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急凍鳥」出現了!冬奧低溫來襲 芬蘭滑雪選手賽後好雞凍

在本次的北京冬奧中,一名芬蘭的滑雪選手在-16°C的刺骨寒風中破風前行。當他好不容易完賽時,慘絕人寰的悲劇發生了──他的那裡也凍傷了。

文章插圖

完賽即完蛋

來自芬蘭的滑雪好手林霍爾姆(Remi Lindholm)參加了本屆北京冬奧的越野滑雪(cross-country skiing)男子50公里自由式項目。他在-16°C的低溫中,與刺骨的寒風對抗了一個小時以上,最後以第28名的成績完成了煎熬的賽事。

不幸的是,在賽事結束後,他的陰莖被凍成了……急凍鳥。

超硬派冬奧賽事

林霍爾姆參與的50公里越野滑雪,可說是冬季奧運中最硬派、最艱辛的一個競賽項目。越野滑雪選手的攝氧量不僅和三大自行車環賽(Grand Tour)的自行車選手相當,他們還需要克服嚴苛的氣候條件。

為了保護選手,根據國際滑雪總會(International Ski Federation)的規定,當氣溫低於-20°C時,比賽將會中止,因為在這種低溫下,選手們的眼睫毛會開始結冰,脫下手套的一瞬間皮膚也會感到無比刺痛,吐出的氣息也會在帽子、圍巾、面罩上結霜。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16°C的挑戰

比賽當天的氣溫下探到-16°C,國際滑雪總會考量到天氣因素和選手的安全,決定將50公里的賽事縮短至30公里,並將賽事向後推遲了一個小時,以減低選手在極端環境(強風和低溫)下的暴露時間。

但顯然,這少了20公里的路程並沒有讓「小林德霍姆」免於凍傷危機。

文章插圖

「解凍的時候很痛苦」

滑雪選手身上單薄的運動衣、用來預防臉部和耳朵凍傷的膠帶並沒辦法提供足夠的禦寒功能。

林霍爾姆在賽後接受芬蘭的媒體採訪時表示,「你應該猜得到,我的『那個』在完賽時有點凍僵了……這是我參加過最糟糕的一場比賽,」他表示,「這是一場戰鬥」。

在完賽之後,林霍爾姆拿了熱敷袋替已經凍僵的身體解凍。

「當那個部位開始回溫的時候,真的是痛得要死喔。」林霍爾姆補充。

野生的急凍鳥出現了……喔是第二次

事實上,這已經是林霍爾姆生涯中二度遭遇這種「雞凍」時刻了。在北京冬奧之前,去年林霍爾姆在參加一場於芬蘭舉辦的滑雪賽事後,同樣遇到了凍鳥慘案,弄得他一身狼狽。

英國選手馬斯格雷夫在Twitter上表達對賽事里程縮短的不滿。

「a f@*king joke」

雖然國際滑雪總會用心良苦地避免選手凍傷而縮短賽事,但結果是,不僅有選手因此凍傷,也有選手因為賽事調整而感到不滿。在同一場賽事中排第12名的英國選手馬斯格雷夫(Andrew Musgrave)在Twitter上發文,大力批評國際滑雪總會這次做出的決定,「我不覺得這樣會讓天氣變暖或讓風變小一點。真是個他@*的笑話!」

馬斯格雷夫在事後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我希望比賽能維持50公里,而不是縮短為28公里,但我無能為力。」

前越野滑雪運動員約翰斯魯德(Martin Johnsrud)針對馬斯格雷夫的Twitter發言表示,運動員對這樣的決定感到不滿是很常見的情況,賽事的臨時變動會讓許多運動員感到沮喪,「我想大部分的運動員都已經做好了遠征50公里的準備」。

獎牌得主:正確的決定

來自俄羅斯的金牌得主博爾舒諾夫(Aleksandr Bolshunov)和銀牌得主亞基穆甚金(Ivan Yakimushkin)則有不同的觀點,他們認為大會為了選手安全將比賽縮短至30公里是正確的決定。

博爾舒諾夫表示,他其實也希望比賽保持在原訂的50公里,「總而言之,我更喜歡嚴苛的條件,因為當情況越困難,對我來講就越簡單」。

亞基穆甚金表示:「這(指天氣情況)真的很難,但這也讓比賽變得更有趣。」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