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於「正常化」想打入異溫層的白人民族主義者

by:泥仔
3781

2017年,美國維吉尼亞州夏律第鎮(Charlottesville)出現極右翼遊行,數百人手持火炬,喊著「白人的命也是命」的畫面震撼整個美國社會,隨後發生一名反對遊行者被新納粹成員駕車撞死的新聞更是引起輿論。

在那之後,有些白人民族主義團體的成員意識到比起激起公憤,他們如果想要爭取大眾支持的話,就應該採取另一種路線:正常化。

post title

今年 4月,ShieldWall Network的成員拿著畫有希特勒鬍子的氣球,一同慶祝希特勒冥誕。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二階段」

對一些白人民族主義者來說,他們正邁入所謂的「第二階段」:要讓極右翼的價值觀更廣泛地為大眾所接受、讓白人民族主義者能佔據更具影響力的位置。他們採取的方法包含緩和論述裡的用詞,以及用實體的社交活動取代示威衝突。

post title

2018年11月,新納粹組織「國家社會主義運動」(National Socialist Movement)的成員在美國國會大廈進行短講。

路透社/達志影像

揪團  去玩漂漂河

「現在的策略比較針對團體內部、讓大家可以更聚在一起,」極右翼部落客格里芬(Brad Griffin)在受訪時說道, 他在 2018年的時候邀請了在白人民族主義會議上認識的朋友一起去玩漂漂河,格里芬解釋道,透過這種方式,他們就能在不受到公眾檢視的情況下宣揚極右翼的價值觀,格里芬說:「這比(上街示威時)要和極左翼的反法西斯團體Antifa糾纏,或是被裝尿的氣球攻擊還要有趣多了。」

解決方法:更溫和的方式

在非營利組織「南方貧困法律中心」研究極右翼團體的貝里希(Heidi Beirich)也注意到,在 2017年的夏律第鎮遊行後,許多白人民族主義團體變得低調許多,她認為來自各界的負面印象、因仇恨行為被起訴或鎖社群媒體帳號,「讓群體裡的人倍感挫折」,也開始覺得「採取更溫和的方法也許才是解決之道」。

圖為 2017年11月,組織「騎士黨」召集了支持者,一起進行燒十字架的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圖為 2017年11月,組織「騎士黨」召集了支持者,一起進行燒十字架的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圖為 2017年11月,組織「騎士黨」召集了支持者,一起進行燒十字架的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圖為 2017年11月,組織「騎士黨」召集了支持者,一起進行燒十字架的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用美國資方的方式來溝通」

洛伯(Thomas Robb)是組織「騎士黨」(The Knights Party,改名自3K騎士團, Knights of the Ku Klux Klan)的核心成員,他在受訪時也表達類似想法,說:「示威結束,然後呢?」

「我們的目標與其說是拉攏成員,倒不如說是要增加影響力。當人們造訪我們的網站時,他們會看到自律的人們不使用N開頭的字。」洛伯強調到,要讓極右翼的價值觀散播出去,他們就得「用美國資方的方式來溝通」。(編註)

編註:「N開頭的字」意指黑鬼,是對黑人極度冒犯的稱呼。「美國資方」(Corporate America)是對美國大型企業的非正式稱呼,有時帶有貶意。

post title

在喬治亞一家支持白人至上主義的餐廳,裡頭可以看到許多與種族有關的象徵物,像菜單上可以看到白人把被處以私刑的黑人遺體充當吊床的插圖。對此,店老闆藍佐(Pat Lanzo)說:「我們不是種族歧視,我們平等地討厭每一個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想打入主流,但是......

然而在白人至上主義、極右翼團體中,上述想法究竟獲得多少落實也是一大問號。新納粹團體ShieldWall Network現在大概有數十名成員。雖然他們聲稱想要走向主流,但許多論述卻不是如此。

「人口大替換」

在白人民族至上圈子裡流傳著名為「人口大替換」(Great Replacement)的陰謀論,該論述描述左翼菁英正在透過大量的移民侵蝕白人社會——不論是在今年 3月的紐西蘭基督城恐攻本月初在美國艾爾帕索市(El Paso)的槍案,都可以在槍手的聲明裡看到類似論述。

post title

畫面中為ShieldWall Network的成員卡洛歐(John Carollo),他的衣服上寫著「白人力量」,背後的布條則寫到:「他不會分裂美國。」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支持,但也不反對

今年 5月,當ShieldWall Network的領導人洛普(Billy Roper)受訪時被問到要如何讓白人在人口分布再佔優勢時,洛普說提高白人的生育率很有幫助,但「子彈」可能會更快一點。洛普表示,他的組織不會支持任何的違法行為,只是他「並不反對」紐西蘭基督城恐攻嫌犯想要達到的目的。

在美國艾爾帕索市槍案發生後,洛普再次接受訪談,他說自己不支持這樣的殺戮行為,但那些受害者「只是猶太人執行人口替換計畫的爪牙」,而在這個逐漸走向「巴爾幹化」(balkanization,編註)的多元國家,艾爾帕索市槍案這類「文化衝突」,就是「現代社會的不幸事實」。

編註:巴爾幹化,指一個區域或群體分裂成更小且通常會互相對立的小群體。

post title

今年 4月20日,納粹團體ShieldWall Network的成員透過遊船幫希特勒慶生。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遊湖、慶生、歡迎新人

2019年4月20日在阿肯色州(Arkansas),一名《路透社》攝影記者跟著ShieldWall Network一起參加慶祝納粹德國領導人希特勒(Adolf Hitler)冥誕的遊湖活動。

那天月色明亮,參加者乾盡一杯又一杯的火球威士忌(Fireball whiskey),有人開心捉弄不小心把手機掉到湖裡的人、有人愜意摟著自己懷有身孕的妻子。在更晚的時候,整團人在岸上點燃木頭製的納粹黨徽,一同歡迎新成員霍洛威(Nicholas Holloway)。

兩個月後,霍洛威和另外兩名有參加遊船的ShieldWall Network成員涉嫌以假約會釣魚男同志,並在自家毆打、拿槍抵住當事人頭部被捕。每個人都以三級毆擊罪、一級恐怖性威脅罪、一級毀壞財物罪被起訴。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3月9日,ShieldWall Network為美國納粹黨創立者洛克威爾(George Lincoln Rockwell)製作了生日蛋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荒唐的悲劇」  打亂努力

槍擊案、種族論述、仇恨攻擊,是白人民族主義者在想增加影響力時很容易受到的阻礙。極右翼部落客格里芬雖然支持種族分離主義、也贊同艾爾帕索市槍案嫌犯所發表的犯案聲明,但他是少數在受訪時,會使用強烈詞彙譴責艾爾帕索市槍案的人,直說這類由白人民族主義者犯下的大型槍案是「荒唐的悲劇」。

「這種持續性的暴力行為,會破壞任何打入主流社會所做的努力,」而在現階段,格里芬說道,大多的白人民族主義者大概只想要「置身於各種辯論外」。

post title

2019年3月,ShieldWall Network的成員在派對途中點燃了木頭十字架和木頭製的納粹黨徽。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線時間:2019/08/14
增修時間:2019/08/16  增補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