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看一場球賽 伊朗「藍女孩」自焚身亡

by:徽徽
10055

在伊朗,女性一律不准進入體育場觀賞男性運動賽事,然而被稱為「藍女孩」的莎哈女扮男裝進入了體育場看足球賽,結果被當局逮捕,引發了隨之而來的自焚悲劇。

post title

2006年,一名伊朗女子舉著旗幟站在阿薩迪體育場外,爭取女性進入體育場觀賞男性運動賽事的權利。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扮男裝  溜進體育場觀賽

今年三月,29歲的莎哈(Sahar Khodayari)遭警方逮捕,因為她女扮男裝偷偷溜進伊朗最大的體育場──阿薩迪體育場(Azadi Stadium)看球賽。

公共場所男女有別

在伊朗,從 1980年代開始,女性一律不准進入體育場觀賞男性運動賽事,必須服膺宗教法律男女在公共場所一律有別的規定。雖然這項規定沒有白紙黑字地寫下來,但已經成了當局和人民的「默契」,當局在援以法條逮捕人時,往往是以女性沒有遵守伊斯蘭頭巾包頭的法律來逮捕人。

被關在拘留所三天  精神健康惡化

當時,莎哈的家人雖然立即到拘留所保釋她,但因為卡到周末的關係,莎哈還是在拘留所被關了三天才獲釋。莎哈的家人表示,被關在拘留所讓莎哈的精神健康惡化,過去她就一直在和躁鬱症奮戰,也有過自殺的經驗。

在法院前自焚  急救一周不治

今年九月二日,到法庭出庭的莎哈一發現自己有可能面臨兩年有期徒刑,立刻就在法院前自焚,她的身體有 90%遭到嚴重燒傷。在送醫急救一周後,莎哈在周一(9)晚間不治身亡,她的故事也引發了社會對性別歧視的討論。

post title

在這張 2011年於阿薩迪體育場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到球迷們高舉艾斯迪格拿足球俱樂部的藍色旗幟為他們加油。圖中清一色全是男性球迷,女性不准進入體育場觀賞男性運動賽事。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最愛球隊的球衣是藍色的

在網路上,莎哈被稱為「#藍女孩」(#BlueGirl),因為她最愛的球隊──艾斯迪格拿足球俱樂部(Esteghlal)的球衣是藍色的。今年三月,莎哈就是女扮男裝去看艾斯迪格拿足球俱樂部對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愛因足球俱樂部(Al Ain)的亞足聯冠軍聯賽。

未來,會有「藍女孩」體育場

在莎哈自焚身亡的消息傳出後,伊朗社會不滿當局體育館禁令的聲音越來越大。伊朗記者莫撒伊德(Mohammad Mosaed)在Twitter上寫到:「有一天,我們首都最大的體育場將會以『藍女孩』來命名。當這一天到來時,就算我們已經不在人世,我們的孫子將會記得我們為了實現最基本的人權所走過的路有多艱難。」

理解莎哈為何自焚

今年 32歲的羅米娜(Romina)表示,莎哈的故事雖然極端,但她可以理解為什麼莎哈決定自焚。

羅米娜說:「這件事真的令人沮喪,如果我喜歡某樣事物,但我卻被告知喜歡這樣事物會有像坐牢這類影響餘生的嚴重下場,或許我也會做出一樣的事(自焚),或至少有想過這麼做。」

在莎哈自焚身亡的消息傳出後,網友們畫出站在體育場看台被火焰包圍的莎哈,以此悼念她的離世。

傳奇足球員呼籲抵制體育場

得知莎哈過世後,包含艾斯迪格拿在內的數個足球俱樂部,紛紛向莎哈的家人致哀。伊朗傳奇足球員卡里米(Mohammad Ali Karimi)也加入了要求大眾抵制所有體育場的行列,直到政府願意開放讓女性進入觀賽為止。

