母」與「五月廣場母親」(Mothers of Plaza de Mayo)合併,成為替這些「被消失者」發聲的人權團體。他們每周都會在政府部門前示威遊行,頭上配戴他們最具代表性的白色手帕配飾。

DNA技術大幅加快進展

DNA檢測技術變得被研發出來後,五月廣場祖母幫助失家者尋根的行動就變得更加容易。從 1978年起,幾乎每年都至少會有一名失家者成功與自己的原生家庭重逢。

post title

米耶祖在記者會上親吻人權團體「五月廣場祖母」負責人的額頭,感謝她與她的組織替他找回家庭。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親人40年來從不放棄希望

本周二,米耶祖的舅舅終於在米耶祖一家失蹤 40年後,與米耶祖團聚。「在我父親去世後,我和母親都一直很希望能找到我失蹤的姐姐,也希望她的孩子米耶祖仍然活著,」米耶祖的舅舅說:「我們對我姐姐的下落已經不抱希望了,但我們從未放棄尋找米耶祖。我為了這個重逢的時刻,整理了一大本相簿。」

父親曾服務於阿根廷海軍署

米耶祖成功尋根後,五月廣場祖母的負責人卡洛多公開了米耶祖父母的資訊。他的父親達洛斯(Juan Manuel Darroux)曾在 1960年代服務於阿根廷海軍署(Naval Prefecture),隨後在位於布宜諾地區的莫龍私立大學(University of Moron)任行政職,與米耶祖當時就讀會計系的母親伊蓮娜米耶祖(Elena Mijalchuk)相遇。

父親遭暴力綁架、懷孕的母親遭誘騙

1977年,米耶祖出生,同年十二月,他的父親達洛斯被親戚目擊與四名男性起衝突,遭押入一台藍色雪弗蘭汽車。之後,懷著第二胎的伊蓮娜收到來自丈夫的信,指示她帶著米耶祖到布宜諾市與他會合。她最後的身影出現在阿根廷軍政府執政時期最惡名昭彰的拘禁所中,失家寶寶米耶祖也在那附近被人發現。

post title

米耶祖在記者會上分享與原生家庭團聚的心情,對於找到原生家庭感到無比激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找回身份如同靈魂受到慰藉

經過DNA測試後,米耶祖被證實是達洛斯和伊蓮娜的小孩,成為第 130名成功找回身份的失家者。在記者會上,他先感謝舅舅在過去 40年期間從未放棄尋找自己,接著說道:「對我來說,重新找回我的真實身份是對我父母親的致敬、對靈魂的慰藉,以及代表回憶、事實和正義的象徵。」

親人的擁抱無人能比

「如果我必須選擇一個最具代表性的時刻,沒有任何時刻比得上我舅舅給我的那個擁抱。在長達 40年的尋覓之後,他問我:『你是小賈維嗎?』然後給了我一個無人能比的溫暖擁抱,一個其他人再怎麼樣都無法複製的擁抱。」

post title

記者會上,米耶祖和舅舅向記者展示米耶祖父母的照片,期望公開相關資訊後,可以盡快找到父母的下落或得到與他們有關的消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持續尋找父母的消息與下落

現在,米耶祖將投入心力尋找自己父母親的下落。他之所以同意公開自己父母親的資訊和故事,就是希望能夠獲得更多消息,他指出:「重組我父母以及我無緣相會的弟妹的歷史,將會是我心中永遠缺失的一塊拼圖。」他鼓勵其他同樣懷疑自己是失家寶寶的人,認真想想是不是真有可能,他們真正的家人正在某地尋找他們。

等了40年仍等不到歸人

回顧這 40年的時光,米耶祖的舅舅說:「一個消失的人就像一個每天都會回來的死者。每一天。就像你明明在等信,卻只等到了一張帳單。我一直在等我姊姊的來信,等超過四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