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法院首判:這兩個人可以合法使用古柯鹼

by:波波
5647

最近,墨西哥城的法院做出了前所未見的判決:該法院裁定有兩名墨西哥民眾可以合法使用娛樂性古柯鹼。

post title

今年五月,墨西哥城的法院判決,有兩名民眾可以合法持有、運送與使用古柯鹼。

Photo: stevepb

法院:這兩個人可以用、不能賣

今年五月,墨西哥城(Mexico City)的法院做出一件前所未見的判決:該判決裁定墨西哥兩名沒有公開身份的民眾,可以合法持有、運送並使用古柯鹼,但他們不能販售古柯鹼。

墨西哥公共衛生機構不認判決

該判決要求墨西哥聯邦防止衛生風險委員會(Cofepris)核准這兩名民眾使用古柯鹼。不過,該委員會告訴《法新社》,這項授權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法定職權範圍,因此他們已經拒絕了該法院的判決。

需受特別法庭審理才生效

《法新社》的報導指出,儘管這項判決已在五月定論,但現在需經特殊監察法庭的審理後,才會正式生效。外媒沒有報導該案件的其他細節,也未提及准許這兩個人合法使用古柯鹼的原因。

post title

2018年8月,墨西哥海軍查獲了超過兩公噸的古柯鹼。圖為墨西哥海軍在裝滿古柯鹼的軍用直升機前站崗。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首度合法化個人古柯鹼使用行為

根據負責此法律案件的墨西哥非營利組織「墨西哥反犯罪聯盟」(暫譯,Mexico United Against Crime,簡稱MUCD)指出,儘管此判決不代表古柯鹼已在墨西哥合法化,不過這是墨西哥首度將個人使用古柯鹼的行為合法化。

判決帶來毒品政策轉機

MUCD表示,這項判決代表司法機構對於毒品使用的理解已有了新的進展,該判決更是提供了墨西哥一個新的機會,停止向毒品開戰、重新分配公共資源去處理其他犯罪行為。

期望更有建設性的反毒方針

「這個案件展現了反毒行動中新的一步,也就是建立有建設性的毒品政策,調整反毒措施的方向,以更全面地改善全民健康。」MUCD在一份聲明稿中寫道。

為公共安全推動毒品除罪化

「我們花了很多年的心力創造一個更安全、公正和和平的墨西哥。」MUCD的總監桑切斯(Lisa Sánchez)說:「我們透過這個案件強調,我們需要將毒品除罪化,同時建立更有效、更全面的公共政策,來討論不同的管制方式。」

post title

2018年5月,墨西哥警方將查獲到的大量古柯鹼燃燒殆盡。

路透社/達志影像

墨西哥是毒品中轉站

作為比鄰美國和南美洲的國家,墨西哥長年來都是古柯鹼運送的主要中轉站,蓬勃發展的毒品交易市場所製造的利潤,讓墨西哥當地的毒品幫派得以飛快擴張。

2006年起全面抗毒

2006年,墨西哥正式向毒品宣戰。當時的總統卡德隆(Felipe Calderón)為了打擊毒品犯罪,直接派遣軍隊去對付販毒者。

謀殺案件數量居高不下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於 2018年發表的報告,墨西哥自 2006年以來發生的 15萬起謀殺案件都與組織犯罪有關。2018年,墨西哥國內的謀殺案件數量高達 3萬3,341件,創下歷史新高。

post title

2019年5月,墨西哥城的民眾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全面讓大麻使用合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7年醫用大麻合法化

MUCD的主要訴求,是希望政府可以改變現有的毒品政策,以改善墨西哥的公共安全。另一方面,該組織也致力於推動大麻合法化。2017年,醫用與研究用大麻在墨西哥被合法化。

現任總統擬改變毒品政策

墨西哥現任總統歐布拉多(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於 2018年當選後,墨西哥的毒品政策便迎來了新的氣象。總統歐布拉多為 2019到2024年設定的正式政策,就是改變過去「沒有永續性、導致暴力和貧窮的全面禁毒作風」。

個人可申請合法使用大麻

《路透社》的報導指出,2018年11月,墨西哥最高法院判決全面禁用大麻有違憲事實。同月,現任總統歐布拉多執政的政府頒布新法,不但允許娛樂性大麻的使用,還將建立醫用大麻產業。

現在,墨西哥聯邦防止衛生風險委員會可以向個人核發娛樂性大麻使用准許證。

post title

2018年5月,一名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墨西哥民眾邊抽大麻菸,邊舉著大麻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司法程序極為漫長

任職於英國顧問公司、專門研究拉丁美洲國家事務的鮑爾加登(Gunther Baumgarten)告訴CNN,針對毒品的司法審理過程都非常漫長。大麻合法化的案件花了三年才被擺上最高法院的審判桌,而古柯鹼又是另一回事。

古柯鹼經濟價值不如大麻

鮑爾加登指出,法官可能會認為古柯鹼對公共健康的危害更加嚴重,再加上古柯鹼的經濟價值不如大麻。「國際間已經有了合法的大麻市場,但古柯鹼的市場仍未浮上檯面。」

除罪化不一定有所幫助

另一方面,總統歐布拉多也可能會因潛在的政治風險打退堂鼓,因為墨西哥的多數民眾仍十分反對毒品。鮑爾加登也表示,古柯鹼除罪化不一定能改善公共安全,畢竟這不會影響跨國毒品運送的行為,然而跨國運毒才是社會暴力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