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漂來古柯鹼、警察局長滿大麻 斐濟警察的毒品對抗戰

by:波波
6067

斐濟警務處長基利霍說,他的人生簡直就是一場電影。在海中潛水尋找古柯鹼、宣導居民不要把古柯鹼當作砂糖使用、僅靠一艘巡邏船追逐逮捕毒販……面對途經太平洋毒品航道抵達斐濟的大量毒品,他與其他島國一起長期抗戰。

post title

座落在南太平洋的斐濟與其他鄰近島國一樣,是太平洋毒品航道的必經之地。隨著大量毒品反覆進出斐濟海域,當地居民的生活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

Photo: stevepb

斐濟警察的海上緝毒人生

斐濟警務處長基利霍(Sitiveni Qiliho)的執勤任務非常特別。在過去的數個月期間,他為了尋找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古柯鹼而潛入海中、在太平洋公海逮捕海上毒販,甚至必須告知斐濟的偏遠小島居民,那些被海浪沖刷上岸的包裹裝滿古柯鹼,拜託居民不要把這些白色粉末當成砂糖,拿去烤蛋糕或泡茶。

媲美電影情節的經驗

「我的人生就是電影劇本內容,那些跟毒品有關的好萊塢大片根本就是取材自我的真實生活。」警務處長基利霍告訴英國《衛報》,他在斐濟的警務處長人生簡直就是一場電影:「我已經兩年沒看電影了,我直接活在電影當中。」

抗毒已是長期抗戰

隨著聯合國任務四處從軍 25年後,基利霍在 2015年升任斐濟軍隊准將(Brigadier),同年退伍後任職斐濟警務處處長。才剛上任,基利霍就發現自己陷入了阻止毒品入侵斐濟的長期抗戰。「抗毒是我現在的職業動力。」他說。

post title

斐濟由 330個大大小小的海島組成,得天獨厚的熱帶海島環境以及令人嘆為觀止的自然風景讓斐濟成為世界級的觀光勝地。

Photo: HeikoBrown

四分之一值勤時間在掃毒

位於南太平洋的大洋洲群島國家斐濟是太平洋地區最熱門、開發最先進的國家。斐濟由超過 330個大大小小的海島組成,分布橫跨 19萬4千平方公尺的海域。基利霍估計,他與他的警備隊至少需要花四分之一的值勤時間執行「拔根行動」(Operation Vavuraka),到處擊破運毒和製毒等非法行為。

連警察局都會不小心長滿大麻

「拔根行動」的其中一個任務,是真的字面上的「拔根」──把大麻從地面上拔起來。先前有過數次案例,警察將查收到的大麻植株作為證據帶回警局時,大麻植株會在警局周遭的地面落下種子,由於斐濟的土壤很肥沃,有時警察局裡外一轉眼就會長出滿滿的野生大麻。

從海上漂來的「白色毒品」最為棘手

不過,除了基利霍口中的這些「綠色毒品」之外,包含古柯鹼和冰毒(Methamphetamine,又稱甲基安非他命)在內的「白色毒品」是讓斐濟警察疲於奔命的真正原因。這些白色毒品有些是被觀光客夾帶入境,但更多是經由一條橫跨太平洋的海上毒品航道來到斐濟。

post title

太平洋毒品航道從美國或中南美洲出發,橫越太平洋,將毒品送到澳洲和紐西蘭。斐濟與其他南太平洋島國則無可避免地成為中繼轉運站。

地球圖輯隊

太平洋毒品航道連接美洲與大洋洲

相對其他陸運和空運管道,這條已經運作數十年的太平洋毒品航道比較不為人知,但其蘊藏的非法商機高達數十億元。大量古柯鹼和冰毒經完善的防水包裝後,以各種方式藉由帆船或遊艇運送,從美國或中南美洲出發,前往毒品需求龐大的渡假勝地澳洲和紐西蘭。

途中的太平洋島國成為毒品轉運站

這條航道途經的太平洋島國包含斐濟、萬那杜(Vanuatu)、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東加王國(Tonga)和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這些國家的海域和海灘在過去五年間,替美洲和大洋洲的毒販轉運、囤藏了價值數十億的毒品。

過去五年毒品走私數量大幅攀升

英國《衛報》的報導指出,從 2014年開始,經由這條航道運送的毒品數量有劇烈的攀升。澳洲聯邦警察(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已經查獲高達 7.5公噸、藏在小型遊艇內試圖運入澳洲的古柯鹼。

post title

在太平洋毒品航道上,毒販會將毒品藏匿在遊艇上,低調進出太平洋島國海域。

Photo: LN6999

把毒品用漁網藏在海底

然而,在這些太平洋島國海域囤藏毒品並不是件簡單的事。通常,毒販會將數百公斤的古柯鹼或冰毒緊緊塞入一個一個塑膠包裹中,再用大型漁網固定在海床上,配以GPS裝置定位。然而,自然環境的變化和氣候都可能造成漁網鬆動,讓成批的毒品浮上海面,隨著海浪被沖刷上岸。

