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專訪】這個澳洲男人的工作是被當成人體砲彈發射出去

by:波波
9155

博飛先生有一個很特別的工作,全世界做這個工作的人只有 12位,全澳洲做這個工作的人只有他一個。他是一名馬戲團團長兼表演者,專門被當成人體砲彈發射出去。

DQ這次特別採訪了博飛先生,一探當人體砲彈究竟是什麼感覺。

post title

澳洲博飛兄弟馬戲團於今年一月推出了一項極為罕見的特技表演──人體砲彈秀。擔綱執行該表演的馬戲團團長博飛先生,是全世界少數會這項特技的表演者。

Photo: Warren Brophy

傳承七代的馬戲團事業

1970年代,博飛兄弟馬戲團(Brophy Bros. Circus)開始在澳洲的各大展覽、音樂祭、購物廣場巡迴演出。七代傳承下來,博飛兄弟馬戲團的演出內容從傳統動物表演、雜耍,逐漸演變成以特技者為主的各項極限演出。

來自馬戲團世家的經營者

博飛兄弟馬戲團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家庭事業,現任團長博飛(Warren Brophy)先生從出生之後便隨著馬戲團到處巡迴演出,長大後也成為了一位特技表演者。1989年,他與同樣出身自馬戲團世家的茉莉(Yasmin)結婚後,便將兩家的馬戲團事業合併,他們的三個孩子也與他們一樣,在馬戲團中出生、長大。

與專業特技者長期合作

博飛先生告訴DQ小隊長:「我們是一個家庭事業,但也與一個龐大的演出者社群保持合作關係。我們會依照客戶的需求、表演場地(馬戲團帳篷或戶外遊樂園等)以及表演主題等等因素,設計出適合該活動的表演內容後,再聘請專業的特技演出者前來表演。」

post title

博飛兄弟馬戲團專門提供各項極限特技演出。圖為該馬戲團的主要演出項目之一「高空摩托車鋼索」。

Photo: Warren Brophy

以人為主的特技表演

在 2011年博飛兄弟馬戲團的演出大象退休後,博飛兄弟馬戲團便轉以人體特技為主設計演出內容。目前,博飛兄弟馬戲團的主要演出項目是死亡之輪(Wheel of Death)、高空摩托車鋼索(Highwire Motorcycle)、快手飛刃(Knife Throwing)與人體砲彈(Human Cannon)。

今年新秀:人體砲彈

身為該馬戲團的第七代表演者和經營者,博飛先生也會親自下場參與演出,除了死亡之輪秀外,他與茉莉合作進行快手飛刃的雙人表演。除此之外,他從今年一月開始負責一項極為罕見、危險無比的表演:人體砲彈秀。由於這項表演太過少見,很快地成為了馬戲團的重頭戲。

post title

在人體砲彈秀之前,博飛先生專門負責死亡之輪秀。

Photo: Warren Brophy

全球只有十二位表演者

根據博飛先生的說法,目前全世界只有 12位特技表演者受過訓練、能夠執行人體砲彈秀,全澳洲則只有他一個人在進行這樣的表演,而目前已經有 30位人體砲彈秀表演者在表演途中意外身亡。

只能親傳、不能自學

「這是一項很特別的特技,唯一取得表演資格的方式就是請另一位人體砲彈表演者教你箇中訣竅。」博飛先生說:「我很幸運地認識了一位表演人體砲彈秀長達 25年的美國表演者,在她退休前教我所有的技巧,我還飛去美國購買她的砲車。」

飛到美國受訓、調整砲車

這台砲車大約有 8.5公尺長、1.5公噸重,在一瞬間就能把博飛先生以每小時 60公里的速度發射出去。為了讓自己 182公分高的身材能順利在砲管中移動,他特別請美國的知名人體砲車設計者替他調整了這台砲車的規格。

post title

在人體砲彈秀中,博飛先生必須進入狹窄的砲管中,以每小時 60公里的速度被發射出來,再安全降落。

Photo: Warren Brophy
post title

根據他的分享,在高空飛射時的感覺十分美妙,是他最享受的表演環節,但如何安全降落在目的地,藏有非常大的風險和挑戰。

Photo: Warren Brophy

花了一年才完成訓練

由於人體砲彈秀的執行細節是業界機密,博飛先生無法向小隊長透露實際的操作過程。不過,他說人體砲彈是一項非常困難的表演,學習這項表演花了他整整一年的時間,他的馬戲團也直到今年一月才開始接受該表演的預定。

訓練期間逐步增加砲車威力

「沒有任何事前的訓練準備能幫你順利學會這項技能。我剛開始接受訓練時,砲車的威力被調整到只會將我發射一小段距離遠,我的技巧逐漸精進、熟練後,才一步步調高砲車的威力。」他說。

身體需要承受強大的發射力度

小隊長問起在砲管中等待發射的心情時,博飛先生描述道:「在發射之前,我全身都是非常緊繃的,而且極為專注於等一下必須執行的技巧。聽到三、二、一的倒數聲時,一股腎上腺素湧上,接著身體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也就是為了將我發射出去所施加的力量。」

體驗飛行 謹慎降落

「離開砲管那一刻的感覺是非常暢快美妙的。你會深切體驗到飛行的快樂,這也是整場表演中我最享受的部分。」不過,博飛先生也提到,安全降落是人體砲彈秀最大的挑戰和風險所在,在空中的他往往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擺出最完美、安穩的降落姿勢。

post title

博飛先生的妻子茉莉同樣來自馬戲團世家,除了在表演期間協助幕後操控、負責砲車發射之外,她也會親自下場演出「快手飛刃」火刀秀。

Photo: Warren Brophy

馬戲團光景不如從前

根據澳洲ABC新聞的報導,現在仍在澳洲進行巡迴演出的馬戲團數量已經明顯減少許多。博飛先生告訴小隊長,馬戲團產業的現況和前景確實一直在改變,但他對於該產業的成長仍保有信心。

演出仍場場獲得滿堂彩

「過去兩年期間,我帶領著博飛兄弟馬戲團去了四個不同的國家表演,」博飛先生表示:「每一次我們獲得的回應都極為熱烈,觀眾都非常喜歡我們的演出。說真的,沒有任何娛樂形式比得上現場演出。」

觀眾的回應是最美的回報

「我們的每一場表演都是為了觀眾而做,他們的回應是我們最大的動力。讓他們大笑、驚奇,讓他們為我們的極限演出驚聲尖叫,這是我與我的馬戲團最享受的回報。」他說。


編註:圖片於 2019/06/26 由博飛兄弟馬戲團(Brophy Bros. Circus)團長瓦倫博飛(Warren Brophy)授權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想了解更多關於博飛兄弟馬戲團資訊的朋友,可以追蹤博飛兄弟馬戲團的官方網站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