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前全都不算 歐洲田徑總會想把世界紀錄大洗牌

去年爆出的禁藥風波使得社會大眾對國際賽事的信任大減,其中田徑比賽更是首當其衝。為了表現田徑總會杜絕禁藥的決心,歐洲田徑總會也向國際田徑總會提出了一個「革命性」的提案,但也招來許多運動員的反彈。

文章插圖

爆發禁藥事件後  田徑總會展開調查

2016年8月,專攻運動法的教授麥可朗恩(Richard McLaren)公布了一份調查,指控許多運動員——尤其是田徑選手,會使用禁藥以在賽事上取得好表現,這件事令田徑界大為震驚,也讓歐洲田徑總會(European Athletics)在今年 1月就此事進行調查。

維持可信度  以前的紀錄不要看

歷時數個月的調查後,歐洲田徑總會認為,有鑑於國際田徑組織是從 2005年才開始蒐集選手的體液樣本進行禁藥檢測,為了維持田徑賽事的可信度,那些 2005年以前創下世界紀錄的田徑成績理當被取消。這份提案也在本周一(1)被歐洲田徑總會通過,並準備提交到國際田徑總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 IAAF)進行進一步決議。

文章插圖

目的要大眾相信成績很公平

自去年開始,因為禁藥風波使得各界對田徑成績出現排山倒海的質疑,歐洲田徑總會的主席漢森(Svein Arne Hansen)認為刪去 2005年以前的田徑成績是「激進卻必要的」作法, 他說:「我們想藉此設立一個標準,讓所有人相信事情(指田徑成績)都是合法公平的。」

有一半的紀錄會消失

然而,這樣的提案意味著現今 145個田徑世界紀錄中,有 74個紀錄會被消除,這件事自然招來許多紀錄保持人的不滿。

文章插圖

自己的成績是真的  會為此奮戰

在 1991年以 8.95公尺刷新跳遠紀錄的美籍運動員鮑威爾(Mike Powell)已經和律師接洽,他表示如果國際田徑總會進一步採納歐洲田徑總會的提案,那麼他一定會走上法律一途。

「我明白有些紀錄確實有些可疑,但我的絕對是真的,」鮑威爾說:「他們在沒有深思熟慮的情況下摧毀了許多東西,這是錯的,無論結果如何,我一定會奮戰到底。」

成績被行政手段取代了

在 1995年的三級跳項目中跳出 18.43公尺的世界紀錄保持人愛德華(Jonathan Edward)則批評這項提議「既剛愎自用又懦弱」。

「如果真的有人的紀錄缺乏可信度又啟人疑竇,就去查他們,」愛德華說:「我知道自己的紀錄總有一天會被取代,但這不該是以行政手段的方式。」

我不認為質疑一整個世代的田徑運動員表現,會有辦法達成田徑總會真正想做的事情。

三級跳目前世界紀錄保持人 愛德華

對名聲和自尊的侮辱

2003年,以 2小時15分25秒創下世界紀錄的馬拉松好手拉德克禮芙(Paula Radcliffe)也傳達出與愛德華類似的意思,認為這種沒有對症下藥的提案,對 2005年以前,從來沒有使用過禁藥的田徑好手(包括她自己)一點也不公平,也讓她覺得自己的名聲與自尊受到侮辱。

文章插圖

還是有人喜歡這項提案

不過也有人稱讚歐洲田徑總會的決定,一名英國運動教練便形容「這可能是最好的一次改革」。

國際田徑總會雖然要等到 8月才會開會表決要不要通過提案,但總會主席柯伊(Sebastian Coe)已經表達對提案的正面態度,他說:「我喜歡這項決議,因為這彰顯了我們在這 10-15年來建立了一個更強大且安全的禁藥控制系統。」

聲稱是取回可信度的正確方向

「當然,如果國際田徑總會決定要改變世界紀錄,也必須取得其他地區田徑總會的同意才行,」主席柯伊補充道:「雖然在重新校准歷史的這條路上,現在的紀錄保持人也許會認為我們從他們身上奪去了什麼,但是我認為這是正確的方向。」

文章插圖

小補充:怎麼做才能創造被認可的世界紀錄?

依照目前田徑總會所訂立的標準,想要被列入世界紀錄的話必須符合三項條件:

  1. 這個成績是在核准的國際賽事中被紀錄下來,而且此國際賽事具有高標準的裁判與設備。
  2. 在賽事開始前幾個月,田徑選手有提供一系列的賽前血液樣本供檢測。
  3. 選手的血液樣本將被保存十年,而且期間都能被拿出來作重複檢測。

而國際田徑總會是從 2005年才開始紀錄選手的血液和尿液樣本,因此歐洲田徑總會才會有「2005年以前創下的成績並不具可信度」的說法。

文章插圖

禁藥問題  現在還是很猖獗

至於這麼做究竟能不能拾回人們對田徑界的信心,《衛報》的運動專欄編輯英格爾(Sean Ingle)指出,其實就算是在 2005年之後,運動員偷偷使用禁藥的消息依舊層出不窮。

管制禁藥使用不積極

根據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Wada)在 2011年針對超過 2,000名運動員所做的匿名調查,他們預估那年全世界約有 29%的田徑項目冠軍有在比賽前 12個月內使用禁藥,儘管這完全不符合禁藥規範。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的前負責人邦德(Dick Pound)也曾批評,國際運動組織對於打擊禁藥使用的問題一直不夠積極。

提案行不行? 只能從時間找答案

因此對於歐洲田徑總會的提案能不能改善田徑界的禁藥現象,英格爾引述了長跑選手貝德福特(Dave Bedford)的論述到:「這究竟是不是對的一步,只有時間能給我們答案,不過接下來田徑總會如果還有其他配套規範的話,也許這就行得通,否則一切不過是種公關手段罷了。」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