同時,前艾斯迪格拿足球俱樂部球員、現任伊朗國家 23歲以下球隊教練的馬吉迪(Farhad Majidi)貼出了一張空盪盪的阿薩德體育場圖片,上面寫到:「親愛的莎哈,阿薩迪體育場的看台永遠渴望看到妳。」

後代無法理解的過時思想

曾任伊朗國家足球隊隊長的蘇查爾(Masoud Shojaei)表示,政府的禁令「源於過時且駭人的思想,後代將無法理解」。

在 2006年的伊朗電影《越位》中,導演拍出了伊朗政府不准女性進入體育場觀賽的種種情事,這部電影最後在柏林國際影展獲得了銀熊獎。

伊朗體育場禁令怎麼來?

在 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伊朗遵從的宗教法律為了貫徹男女有別,在學校、公車、運動賽事等公共場合隔離男女,從這個時候開始,政府不准女性踏入舉辦男性運動賽事的體育場觀賽。

數十年來,反對這項規定的伊朗人權分子、女性主義者和球迷與政府展開拉鋸戰,企圖拿回女性的觀賽權。

「讓社會的另一半進入」

2005年,人權分子每周都會在阿薩德體育館外集會,並且手拿寫著「讓社會的另一半進入」字樣的標語抗議。除此之外,也會有一小群女性穿上男性的服飾、戴上假鬍子、把頭髮藏在帽子下企圖進入體育場。

她們的行動漸漸受到國際人權團體和伊朗大眾的關注,她們的事蹟也在 2006年被拍成電影《越位》(Offside),由伊朗知名導演帕納希(Jaffar Panahai)執導。然而,這部在伊朗拍攝的電影被禁止在伊朗上映。

遊說FIFA  向政府施壓

2013年,伊朗女性以更有組織的方式來爭取權益,她們創立了名為「開放體育場」的組織,並且開始遊說國際足球總會(FIFA)、伊朗球隊和國際人權組織等一起向伊朗政府施壓。

post title

2018年10月16日,伊朗當局罕見地讓特定女性進入阿薩迪體育場看伊朗和玻利維亞之間的足球友誼賽。這些女性大部分是球員的親人或政府官員。

美聯社/達志影像

FIFA對伊朗政府發出警告

針對莎哈自焚案,FIFA在聲明中表示:「我們知道這件悲劇,並且深感遺憾。FIFA向莎哈的親友致哀,並且再次呼籲伊朗當局確保任何女性在這場終結體育館禁令的合法戰鬥中的自由和安全。」

此外,FIFA已經向伊朗政府發出警告,要他們在今年 10月10日解除禁令,讓女性也可以到體育場觀賞男性運動賽事,這一天也是伊朗國家足球隊舉辦世界盃資格賽的日子。FIFA表示,他們會派代表到伊朗,確定伊朗有遵守約定。

然而,許多伊朗人和人權分子認為FIFA做得還不夠,FIFA對於體育館禁令應該採取更強硬的反對立場,禁止會員國性別歧視。

已經有選擇性開放女性觀賽

為了減緩來自FIFA的壓力,伊朗政府已經選擇性地開放少數女性觀賞特定球賽,而這些女性大部分是球員的親人或是政府官員。然而,女性還是不能買票進場觀賽。

post title

2006年,進不去阿薩迪體育場的女性球迷,站在欄杆外看著正在練習的伊朗國家足球隊。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性最高閣員出面回應

面對各界的炮轟,伊朗政府內位階最高的女性官員、現任伊朗婦女和家庭事務副主席的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除了對莎哈的死表示遺憾,她也回應到政府和司法部門正在審查解除女性體育館禁令一事。

人民不相信政府會取消

但是,許多伊朗人不認為莎哈的死能改變這項禁令。一名 30歲的伊朗匿名足球迷在接受《半島電視台》訪問時說:「當情勢險峻時,有的官員會說盡好話,但我們全都看過更糟的情況,這不一定能造成正面的改變。」