自然環境因素導致毒品四散

基利霍向英國《衛報》描述 2018年的一起海漂毒品案件。數百件以一公斤為單位的古柯鹼包裹被沉入海中、綁在珊瑚礁上,但是氣候變化導致海底海流拉扯貨品,珊瑚礁不堪負荷後斷裂,讓 120塊、每塊價值數千美元的古柯鹼磚浮上海面、漂到斐濟岸上。

post title

圖為 2006年,斐濟當地孩童在首都蘇瓦沿岸的海上划船。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最怕民眾誤將毒品當作民生物資

這種情況下,基利霍和他的警備隊需要全速趕到現場管制這些毒品的流動。澳洲聯邦警察派駐於斐濟首都蘇瓦(Suva)的資深聯絡警官基德納(Brett Kidner)表示,警察最大的惡夢就是當地居民在發現這些毒品後,對它們的成份毫不知情,甚至誤將毒品當作民生物資。

白色粉末易與砂糖、洗衣粉搞混

「我們最大的擔憂就是民眾把一包一包的古柯鹼當成砂糖、牙膏粉、泡打粉或類似的民生物品,並因此在無意之間將他們的家人置於不該發生的毒癮威脅中。」基德納警官說。

已有島民不知情染上毒癮的前例

事實上,西太平洋島國密克羅尼西亞(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的居民曾經在島上的運河中發現古柯鹼,並將其誤以為是洗衣粉而拿去使用,直到意識到這些粉末不會產生泡沫,才發現事有蹊蹺。2017年,一艘載滿古柯鹼的船隻在大溪地的偏遠島嶼邊爆炸,數個星期後,警察發現幾乎整個小島的民眾都已經沾染了嚴重毒癮。

post title

斐濟警方表示,隨著海漂毒品案件越來越多,有些漁夫甚至不再出海捕魚,改捕撈毒品大賺一筆。圖為示意圖。

Photo: lena1

專門「釣毒品」的漁夫

對基利霍來說,他的擔憂還多了一個,就是知情的人會刻意將拾獲的毒品販售出去。「我們取得的消息指出,有些出海的漁夫早就不捕魚了,他們是為了這些毒品包裹出海的,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以透過販毒,簡單又快速地賺取數千美元的收入。」

常常接獲通報後撲空

今年 3月的另一起海漂毒品案件中,一名與父親在海上度假的男子發現了海中的毒品。他把GPS信號發射器移除、轉交給斐濟警方,並試圖描述毒品被藏納的位置。獲報後,基利霍帶著警衛隊潛水搜索了數天,卻完全找不到這批被藏在海中的毒品。

post title

棘手的是,斐濟國內缺乏足夠的毒品教育和醫療資源,無論是一般民眾或毒癮患者,面對毒品威脅都求助無門。

Photo: rebcenter-moscow

斐濟幾乎沒有抗毒知識

英國《衛報》指出,斐濟面臨的毒品問題不僅僅是毒品航道活動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當地社會普遍對毒品的不理解以及國內缺乏的抗毒資源,讓斐濟居民更容易深陷毒品深淵。在斐濟長大、一輩子都在對抗毒癮的柯林伍德(Ian Collingwood)說,斐濟的毒品問題已經「浮上檯面且規模不小」。

國內缺乏相關醫療資源

過去,斐濟完全沒有任何與毒品使用或毒癮相關的資料記錄。斐濟國內沒有任何勒戒所、美沙酮診療所(Methadone Clinic)、毒癮健康治療師,甚至連麻醉藥品濫用者匿名互助協會(Narcotics Anonymous)都沒有。柯林伍德說,當地居民並不理解毒癮是種病。

只能尋求精神病院幫助

如果受毒癮所困的患者希望能獲得治療,他們只能向斐濟首都蘇瓦的一間精神病院求助。從 2017年5月到 2018年4月,該病院有 20%的病患是為了冰毒毒癮接受治療。「在這裡,沒有人可以完全恢復,這種結果不存在。」柯林伍德說:「很多人都想戒毒,但他們根本不知道從何做起。」

post title

儘管困難重重,斐濟警方仍全力掃毒,以還給斐濟居民一個健康安全的環境。

美聯社/達志影像

警方為了緝毒疲於奔命

另一方面,斐濟警方的緝毒資源也遠低於需求。目前,斐濟警方只有一艘大型巡邏船可以使用。這代表著即便當地居民在發現毒品或毒販後通報警方,在警方終於收到資訊、到場處理後,也可能只能面對人去樓空的尷尬窘境。

資源不足 追不上毒販腳步

「這些經過 48小時才被我們收到的通報一點用也沒有。」基利霍說,他們和紐西蘭警察曾經接獲一項通報,表示在一個藏貨處有多達 800塊古柯鹼磚,但他們抵達現場後,只查獲了 30塊。「剩下的呢?」他說:「大概已經在前往澳洲跟紐西蘭的路上了吧。」

警:絕不放棄緝毒行動

基利霍說,太平洋地區的緝毒人員往往落後了毒販好幾步。「他們非常有創意。」他提出一連串無人能答的問題:「下一種運送方式是什麼?之前是空運、現在是海運,然後呢?」同時,他也表示緝毒是警方永遠都不會放棄的任務,只有持續抗戰才有可能勝利。

「我們見識到了毒品對其他國家的衝擊,我們不想要同樣的事情在這裡上演。」基利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