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個獨自滑雪穿越南極大陸、不小心打破世界紀錄的瑞典護理師

by:波波
6305

2016年,一名瑞典護理師兼戶外極限冒險家踏上了南極大陸。原本規劃用 50天的時間穿越南極大陸、抵達地理南極點,結果不但只花了 39天,還不小心破了世界紀錄。

post title

圖為 2018年,一隻企鵝走過南極大陸的雪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挑戰獨自滑雪到南極點

今年二月,蘇格蘭冒險家休絲(Mollie Hughes)宣布,她將於今年十一月挑戰在沒有後援的情況下獨自滑雪穿越南極大陸、抵達南極點的世界紀錄,成為最年輕、速度最快的女性紀錄保持者。

最年輕的聖母峰完攀者

在這之前,休絲已經獲得另一項世界紀錄:2017年,當時 26歲的她成功從北側和南側登頂聖母峰,成為最年輕完攀聖母峰南北側的人。今年十一月,她計畫從南極西部的海格立斯灣(Hercules Inlet)獨自滑雪到南極點,預計在 2020年元旦完成這長達 1,130公里的冰原征途。

橫越南極紀錄保持者:瑞典護理師

根據紀錄顯示,至今只有 6位女性和 17名男性成功在沒有物資補充、不依賴後援協助且獨自一人的條件下,完成這項挑戰。休絲的決定也讓眾人的目光再度聚集在現任的女性紀錄保持人:戴維森(Johanna Davidsson),一位來自瑞典、根本沒打算打破世界紀錄的護理師。

post title

歷年來,挑戰橫越南極大陸的冒險家,最終的目的地都是位於地理南極點的阿蒙森-斯科特南極站。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後援、沒有補給的冰原征途

2016年,瑞典護理師戴維森出發到南極海格立斯灣完成她長年來的夢想:獨自滑雪穿越南極大陸、抵達地理上的南極點。她需要在無人輔助的情況下判斷方位、為自己導航,拖著重達 110公斤、載滿物資的小雪橇,橫越一大片荒涼冰原。

極低溫環境危險重重

她告訴CNN,當她踏上海格立斯灣、目送她的飛機駕駛員離去時,她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麼?」的念頭立刻湧了上來。獨自滑雪穿越南極大陸並不是簡單的任務,從受傷到生病、意外到疲勞,再小的問題都能在極低溫的環境中被無限放大。

9小時差距打破世界紀錄

不過,她的冒險旅程十分順利,而且有點太過順利了。原先計畫 50天完成路途的戴維森,只花 38天 23小時 5分鐘就抵達南極點。該路程的直線距離是 1,130公里,一路上坡前往實際海拔 2,834公尺、因低溫體感海拔 3,500公尺的南極點。

最後,她以 9小時的差距打破世界紀錄,還花了 12天折返,以風箏滑雪(Kite Skiing)的方式回到海格立斯灣。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Davidsson (@solosisterinsta) on

現居挪威極圈地區的戴維森平時是醫療中心的護理師,卸下工作後,則成為世界級的戶外極限冒險家。

現居挪威極圈小鎮

今年 35歲的戴維森住在挪威極圈(Arctic Norway)地區一個被群山環繞的小鎮中。在離開市區、獨自爬山的過程中,戴維森偶爾會找回當年在南極大陸的感覺。

懷念「簡單的南極生活」

「現在回想起那趟路程,除了白靄靄的地平線外就沒有別的了。」她告訴CNN,她想念當時極為簡單的生活:吃飯、滑雪、睡覺、保持溫暖。沒有手機,沒有網路,也沒有訊息。

「某方面而言,這種生活輕鬆多了。」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Davidsson (@solosisterinsta) on

一個人和一部重達 110公斤的物資雪橇是這趟旅程的一切準備。該雪橇所拖運的物資就是戴維森在橫越南極大陸唯一能仰賴的資源。

兼任護理師和極限冒險家

多年來,戴維森同時維持著兩種全然不同的生活:在當地醫療中心擔任護理師,以及在全世界各地挑戰極限的冒險家。她曾沿著瑞典和芬蘭的海岸完成長達 3,660公里的海上獨木舟挑戰、攀登美國優勝美地(Yosemite)高 900公尺的酋長岩(El Capitan)、從格陵蘭島南端風箏滑雪到北端,以及航越印度海。

單日30公里 靠陽光導航

2016年11月15日,經過 18個月密集的規劃和募資後,她踏上了南極大陸。她平均每天花 7到12個小時滑雪趕路,平均單日里程 30公里。在天氣晴朗時,她靠觀察太陽和雪脊(sastrugi)陰影判斷方位;惡劣天氣影響能見度時,「就像在一顆乒乓球內移動」。

長期旅程需要堅強的意志

戴維森說,孤獨和寂靜對她而言不算什麼,她最害怕的是她的身體素質不足以完成挑戰。「一場馬拉松只需要幾個小時就結束了。」她指出:「南極征途需要長達數個星期來每天行動。這需要很堅定的意志。」

2016年12月9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戴維森就完成了一半的路途。

滑雪時讓自己放空

「每天早上開始滑雪後,我基本上就是天馬行空地隨便亂想,有時候做做白日夢,有時候想想親愛的家人和朋友。」戴維森說,當她開始感到疲累,就會專注地想著當日的里程目標,或是下一次的五分鐘休息。

突然就到達目的地了

「我沒有一直想著要抵達南極點,而是試著把注意力集中在短期的目標,像是每一個緯度的變化、路程的一半,和我的 33歲生日。」在平安夜當日,她終於抵達了地理南極點,來到南極科學考察點阿蒙森-斯科特南極站(Amundsen-Scott South Pole Station)。「我當時覺得有點不真實,突然之間抵達目的地、被人圍繞、看到建築物什麼的。」

完成冒險後才感到寂寞

重新補給物資後,她以風箏滑雪的方式靠著風力輔助回到海格立斯灣。「我在這趟旅程中唯一感到有點寂寞的時刻,就是完成了所有挑戰後,獨自在海格立斯灣待了一天,等待接駁的時候。」戴維森說。

 
 
 
 
 
 
 
 
 
 
 
 
 
 
 

A post shared by Johanna Davidsson (@solosisterinsta) on

2016年平安夜,戴維森開心地在Instagram上傳了自己與地理南極點地標的合照,表示已經完成挑戰。

兼任南極旅行社領隊

這趟南極大陸之旅不但讓戴維森打破世界紀錄,更讓她獲得「瑞典年度冒險家」的殊榮。回到挪威的住處後,她忙於平衡護理師工作、演講和出書。不過,這幾年她以旅行社隨團領隊的身份重訪了南極點三次,並二度登頂海拔 4,892公尺的南極第一高峰文森山(Mount Vinson)。

與冒險截然不同

「現在的責任更大了。」戴維森說,她現在需要負責帶領成團的南極遊客,其中大多數都是來自美國與歐洲的中年男子。旅行社的行程相對步調較慢、路途較短,也能提供完善的生理和心理支持資源。「我常常提醒自己,第一次來到南極大陸是什麼感覺。」戴維森說:「想想那時自己有多緊張。」


上線時間:2019/07/19
增修時間:2019/07/19  修正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